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达了新罗大酒店之后,两人拿上了东西,就快速的往酒店里面走去,因为他们还需要去更换衣服,汉服虽然好看,但穿起来还是比较麻烦的。

    不过一路上,他们看到了不少穿着各式奇装异服的人在那走动,不用说,都是李泽晗医院来参加舞会的同事。

    原本因为觉得会有些怪异而没有从家里就把衣服换上的两人在看着李泽晗同事们的那些穿着之后,突然觉得他们应该在家里换上了衣服再过来,和这些人想必,他们的衣服真的是再正常不过。

    和过来打招呼的人寒暄了一番之后,李泽晗和金泰熙也前往李富真的办公室,打算在她的休息室里面换上衣服,刚在来的路上已经联系过了李富真,而李富真也非常爽快的答应了他们的请求。

    “来啦,需不需要帮你们找一位化妆师过来?”原本正认真的批阅着文件的李富真在李泽晗和金泰熙到来之后,就放下了笔,摘下了眼镜,笑着对两人问道。

    “这个就不用了,努纳。泰煕的化妆技术也是非常的好的。”李泽晗摆摆手说道。

    “你们也真是的,突然就来电话说要接我的休息室换衣服,下次有什么事,早点和我说,我也好让人准备下。”李富真嗔怪的对着李泽晗二人说道。

    “下次我们会注意的,耽误努纳你回家,真是不好意思了。”李泽晗不好意思的说道。

    “没事,我不是说了我待会还有个会议要开吗,你们来了也正好可以陪我聊会天。”李富真摇了摇头说道。

    “努纳你忙归忙,可要记得劳逸结合,不然一只这么高强度工作的话,铁人都会垮下去的,我可不想在医院的病房那边看到努纳你穿着患者服的样子。”李泽晗关切的说道。

    “放心吧,除了我去做全身检查,不然你不会有这机会的。”她就算病了,也是让医生到家里来,不然她穿着患者服在医院里面给人看到,谁知道又会传出什么风言风语来。

    “那我们先去换衣服。”李泽晗点了点头说道。

    “去吧,我可是很期待呢,休息室就在那边。”李富真饶有兴趣的指着她休息室的位置说道。

    李泽晗当即牵着金泰熙的手往休息室走去。

    等金泰熙拿着衣服进入了休息室里的盥洗室更换的时候,李泽晗也快速的换起了衣服。

    李泽晗的服装是他在网上找到的,经过了现代改良过的款式,然后就让权斗秀帮忙订做。

    款式为黑色织锦镶边,相当的合李泽晗的心意。

    由于之前有试穿过两次,所以虽然穿着有些麻烦,但还是相当顺利的换上了衣服。

    等金泰熙换完了衣服,补完了妆之后,两人就一块离开了休息室。

    原本金泰熙还想着帮李泽晗也化一下妆,但给李泽晗给婉拒了,用他的话说就是担心化完妆后,帅到没朋友,会引起医院的那些男同事们的众怒,还是低调一点。

    “这个时候如果有一顶适合的假发就好了,那我这翩翩公子的形象就完美了。”唰的一声打开了手上的折扇之后,李泽晗轻笑的看着金泰熙说道。

    对于李泽晗这自恋的话语和表现,金泰熙无奈的摇了摇头。

    “亲爱的,有没有给我迷住了。”李泽晗用手指挑起金泰熙的下巴,坏笑着说道,那副姿态,十足一个调戏良家妇女的恶少。

    “完全给迷住了,行了吧。”金泰熙伸出手捏了下他的脸说道。

    “我也是给亲爱的你给完全迷住了。”李泽晗看着金泰熙柔声说道,和他改良过的服装不同,金泰熙现在所穿的服装确实是按照唐代的宫廷贵妃装扮来订做,得出来的成品穿在金泰熙的身上,也确实是把李泽晗给迷得不要不要的,这让金泰熙的虚荣心是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李泽低下头在金泰熙的嘴上快速的亲了一下,然后就牵起了她的手往外走去。

    “哎一古,真的是郎才女貌的一对,你们今晚参加的那个舞会如果有评价最佳服装的话,肯定非你们莫属了。”李富真看着出来的二人,毫不吝啬的赞扬了起了两人来。

    “我也是这么觉得。”李泽晗同感的点了点头。

    “还真是一点都不谦虚,快去参加舞会吧,差不多要八点了,别迟到了,晚点再过来和我一块去餐厅吃点宵夜。”李富真好笑的说道。

    “收到,那咱们就晚点见了努纳。”李泽晗点了点头,等金泰熙也和李富真高了别,就一块离开了李富真的办公室。

    在接受了一路的眼神洗礼,两人来到了举行舞会的宴会厅。

    进入了宴会厅之后,他们也很成功的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在宾客间快速的扫视了下,李泽晗就赵东了江静妍和金治雄他们。=,就和挽着他手臂的金泰熙一块往江静妍几人那走去。

    “万恶的有钱人,不用说,你们俩这身衣服绝对得搭上一个月以上的工资。”江静妍还是非常有眼力,打量了李泽晗和金泰熙身上穿着的服装的做功还有用料,撇撇嘴说道。

    “三个月工资。”李泽晗用手指比了一个三说道,以权斗秀那一丝不苟的性格,自然不会随便去找一个人来订做衣服,所以价格自然低不到哪去。

    “真是疯了。”江静妍摇了摇头说道,以她对李泽晗的了解,穿过这一次之后,李泽晗身上的衣服他估计是不会再在公开场合穿第二次,应该会留在家里放着当纪念。就这么两件堪比一次性用品的服装,他竟然用了三个月的工资,那可是将近四千万韩元,听着都觉得心疼。

    “这小子不是向来都这样吗。”金治雄见怪不怪的说道。

    “也是。”江静妍呼了一口气说道。

    “待会希望你们两个能和我一块拍张照。”玄慧珍双眼发亮的看着李泽晗和金泰熙拜托道,由于接受了江静妍的建议,金治雄还真的去订做了两声黑执事里面两位主角的衣服,所以玄慧珍此时穿着的衣服是主角之一的夏尔·凡多姆海威的衣服,只是并没有戴上眼罩而已。

    不得不说,玄慧珍还挺适合穿男装的,将头发绑好,藏在绅士高帽之中,配合上那不错的容貌,活脱脱的就是花美男一枚。

    “当然可以。”对于这种小请求,李泽晗和金泰熙自然不会拒绝。

    “话说几位老爷子怎么还没到场?”金治雄看了下表,皱了皱眉头说道。

    “估计是在想待会开场的台词吧。”李泽晗耸耸肩说道,然后看着金治雄手上的表,吐槽的说道:“科长你既然要这身打扮了,为什么不做全套一点,买一块怀表呢。”

    “如果你赞助我个一千几百万的话,我立马就去买。”金治雄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怕真赞助科长你了,你也会把大部分的钱给拿去买鱼竿,就像科长你的小金库那样。”李泽晗似笑非笑的看着金治雄说道。

    李泽晗的话刚落下,金治雄就感觉到自家老婆那满含深意的眼神投向了自己,吓得他立马开始和玄慧珍解释了起来,天地良心,他今年下半年后,都已经没有买过新的钓具了,但谁让他前科太多,就算他再三保证,玄慧珍也只是对他半信半疑而已,让金治雄是无比的郁闷,洗礼对导致他现在这处境的始作俑者,此时就站在了一旁悠哉的看着戏的李泽晗也是气的牙痒痒。

    “真不愧是李腹黑你,还以为你这阵子修身养性了,没想到还是老样子。”江静妍轻笑着说道。

    “嗯哼,你在说什么?”李泽晗表情迷茫的看着江静妍。

    “当我什么都没说。”江静妍可没兴趣和李泽晗扯下去,虽然她没什么把柄在李泽晗身上,但李泽晗腹黑大魔王这外号不是白叫的,谁知道他会不会又想到什么坏主意来整她。

    “孺子可教。”李泽晗欣慰的点了点头。

    “你就安份一点吧。”金泰熙看戏看的差不多,觉得是轮到自己开口的时候,于是就对着李泽晗说道。

    “遵命,娘娘。”李泽晗搞怪的来了个抱拳礼说道。

    “泰煕你可以考虑一下今晚让他在书房那睡上一晚。”江静妍不怀好意的怂恿起金泰熙来,不过她也控制好了自己的音量,只是他们几个人能听清他在说什么。

    李泽晗只是瞥了江静妍一眼,并没有开口的打算,不过明眼人都看的住,他肯定在琢磨着什么事情,这让江静妍心里开始警惕了起来,暗恼自己怎么又沉不住气开口了。

    “如果他有做什么惹我生气的事的话,我会考虑的。”金泰熙笑着说道。

    “放心吧,静妍和科长两人期盼的事是不会发生的。”李泽晗自信的说道。

    “这需要你用时机行动证明,光嘴上说说是不够的。”金泰熙掩嘴轻笑的说道。

    李泽晗比了个OK的手势。

    几人闲聊了一阵之后,医院的高层们终于出现在了宴会厅里。

    按照惯例,医院的高层们都开始了他们的演说,不过好在因为今晚是举行晚宴,而不是在开会,所以他们也没说太久。

    但让李泽晗意想不到的是,李在镕竟然出现在了这里,这让李泽晗忍不住皱了下眉头。

    如果是在以前,李泽晗等李在镕发表完演说之后,一定二话不说的就带着金泰熙去问好,毕竟是关系还不错的哥哥,但自从孙珉宇那件事之后,李泽晗对于李在镕要说完全没有意见,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猜到了李泽晗想法的金泰熙小声的安抚开导起了李泽晗,李泽晗这才深呼吸了几下,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准备顺其自然,如果李在镕待会演说完还留在这里的话,那她就和金泰熙一块去打声招呼,该有的礼仪还是要做好的。

    不过李泽晗这才想起,他今晚竟然没有看到孙珉宇的身影,这一点让他觉得非常的奇怪,决定待会找时间去打个电话给他,询问下缘由。

    李在镕演说完了之后,他也确实没有离开,而是径直走向了李泽晗他们这里,江静妍他们很识趣的离开了这个位置。

    “在镕哥。”等李在镕走近之后,李泽晗也带着金泰熙一块向着李在镕打起了招呼。

    “我就知道,你小子肯定因为之前的事而生我气了。”李在镕带着笑意打量了李泽晗一会说道。

    “所以哥你打算怎么来安慰我这颗受伤的玻璃心。”李泽晗也没否认,而是顺着李在镕的话,明目张胆的给自己谋起了好处。

    “你小子也真是的。”李在镕哭笑不得的说道,不过这也让他稍稍松了一口气,看来之前的事情,对他和李泽晗的关系影响有限,还是能恢复的。

    “之前你求婚成功的时候,我就想送一份礼物给你们了,不过因为太忙而一时忘记了,现在连之前的事的赔礼一块补上。”李在镕笑着说道,而他的助理也将一份包装精致的礼盒递到了李泽晗面前。

    “在镕哥,里面装的是什么?”李泽晗一边接过礼盒,一边对着李在镕问道。

    “一艘蓝高421双体帆船的钥匙,希望你们会喜欢。”李在镕面色淡然的说道,李泽晗背后的势力绝对值得他下大本钱来维系关系,而且这份礼物的价格对于他来说只是九牛一毛,如果不是考虑到送的礼物价值太高,而让李泽晗会坚定的拒绝的话,就算再多出一倍的钱,他也是无所谓的。

    “在镕哥,这份礼太贵重了,我不能收。”李泽晗摇了摇头说道,说着就想那礼盒递还给李在镕。

    “收下吧,我送出去的礼物可没有再收回来的想法,你不收的话,那可就是不给哥哥我面子了。”李在镕故意板着脸说道。

    “那就谢谢哥了,我们会好好使用的。”见李在镕那不容商量的表情,李泽晗也只能收下了这份大礼。

    “很好,那哥哥我就先走了,你们玩的开心点。”李在镕拍了拍李泽晗的肩膀,然后就带着助理,转身直接就离开了宴会厅。

    李泽晗和金泰熙面面相觑,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等江静妍他们重新围了过来,两人才快速的调整后了情绪,和江静妍他们交谈了起来。

    而知道了李泽晗和金泰熙刚刚收到了一艘游艇做礼物的时候,江静妍和金治雄都强烈的要求李泽晗他们到时候去试游艇的时候,一定要把他们给叫上。

    李泽晗双手环胸,态度高冷的回应了一句看心情,让江静妍和金治雄都差点按耐不住内心的冲动把手上的酒泼到他脸上。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