第六百九十六章 玉林村的发展

    林曾在京城市,收到从玉林村寄来的全程冷链的快递。

    里面是冰冻后的烟火凤仙花叶子。

    他希望玉林村凤仙花生长成海,以此纪念母亲曾经在这里留下的痕迹。

    因此,每隔一段时间,玉林村的李芹村长,都会将一批烟火凤仙花的叶片寄给林曾,林曾炼制成种子,然后催芽再寄回玉林村种植。

    一来一往,从不间断。

    烟火凤仙花的种子,林曾没有放在秘境供人兑换,也没有兴建其他种植基地。

    正是林曾这般关照,玉林村的烟火凤仙花的种植的范围也越来越大。

    玉林村村民按照江画绘制的设计图,没有一丝偏差,不断将林曾寄给他们的种子种下。

    在短短数年之间,这片花海延绵广阔。种植地扩张的同时,更具有艺术设计的美美感,使此地成为全国知名的花海旅游胜地

    同时,广袤的烟火凤仙花田,出产大量的烟花果实,让这一带也成为华国乃至世界最为著名的植物烟花产地。

    在未来几年之间,玉林村成立植物烟花公司,林曾则是植物烟花公司最大的股东。

    每年,从玉林村销售往各地的烟花果实,难以计数。

    尤其是三年生的烟火凤仙花,白株才有一棵,生长的珍稀大果,有着数百米直径的声光效果,价格高昂,只能通过拍卖获得,极受世界巨富喜爱。

    而跟随林曾种植烟火凤仙花的老农们,完全摆脱落后和贫困的生活。

    烟火凤仙花的果实,出售各地。在各类大小型的庆典,活动,聚会,婚礼中,令人无比惊艳。

    它无金属火焰烟花的爆裂巨响和安全隐患,在释放植物烟火的同时,既有美妙梦幻的花影,又有清越动人的乐声。释放植物烟花,无需远远旁观,身处烟花的声光效果中,陶醉在迷人的虚影花海里,非常安全。

    特别是烟火凤仙花推出市场的第一年,简直可称为各种单生狗黑暗日的告白神器,从年头的七夕情人节,到年尾的圣诞节,一年到头,虐狗无数。

    比起烟火凤仙花的经济效益,它对西北大地另一个作用,更让人奉为福花。

    烟火凤仙花是一种极耐严寒和干旱的植物。根系巩固土壤,蓄积水源,肥沃田地,种植的时间越久,玉林村周围黄沙漫天的情况越少,空气质量也越好。

    不断扩大的凤仙花花田,成为西北荒漠居民对抗不断侵蚀的荒漠的武器。

    和干旱,贫瘠,穷苦打了一辈子交道的白老胡子这些西北老农,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在有生之年,能亲眼看到,沙地成沃土,花满沙漠的情景。

    烟火凤仙花,是林曾培育的第一种耐旱荒漠植物。

    植物经济的发展,对于以土地和种植为生的农民来说,他们看到种植业的另一种发展的方式。

    随后多年,伴随着城市家庭种植,和城市社区农夫集市的发展,种植传统瓜果蔬菜的农民数量越来越少,而他们的土地,开始转向种植许多从秘境空间中兑换出的特殊植物。

    那些具有特殊功能和作用的植物,一点也不愁销路。

    就像玉林村的村民,种植一辈子的土豆,永远也难摆脱贫穷。

    但他们发展了烟火凤仙花的种植,逐渐富裕,囊中积蓄,不逊城市里的富裕中产阶级。

    一种植物,改变一地现状。

    这种情况,并非只发生在西北。

    随着那些普通秘境进入者,从秘境中兑换的植物数量越来越多,玉林村这种情况,并非罕见。

    不过,特殊的耐旱植物大量出现,以迅雷之势,将华国整片西北地区,改变成宛如南方宜居土地,却是在多年之后。

    此时林曾,尚未开启荒漠育种师的职业规划。

    他的目标,还放在如何培养更多绘纹师这件事情上。

    林曾留在京城市将近两个月的时间,康复中心的绘纹班,从一个班三十多个学生,逐渐发展为七个班,两百四十多个学生。

    林曾的绘纹课程,从每周一节,迅速发展为每天上午一堂课。

    心灵舞者,是孤独症患者和他们家庭的救赎。

    随着郎子昂关于心灵舞者植株论文的发表,论文中详实的病患案例,就像一枚巨大原子弹,在孤独症治疗领域,掀起惊涛骇浪。

    从全国各地,甚至国外纷涌而至的患者医生,几乎要将这个原本以为足够宽敞的康复中心挤爆。

    A国的孤独症治疗顶级专家卢克.梅杰,曾经郎子昂在A国求学时的导师,专程来到京城市,参与心灵舞者对孤独症患者的治疗研究工作。

    他亲眼看到棘手病人从完全封闭的精神状态,在心灵舞者的帮助下,逐渐恢复与人交流。他的态度也从最初强烈质疑,到成为狂热的心灵舞者推广者,并辞去在A国研究所的工作,接受郎子昂的邀请,留在心灵舞者康复中心,继续从事心灵舞者的研究工作。

    他在医学期刊上断言,现阶段任何孤独症的治疗方式,都无法与心灵舞者媲美。

    因为大量病人涌入,林曾和他的绘纹学员,不得不迁移他处,以免受到在康复中心求医的患者的影响。

    至于郎子昂,他已经无暇分身,忙得焦头烂额。

    别说是他这位明面上的负责人,就是林曾这个只负责提供心灵舞者种子的幕后老板,最近也花费大量时间,炼制种子。

    康复中心,除了提供给患者种子之外,还兼顾收集心灵舞者叶片的任务。

    植株的老叶修剪之后,患者要交给康复中心,康复中心汇总一批,给林曾送去。

    而林曾则将这些植物原料,炼制成种子。那段时间,炼制炉几乎每天都有一炉心灵舞者的种子炼制。

    幸好,京城市老槐一号秘境,成熟了一粒蓝色幻果种子,林曾立刻将其作为心灵舞者的植物源,让他终于摆脱需求量越来越大的心灵舞者种子的炼制工作。

    八月底,在京城市舒晨公园的一个小广场边上,一栋奇特的两层建筑里,正坐着一批年幼的孩童。

    他们专心致志,持笔在纸张上专心绘画,不见任何人交头接耳。

    建筑外形并不复杂,简单的倾斜屋顶,暗绿色的笔直墙体,没有特殊的构造,远看就是一栋最简单的小屋。但建筑墙体的材料,却特别与众不同。

    它们墨绿油亮,交错编织,就像一位娴熟的高手用竹篾编织而成,整整齐齐。

    外墙上,冒出几枝清雅兰花。

    这是林曾用了上百粒兰花居基石种子种植而成的植物建筑。

    他原本打算在康复中心后院种一间兰花居用来授课,因为暴涨的患者数量,这个计划被取消。

    不过,经过唐老爷子的帮助,林曾在另一处距离住处很近的公园,申请到了植物建筑的临时搭建权。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