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答应了郑雨盛的邀请,但这个时间去健身房,多少让李泽晗有点不习惯。

    毕竟平常要去健身房的话,李泽晗都会选择早上过去,下午四点半的话,他如果没什么事做的话,一般都已经在考虑晚餐的问题。

    收拾了下东西后,李泽晗就离开了公寓,搭乘着电梯来到了停车场跟郑雨盛汇合。

    “雨盛哥,下次想约我去健身房的话,拜托能约早一点。”见到郑雨盛,李泽晗忍不住抱怨了起来。

    “不好意思了,下次我会注意的。”

    “雨盛哥,你如果能换一副表情的话,我应该会信了你这话。”李泽晗看着脸上挂着坏笑的郑雨盛,吐槽的说道。

    “有那么明显吗?”郑雨盛摸了摸自己的脸说道。

    “那是相当的明显。”李泽晗翻了翻白眼。

    “看来下次有必要用上一些演技才行。”郑雨盛表情严肃的说道。

    “哥,你继续这样的话,我会忍不住想要去以下犯上的。”李泽晗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泽晗啊,以下犯上这样的事,是不可取的,你们家泰煕她也不会希望你这么做的。”郑雨盛拍了拍李泽的肩膀说道。

    “这一点雨盛哥你就说错了,我们家泰煕她一直都让我找个机会帮她报仇。”李泽晗勾起嘴角说道。

    “报仇?报什么仇?”郑雨盛疑惑的看着李泽晗。

    “女人可是非常记仇的,雨盛哥你不会真的以为随着时间推移,就能让泰熙她忘掉你对她做过的那些恶作剧吧。”李泽晗摇了摇手指说道。

    “额,都几年前的事了。”郑雨盛苦笑着说道。

    “所以雨盛哥你要小心了,我随时都可能会行动。”李泽晗不怀好意的看着郑雨盛。

    “个个都这么的重色轻友,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郑雨盛抬头四十五度角望天,神情忧郁的说道。

    “等雨盛哥你把嫂子介绍给我们认识的时候,估计表现的也跟我们差不了多少。”李泽晗摸着下巴说道。

    “这个到时候再说。”这种事郑雨盛也不敢打包票说自己不会,所以还是直接敷衍过去比较好。

    李泽晗也不想在这个话题上面和郑雨盛继续车下去,就招呼着郑雨盛上车,出发前往健身房。

    一会之后,李泽晗他们就抵达了郑雨盛和李政宰常去的健身房。

    “雨盛哥,需要我帮你制定一个训练计划吗,在这方面,我还是挺有心得的。”进入健身房后,李泽晗非常真诚的对着郑雨盛说道。

    “我现在可不敢让你来帮我制定训练计划。”在出发来健身房之前,李泽晗才说过随时都可能采取行动,帮金泰熙报复他,郑雨盛又怎么可能放得下心来让李泽晗帮他制定训练计划。

    “那咱们先去放东西吧。”李泽晗也不强求。

    放好东西后,李泽晗和郑雨盛就准备开始热身。

    “雨盛哥,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或者是还邀请了其他人?”在热身的时候,李泽晗发现郑雨盛一直注视着入口处那边,就开口问道。

    “没有的事,你小子的疑心病实在是太重了。”郑雨盛否认了李泽晗的说法。

    “雨盛哥,我不傻也不瞎,你还是老实交代吧,不然就别怪我把你留在这儿先走了。”

    “你小子不会那么狠心的。”

    “这里又不是荒郊野外,我并不觉得我需要多狠心,才能把雨盛哥你丢下。”李泽晗嗤笑一声说道。

    “那你快走吧,就当我看错你小子了。”郑雨盛语气惆怅的对着李泽晗摆了摆手说道。

    李泽晗勾起嘴角,接着就直接转身,向着储物柜那边走去。

    “呀!你小子不会是真的打算把我丢在这里吧。”见李泽晗貌似真的要走,原本还表现的非常淡定的郑雨盛立马着急的对着李泽晗的背影大声说道。

    对于郑雨盛的话,李泽晗的回应只是背对着他挥了挥手。

    当然,李泽晗并不是真的打算把郑雨盛一个人丢在这里,只是过来储物柜这边拿蓝牙耳机。

    不过在他刚打开储物柜,开始在自己的带来的包里翻找蓝牙耳机的时候,李泽晗突然感觉到有人拍了下自己的肩膀。

    “雨盛哥你不用多说,我去意已决。”以为是郑雨盛跟了过来,李泽晗头也不回的说道。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我觉得泽晗你还是先转过头来看看我是谁比较好。”就在李泽晗的话刚落下,刚刚拍他肩膀的人就带着笑意开口说道。

    “原来是世玲努纳你啊,好久不见了。”听到身后传来的女声,李泽晗意识到身后的人并不是郑雨盛,立马转过身来,结果发现他身后的人是前三星太子妃,李政宰的现任女友林世玲,当即紧张的跟林世玲打起招呼。

    “确实是好久不见了,不过听你刚刚那话,是打算要走了吗?”林世玲双手环胸看着李泽晗问道。

    “没有的事,只是开个玩笑而已,我这才刚热身完没多久,怎么会那么快走。”李泽晗摆摆手说道。

    “你是给雨盛偶吧邀请过来的吧。”

    “是的,都怪雨盛哥他没有提前跟我说一声,不然我肯定做好准备,守在门口那边迎接努纳你的到来。”李泽晗狗腿的说道。

    “哎一古,交了女朋友之后,就是不一样了,嘴巴变甜了不少。”林世玲欣慰的说道。

    “人总是需要成长的。”李泽晗挠了挠后脑勺说道。

    林世玲笑而不语,接着就将自己带来的东西寄存进了李泽晗旁边的储物柜之中。

    “努纳你是一个人过来的?政宰哥没有过来?”等林世玲放好东西后,李泽晗就忍不住对着林世玲问道。

    “我今天过来只是充当看客,不会参与健身,他担心我会无聊,就去附近的便利店,打算帮我买些杂志还有零食过来。”林世玲解释着说道。

    “原来是这样。”李泽晗点了点头,心里也是由衷的为林世玲能拜托离婚的阴影,找到一位疼爱她的男人而高兴。

    “你们最近是不是又打算折腾什么事情?”

    “努纳你收到什么风声了?”李泽晗挑了挑眉问道。

    林世玲的话,让李泽晗联想到了他们最近谋划着找孔世赫麻烦的事。

    “具体是什么事,我并不清楚,不过奇善前几天那么大张旗鼓的在找人的事,想不收到消息都难。”林世玲轻笑着说道。

    “我真不该对那家伙抱太大的期望。”李泽晗揉了揉眉心说道。

    还好林奇善被人泼水那事只是一些无聊人士的恶作剧,不然还真有可能打草惊蛇,让孔世赫有所警觉,打算李泽晗他们的计划。

    “看你的表现,应该不是什么不能说的事,所以说来听听吧,或许有什么我可以帮上忙的也说不定。”林世玲饶有兴趣的说道。

    “努纳你指的是奇善找人的事,还是?”林世玲和他姐姐是好友,就算让林世玲知道了他们的打算,李泽晗也不担心林世玲会将他们的计划泄漏出去。

    “能说的都说。”林世玲最近一直在忙于工作,难得的休息时间,听点趣闻也是一种不错的生活调剂。

    “咱们先到那边休息区坐下再说吧。”李泽晗摸了摸鼻子说道。

    林世玲对此并没有什么意见,等李泽晗拿了蓝牙耳机,关上了储物柜后,两人就向着休息区走去。

    “看来不用我介绍了。”两人刚坐下,打算继续话题的时候,去买东西的李政宰就回到了健身房。

    “当然不需要你来介绍,我可是从小看着泽晗长大的,关系亲的很。”林世玲找出了纸巾,站起身来,一边帮李政宰擦着额头的汗,一边说道。

    “想不到你们还有这一层关系。”李政宰有些惊讶的说道。

    “这并不奇怪,首尔又不大。”林世玲笑眯眯的说道。

    “雨盛哥没说吗?他可是知道这一点的。”李泽晗有些疑惑的说道,郑雨盛和李政宰两人闲暇之余可没少去对方公寓去串门。

    “有时候,他那恶趣味真的是让人头疼。”李政宰无奈的说道。

    “确实如此。”李泽晗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还好在我面前的时候,雨盛偶吧他还是挺正经的。”在郑雨盛的恶趣味作祟的时候,林世玲基本上都是一个看客,所以只会觉得有趣。

    “等你跟他再熟悉一些的时候,肯定也会受到他的荼毒。”李政宰抬起手帮林世玲理了理头发说道。

    “那估计还要花上一段时间,毕竟因为工作关系,我也不能经常和雨盛偶吧碰面。”林世玲淡定的说道。

    “我的存在感竟然已经降到了那么低的程度,在这站了那么久,你们三个竟然都没有发现我的到来。”这时候,从李泽晗他们旁边的位置上,传来了郑雨盛那充满怨气的声音。

    “雨盛哥你什么时候跑到那里去了?”李泽晗诧异的看着郑雨盛问道。

    “我比你们还要先过来这边。”郑雨盛幽幽的说道。

    他刚刚见李泽晗那么久都没有回来,以为李泽晗真的丢下他走了,就来到休息区这边,打算等李政宰和林世玲到来,再开始健身。

    谁知道人是等到了,三人把他给完全忽略了不说,还在那说起他的坏话。

    “既然比我们先到这边,那你应该坐了有一段时间,有必要重新热身一次。”李政宰走到了郑雨盛跟前说道。

    “泽晗也休息了很久了,他也应该跟咱们一块去热身才对。”郑雨盛知道自己是避不过给李政宰折腾的命运,所以打算拉李泽晗一块下水。

    “我和泽晗已经很久没见过面了,我想跟他聊会天,所以你们先去热身吧。”可惜郑雨盛的愿望注定要落空,林世玲开口帮李泽晗解了围。

    “也好,有泽晗陪你聊天,我也不用担心你一个人呆着会无聊。”李政宰琢磨了一会后说道。

    “政宰哥你放心吧,我会使劲浑身解数,尽量不会让世玲努纳她感到无聊的。”李泽晗拍着胸口说道。

    “其实我才是最佳的解闷对象,毕竟我比他们俩都要幽默的多。”郑雨盛清了清嗓子说道。

    李泽晗和林世玲都只是看着他,而李政宰则直接动手,将郑雨盛给拉走。

    “咱们继续刚刚的话题吧。”林世玲对着向着他们伸出尔康手的郑雨盛挥了挥手后说道。

    “那我从奇善的事情开始说吧。”李泽晗快速的整理了下思绪后说道。

    “等等。”林世玲制止了李泽晗,然后从李政宰买给她的零食当中挑了出了两样,将其中一包递给了李泽晗后,才再次开口说道:“可以了,说吧。”

    “奇善他那事就比较简单了,就是一时时运不济,碰到了一些心理有问题,通过幼稚行为肆意报复社会的问题青年,给泼了一身水。”李泽晗一边拆开手上的饼干包装,一边说道。

    “那奇善他找到人了没有?”林世玲好奇的问道。

    “找到了,也惩罚了那几人。”李泽晗想起了林奇善对那些人的惩罚,就忍不住想要笑出声来。

    “他罚那些人什么了?”李泽晗的反应让林世玲是越发的好奇了起来。

    “惩罚是世雅提议的,让那些人连续跳了二十次十米跳台。”李泽晗吃了块饼干后说道。

    “二十次?!那些人没出什么问题吧?”林世玲抽了抽嘴角问道。

    “没什么大问题,就是完成惩罚之后,都有些虚脱了而已,想必那些人以后都不敢再乱来了。”

    “下次注意点,玩归玩,别玩出事情来。”林世玲语重心长的说道。

    “奇善还是有分寸的,在实施惩罚之前,还特地让人调查了那几人的身体状况,确保了不会出现什么大问题,才对他们实施了那个惩罚。”

    “好吧,你们年轻人真会玩。”林世玲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李泽晗正想继续跟林世玲说他们跟孔世赫的事的时候,林世玲的手机响了起来。

    林世玲拿起手机看了下来电显示后,就跟李泽晗打了声招呼,走到了角落位置去接起了电话。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