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长生地宫’

    “病逝?”

    紫星和莫小飞还在讨论着进入长门家地下牢狱的细节,自然就不可避免地讨论到困在地牢之中的那疯癫女人的真正身份。

    “对外宣称是这样,但实际并不是。”莫小飞皱了下眉头,似乎是在回忆那些混乱的记忆,“但至于到底是什么原因,无论我这一年怎么试探,都没有办法能够打听得出来。不过唯有一点是可以确认的,那就是长门家的地牢藏着这个疯癫女人的事情,就只有长门老爷,长门慎二以及长门三郎知晓。”

    紫星好奇道:“莫大人怎么如此肯定?”

    莫小飞苦笑道:“这一年的轮回,长门家上上下下,包括最低等的下人,我都直接当面问过就是了。”

    反正一直都是读档重来,在无数次的作死之后,莫小飞自认自己已经掌握了大量的情报——只是依然无法打破当下的僵局而已。

    “长门老爷和长门慎二暂且不说……”紫星却皱眉道:“那长门三郎居然能够容忍自己的妻子被关在地牢之中,不见天日?”

    莫小飞却道:“有一件事情比较奇怪的……关于长门鹤子。”

    “笔仙吗?”紫星眉头一扬,“电影之中的……”

    “恐怕现在我们所在的这个世界,和电影的情节已经严重偏移了。”莫小飞摇摇头:“所以一直以故事情节作为参照的话,恐怕面前的只是死胡同。”

    “那你所说的,关于长门鹤子的事情是指?”

    “长门鹤子是十一月生的。”莫小飞正色道:“但据我所知,长门三郎上战场的时间是同一年的新年前后!”

    “你是想说,长门鹤子并非长门三郎亲生?”紫星摇摇头:“世间上没差多少,如果长门三郎在出征之前有和自己的妻子同房过的话,也不是没有可能……或者说,既然要出征了,离开之前和妻子温存,才更加符合情理。”

    “话虽然是这样说……”莫小飞点点头,“有一个下人,专门负责守夜的。我曾经把他悄悄地绑起来敲问。长门老爷在长门三郎离开之后,曾经有过一次深夜悄悄地来到长门三郎居住的地方。而且,据我观察,长门三郎对长门鹤子并不好……甚至讨厌!”

    莫小飞摇摇头:“为人父母的,哪里会讨厌自己的孩子?长门鹤子你应该见过吧?这小女孩可漂亮了,仍然打从心底喜欢!只可惜,我根本无法靠近长门三郎,他虽然经常喝醉,我也曾试过曾他喝醉的时候旁敲侧击,可惜都问不出什么。本来,如果不是这次遇见你的话,我是打算把长门三郎抓住……”

    莫小飞没有说抓住之后会做什么事情……紫星也聪明地没有问下去。

    轮回一年,没有疯掉……甚至没有一丝变化的话,自然也不太正常。

    紫星隐约能够感觉到在莫小飞身上有着一丝淡泊的戾气,但她并没有马上点明,只是道:“那么,关于村子的诅咒又是怎么的一回事?你提到过的那个村女,竹子?”

    “这就是我想要说的……长门家背地里那些无耻的勾当。”莫小飞深呼吸了一口气,眼中闪过一丝骇人的杀机!

    “勾当……”

    莫小飞却摇摇头:“恐怕说很难说得清楚,不如让你直接看一看吧,你会有更加直观的认识——不过首先,你要帮我支开长门老爷。因为机关的入口,就在他居住的院子,甚至是他卧室的旁边。平日长门老爷都不会离开这个地方,即使离开,都会吩咐下人看着,不允许任何人接近。好些次,我都是趁着长门老爷离开,把看守的人敲晕了之后,才能悄悄摸入那地方!”

    紫星点了点头,然后看了看时间,便重新用绳子把莫小飞绑着……仅仅只是外表看起来像是绑紧了一样,其实不过是用绳子套着。

    而两人商讨之后,潜入最好的时间,便是晚上。近藤家的千金到来,长门家自然要隆重地为其接风洗尘。

    长门老爷已经在准备一顿丰盛的晚餐了。

    不久之后,被紫星支开的近藤家武士巡视了一圈回来,本来打算去拷问‘佐佐木小次郎’,但却让月姬小姐召了回来,说准备一下,陪同她出席长门家的晚宴,审问的事情,等晚宴之后,并不着急——怎能够不着急?近藤月姬的安危,哪里是这小地方的晚宴所能够比得上的?

    当在‘近藤月姬’那强大的目光之下,两武士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不过这样也好,陪同小姐出席,一左一右,以他们强大的武力,不管是什么危险都能够抵挡下来、

    那长门老爷虽然也是一名武士,但如今已经年迈,怎能是他们的对手……并没有在意近藤家武士心中所想,紫星直接挥退,然后把一名婢女叫到了自己的面前。

    “带上面纱,穿上我的衣服。今晚,你代替我出席。”紫星淡然道:“切记不要说话,只需要点头或者摇头就行。”

    “小姐,我……我不敢!”她怎敢冒充月姬啊!这恐怕是杀头的大罪!

    “你只要按我的吩咐做就行了。”紫星沉声说道:“不然,你将会在近藤家中除名。”

    “那……那好吧。”

    看着这婢女瑟瑟发抖地开始试穿衣服,紫星暗自叹了口气……如果不是妖力丧失,哪里用得着这么麻烦?

    “腰要坐直一点!别低着头!你现在就是近藤月姬!气势!”

    “好……好的……”

    ……

    ……

    这远比长门家家里人吃饭的时候要多一些人。因为,不仅仅只是长门家的人,还有早稻村之中的一些辈分比较高的。

    当然,在森严的阶级制度之下,长门老爷也不得不把最上首的位置让出,自己的位置则是稍微移开一些,居于下方。

    “父亲,下人说月姬小姐已经出了房门。”长门慎二在长门老爷的耳边低声说道。

    长门老爷点了点头,“等会,记得要好好表现。如果能够成为月姬小姐的夫婿,那么我们长门家,就再也不用……总之,你好自为之。”

    “我知道了,父亲。”长门慎二慎重地点了点头。

    长门老爷却忽然道:“另外还有一件事情,鹤子好歹也是你叔叔的女儿,也是你的妹妹,就算有什么,都不应该伤害她,明白了没有?”

    那照顾鹤子小姐不当的下人阿绣,被关了起来,挨了不少的家法,恐怕在受苦的过程中熬不住说出了事情的真想。长门慎二并不难想到这一点……但是面对父亲此刻的提醒,长门慎二却捏了捏拳头。

    他又深呼吸一口气,恢复了平静,“我下次会注意的了,父亲。”

    “你还打算有下次吗?”长门老爷冷哼一声。

    长门慎二目光一慌,“没、没有。”

    此时,大门推开,在两名近藤家武士的陪同之下,‘近藤月姬’缓步走入。长门老爷连忙站起了身来——他一起身,在座的所有人,也纷纷站起了身来。

    “月姬小姐,你……你怎么了?”

    “月姬小姐不舒服!”左边的武士淡然道:“所以只能用面纱遮掩!长门,月姬小姐就算身体抱恙,依然还参加你的晚宴,这是你的荣幸,知道吗!”

    长门老爷当下便感恩戴德起来,至于长门慎二,也开始寻找机会,好让自己能够让近藤家的公主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

    晚宴之上,‘近藤月姬’正襟危坐,不发一言……小手冰凉。

    ……

    木门吱呀吱呀地发出了声音,这是长门家用来关闭那些不听话的下人的地方——同时也是堆放木柴的地方。

    婢女阿绣这会儿就被关在了这里。

    她倒是没有让人绑着,但手臂上却有不少的瘀伤,倒是脸上没有任何一处有受到伤害的痕迹。

    门其实是没有锁上的……甚至外边也没有人看守。只是阿绣却不敢离开——如果没有老爷的吩咐,擅自从这里离开的话,下场会更加的凄惨。

    门打开的瞬间,阿绣便连忙地跪在地上,低着头惊恐地道:“阿绣下次不敢了,不敢了!一定会照顾好鹤子小姐,不让她受伤的……阿绣真的不敢了,老爷,你原谅我吧……”

    “阿绣,你在做什么啊?”……却是长门鹤子的声音。

    “鹤子小姐……”阿绣愕然地抬起头来。

    只见长门鹤子提着一个对她来说显得特别大的灯笼,手上还捧着一叶的饭团,来到了阿绣的面前,“阿绣,你饿不饿?”

    “鹤子小姐,你快走,别在这里!不然让老爷看见的话,会骂你的!”阿绣连忙地看着门外,见外边静悄悄空无一人,才算是放松了一些。

    “他们都在吃饭,不来这里的。”长门鹤子摇摇头,随机慢悠悠地打开叶子,“阿绣,吃吧!我从厨房拿来的。”

    “哦……老爷正在宴请近藤家的公主吗?”阿绣点了点头:“可是,鹤子小姐,他们居然不让你出席吗?”

    长门鹤子摸了摸自己还包扎着的额头,“不让,说不好看。”

    阿绣爱怜地呵护着长门鹤子,小心翼翼地摸着长门鹤子的额头,“还痛吗?”

    长门鹤子摇了摇头,再一次把饭团捧到阿绣的面前。阿绣又是感动又是难过,却也是接过了。

    长门鹤子此时从小小的和服之中抽出来了一本书,露出了笑脸,“阿绣,吃饱了之后,念书给我听。”

    “好,阿绣给小姐念书。”

    ……

    静静地等候着的莫小飞突然只见听到了门外传来了打破什么的声音,他当下便直接松开了绳子,打开门一看。

    一看之下,就发现外边看守着的一名足轻此时已经倒在了地上,而地上则满是花盆的碎片——莫小飞再看旁边站着的少女,忍不住愕然道:“这……也不用这么狠吧?这人好歹也算是你的手下。”

    “是近藤月姬的人,不是我的人。”紫星淡然道:“事不宜迟,马上出发吧,晚宴的时间应该要不了多长。”

    莫小飞点了点头,飞快道:“跟我来。”

    他直接领着紫星来到了长门老爷居住的院子前,就这样大摇大摆地走进,而此时,一道怒喝的声音便从里面传来,“站住!什么人!”

    “大哥,下次换一下台词好吗……”只听见莫小飞吐槽了一句,便直接冲了上去。

    下一秒,便听到了沉闷的声音,那看守的人已经倒在了地上,却见莫小飞拍了拍手掌,然后朝着紫星躲着的地方招了招手,“可以出来了。”

    “不愧是莫大人。”紫星点了点头。

    莫小飞摇摇头道:“这家伙,我前前后后刷了几十次了,知道他弱点在什么地方。虽然现在用不了我原本的力量,不过这个佐佐木小次郎的身体,到还是十分的强壮。”

    紫星没说什么,跟随着莫小飞走入这院子的房间之中。

    “小心点,我第一次就是从被长门老爷发动的机关,才掉下去的……这个地方。发动的绳子就藏在屏风的下面。”莫小飞指着某处的榻榻米道。

    “要从这里下去吗?”

    莫小飞摇摇头道:“从这里下去可不行,下面还有一道石门,现在我可打不开。不过其实还有别的入口……就在长门老爷睡觉的地方,是我后来发现的,跟我来吧。”

    只见莫小飞动作飞快地摸如长门老爷的卧室,然后扭动了一下放在墙角处的一个花瓶,便看见对面墙壁的墙松动了一下。

    莫小飞走前,用力一推,这墙便已经被推开。紫星看了一眼,拿起了一盏油灯点亮,跟随在莫小飞的身后。

    这墙的背后,是一条往下通去的楼梯。

    “长门家到底建造这个地下牢狱,用来做什么?”紫星不由得好奇问道。

    “这地牢好像不是长门家建造的。”莫小飞缓缓说道:“早稻村好久之前,被一个妖怪占据。那妖怪在这里建造了地牢,关着抓来的人,当作是自己的食物。后来怪物被讨取,再后来长门家的祖先立下功劳,被赏赐了早稻村当作是自己的领地。我想应该是修建长门家大宅的时候才发现的这个地牢,然后被长门家的人又改造了一下,就成为了现在的这个样子。”

    紫星点了点头。

    莫小飞此时忽然道:“说起来,早稻村出生的女人,都长得十分的美丽。哪怕是上了点年纪的,也能够用风韵来形容吧?”

    “莫大人,不知道你想要说什么?”紫星却是不明白莫小飞此时话中的意思……这不像是一个会沉默女色的登徒浪子。

    “你在来的路上,有见过老人吗?”莫小飞忽然又问道:“不是老头,而是老婆婆之类的。”

    紫星皱了皱眉头,却是回忆了一下路上所见,“倒是没有,这是为何?”

    “一方面是因为古代,医疗技术并不更好,人比较短命。”莫小飞淡然道:“另一方面,自然就是人为的了。还记得我说过的那个诅咒吗?”

    紫星点点头。

    莫小飞的脸色转为阴沉,“年轻貌美的可以留下,年老色衰的却只能丢弃……但是既然诅咒面相的是全村的女性的话,也不是谁都愿意去帮助那些老人啊。”

    “那边的牢房。”说到这里,莫小飞的脸色更加难看,“尽头就是关着我跟你说的那个疯癫的女人。但其他的牢房,就是用来关着那些年老的女人。知道她们为什么会被关起来吗?就是为了掩盖诅咒不存在的事实……另外,她们也是用来喂养长门家养着的某样东西的饲料!”

    紫星皱了皱眉头,却是看向了另外一边的通道,还在分析着莫小飞的说话。

    “而这边,则是长门家收入的真正来源了……”莫小飞咬了咬牙,“一个淫窝!因为诅咒,早稻村的年轻女孩,都不得不接受自己必须和男人交合才能够保命的事实……当村中的女人已经习惯了要和不同的男人交合的时候,对于这方面已经不再顾忌了。但事实上,早稻村仍然还需要一块最后的遮羞布!所以就有了这个地方,还取了一个讽刺的名字‘长生地宫’!”

    领着紫星朝着这边的通道走去,莫小飞冷笑道:“长门家对村中的女人说,为了守护村子,他们甘愿耗费家财,每月都会聘请一些外村的男人,为村中的女性续命,让村中的女人感恩戴德……但其实不是,那些到来的男人,本身都是花了钱的!”

    “啊……”紫星低声地惊呼了一下。

    不是因为莫小飞所说的话,而是因为莫小飞此时悄悄地打开了一扇门,让她看到了这门内的一切。

    可以用富丽堂皇来形容。

    男人们和女人们……却是那样的不堪入目!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