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这样的好事还需要考虑吗?你想想看,仅仅十件,真的只需要十件喔,你难道不觉得这是个极好的机会吗?”简儿的声音里满满的尽是诱惑。

    十件,只用十件就可以换回那些珍贵的历代天皇的画像!不得不说,宫本直人瞬间心动了。但很快,他就清醒了过来。这人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开出会主动让自己吃亏的条件来?

    仅用十件,这不可能是随随便便就挑十件出来就可以,这个狡猾的Z国女人肯定还有附加的条件的!他不能急躁,一定要搞清楚了再做决定。

    “你想换取哪十件?”用带着此许沙哑的声音,宫本直人追问道。

    简儿的唇角突然染上了一丝恶质的笑容,小嘴一张,一溜儿十件物件儿的名称就这么被简儿给报了出来:“《菩萨处胎经》五贴,李迪的《红白芙蓉图》,《无准师范像》,猛虎食人卣,牧溪法师的《观音猿鹤图》,王羲之的《丧乱贴》,《潇湘卧游图》,汉倭奴国王金印,曜变天目茶碗,螺钿紫檀五弦琵琶!”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你,你疯了吗?!”宫本直人尖叫了起来。他甚至在怀疑简儿这到底是不是在耍他了,居然提出如此不合情理的要求来。

    “怎么了,宋?你说的那些东西有什么特别的吗?”不怪一旁的乔治安娜忍不住要发问,实在是宫本直人那似疯似狂的表情实在太瘆人。

    “没什么特别啊,它们都是我国光辉灿烂文明的代表作。”简儿答得简洁明了。

    “是吗?”乔治安娜脸上的好奇消失了,说真的,比起些来,她更加喜欢那有着夺目光辉的各种宝石。

    “什么叫没什么特别?!”宫本直人张牙舞爪地叫了起来,“那些都是我大J帝国的国宝!真正的国家!”

    “切,你们的国宝还真多。”乔治安娜有点不屑地撇了撇嘴,要知道这个词儿她已经不只一次从这位嘴里听到了。而且最最可笑的是,这位张口闭口说的国家还是别国“出产”的,占了别国的东西当成自家的国宝,这位还好意思叫得这么欢腾,这家伙难道不觉得脸红吗?

    宫本直人脸色一变,乔治安娜话音里的讽刺他哪里听不出来?可是即使如此,宫本直人却依旧不可能退让。他必须捍卫他们大J帝国伟大精神文明遗产!

    “怎么样?你考虑得如何?”简儿淡淡的询问声响起,“我也知道十件物件儿的主人并非一家子,但是以你们博物馆的地位,想来与它们的现主人那还是有一定联系的,看在需要你们居中调停的份上,我要得也不多对吧?特别是比起你们天皇的画像数量来说,我这十件也就是你们天皇画像数量的一个尾数儿而已,很划算的买卖不是吗?”

    划算?划算个屁啊!宫本直人已经不住在心底暴粗口了。他很清楚,虽说他们历代天皇陛下的画像非常珍贵,可是比起那个Z国女人口中那十样“国宝级”艺术珍品来说,那还是远远不如的。如果这样的交易他宫本直人也敢应的话,那他就真的不用再在这文化圈子里混了。

    “不用考虑了,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它们都是属于我大J帝国的文化瑰宝……”宫本直人几乎可以说是一字一顿地说道。

    “真是大言不惭!”简儿冷哼,“就像刚才乔治安娜所说的,它们是我们Z国的文化瑰宝才是吧。”虽说那些文物现在流落于J国,但是它们的身份,他们骨子里却是始终不会变的,它们是我Z国的珍贵文化遗产!

    “那个是……”宫本直人这还想再辩的,但是看到简儿那变得不是那么好看的脸色后,宫本直人急忙将那未出口的话又给咽了回去,沉默了下来,不过最后还是憋出了最后一句话,“你刚才说的那个交易方式是没用的,哪怕我应下来也是没有用的!因为我根本就没有那么大的脸面去促成这件事来。而且别说是我了,就算是我大J帝国的皇室挑头牵这线那也没用!”

    “有没有那么夸张啊!”乔治安娜有些不敢置信地道。连一国的皇室都拿之没办法,这真是太不或思议了好不好。

    毕竟像E国或者J国这种君主立宪制的国家,女王或国王已经没有了什么实权,可是其代表象征性意义却依旧让人无法忽视。除非是涉及连国家安危,主权等东西,否则像简儿整的这种属于文化界的事,一般国家或民众那都会给皇室几分面子,顺他们的意行事的。可是现在,宫本直人居然会说就算是皇室出面那也没用……,难不成宋要的东西当真那么特别?一下子,乔治安娜的好奇心又升起来了。

    “宋,能不能给我讲解一下你刚才说的那一串东西。”带着几分兴致勃勃,乔治安娜打断了简儿与宫本直人的交流追问道。“嗯,说细一点。”

    “那个,其实说起来我也是只闻期名,未见其形。”一说到这个,简儿的脸上忍不住有些遗憾的样子,“不过,关于它们的一些资料我倒是可以给你说一说的。”

    而就在简儿的解说之下,乔治安娜终于有些明白为何宫本直人的反应会如此之大?很简单,因为简儿所说的那十件物件儿正是J国藏各位Z国的十大国宝!

    首先说那排行第十的《菩萨处胎经》,此经共五贴,收藏于京都知恩院。为西魏大统十六年陶仵虎写造,字大如豆,书法为北碑一派,笔意自如,全无石刻方拙之态,其超凡入圣之处,实有不可思议之妙。不仅如此,这卷经书还是人世间手手相传的最古老的经卷,而且可能也是世上仅存的西魏墨迹,价值无可估量。

    接下来是排行第九的北宋时期李迪的《红白芙蓉图》,这是举世公认的南宋院体花鸟画的最高水平之作。一幅为红芙蓉,一幅为白芙蓉,线描有五代黄筌一派画风的精神,红芙蓉相对画的更好一些。

    排八的,宋代的《无准师范相》,禅师的肖像画,在J国也被称为顶相。唐宋禅宗的很多门派在中国都衰落了,但是在J国却一直流传了下来,于是宋代的禅宗艺术品大多也保存在J国。禅门的肖像画主要是师傅给弟子的,上面有题字,证明师承。无准师范是宋理宗的国师,径山寺主持,南宋佛门的领袖,这幅肖像画特别重视面部的表情细节,不经意的传达了禅师智慧风趣的风范,是宋代肖像画的代表作,而且明清以前的人物肖像画,也无一幅能出其右。

    接着是第七的商晚青铜器精口——猛虎食人卣。它可以说是J国藏我们Z国最重要的两件青铜器之一,(另一件为永青文库的狩猎纹铜镜),这尊猛虎食人卣通高35.7厘米,造型取踞虎与人相抱的姿态,立意奇特。它和许多出土于湖南的商代后期的青铜器一样,纹饰繁缛,以人兽为主题,表现怪异的思想。这件作品究竟是要表现老虎吃人的凶猛,还是人兽和谐的天人合一,历来说法不一,但可以确定的是,商代青铜器中很少有比这件更奇异复杂的了。

    再来是排第六的牧溪法师《观音猿鹤图》这是宋代禅宗画代表作。它是三幅一组的套图。其画艺称得上是宋代禅宗画的极品,现藏于京都大德寺,每年十月的第二个周日大德寺会将其展出一次。

    排第六的是王羲之《丧乱贴》。王羲之是谁这只要是Z国人,可能就没人不知道他。书圣——王羲之!其所作《兰亭集序》为历代书法家所敬仰,被誉作“天下第一行书”。而这《丧乱贴》则是被认为最接近于王羲之真迹的唐模本了。相传是鉴真大师东渡时候带到J国的。要不是它与《二谢帖》和《得示帖》连成一纸,根本就会被当成是书圣唯一的传世真迹。此贴为硬黄响拓,双钩廓填,白麻纸墨迹,笔法精妙,字体跌宕起伏,完全表达了书圣写字时“追惟酷甚”的心境,是晋唐书法中的极品,完全可以和台北故宫的镇馆之宝《快雪时晴帖》和故宫的秘宝《神龙兰亭序》并驾齐驱,价值无可估量。

    排第四的《潇湘卧游图》,则被誉为南宋山水画第一神作。这幅画是乾隆皇帝最喜爱的山水画,整幅长卷淡墨皴染一气呵成,不施勾勒,不露笔痕。大片的留白,朦胧的山水,山色空蒙,水到天际,大气磅礴,让观者一时笔法墨意尽忘,完全沉浸在画家营造出来的那片广阔的境界之中,恍惚有神游天外的感觉,完全就是个神品。

    接下来是排第三的汉倭奴国王金印。这枚金印可以说是J国朝贡史上的最珍贵实物。《后汉书·光武帝本纪》和《后汉书·东夷传》中记载“建武中元二年(公元57年)倭奴国奉贡朝贺,使人自称大夫,光武赐以印缓。”后来这枚金印后来不知所踪,直到1784年,才在九州的福冈,由名叫秀治和喜平的二位佃农,在耕作挖沟时偶然发现。金印印面正方形,边长2.3厘米,印台高约0.9厘米,台上附蛇形钮,通体高约2.2厘米,上面刻有“汉委奴国王”字样,清晰的说明了倭国是汉朝的附属,是我国与J国外交史上最珍贵的文物。

    排二的是曜变天目茶碗。这是一个神异的文物,其实就单品而论,它完全可以排到第一的。这个茶碗是宋代黑釉的建盏(福建建阳窑),是宋人斗茶用的,但是这个样子的,莫说举世无双,就连考古发现的大量瓷片中,也没发现任何一个类似的。

    如果你将之放单独陈列,底座不断旋转,在一片漆黑中,一个个光圈闪耀着妖异的光芒,而且随着光线角度的不同,光环的颜色会变幻不定,看着就让人敬畏莫名,完全不像是人间烧出来的瓷器。J国人形容这个碗,都是用“碗中宇宙”这种词,说里面仿佛是深夜海边看到的星空,高深莫测。这种曜变天目碗据说有两只,流传到J国之后,立马就都成了王公贵族争相追捧的宝物,其中一只被织田信长所得,毁于本能寺之变,剩下一只是德川家康传下来的秘宝,后来被三代将军家光赐给了春日局(有兴趣的可以去查查这些人的来头,都是日本史上最出名的人物了)。这个碗在明治年间被三菱总裁岩崎小弥太所得,但是他说,这是天下的名器,不是我配用的,所以一生都没用它喝过茶。

    最后的重头戏,排行第一的——螺钿紫檀五弦琵琶。

    这个琵琶是不折不扣的神品,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琵琶一般都是四弦,而这个是传世唯一一个五弦的琵琶,它可以说完全就是人间乐器中的奇迹,因为它不光可以当琵琶弹,还能当吉他,三弦琴,甚至冬不拉。而且这个乐器极度华丽,唐代的螺钿镶嵌技巧被它发挥到了极致,世界上现存的能表现大唐盛世繁华的文物,最典型的大概就是这件了。

    这件乐器是是国圣武天皇的收藏,他死后,生前用过的宝物都被藏在了奈良东大寺的正仓院里,一千多年无人惊扰,仓库里面留下了不知道多少奇珍异宝,光是极品乐器就有四五件之多,而这件是其中的第一名品,是J国皇家收藏的最珍贵的宝物。

    简儿的解说可以说是极为细致,没有一丝隐瞒,而乔治安娜也听得津津有味起来。不过对于她来说,那些个字啊画啊的,倒不是很感兴趣,毕竟这字对于乔治安娜来说跟天书没两样。而画,相比Z国的写意,乔治安娜更能欣赏油画的写实。

    而最让乔安娜感兴趣的是曜变天目茶碗与螺钿紫檀五弦琵琶。对于一个会将天文望远镜给架在自己闺房的人来说,“碗中的宇宙”是个什么样子怎么能不好奇。而螺钿紫檀五弦琵琶,乔治安娜则是为“极度华丽”这个形容词所倾倒,恨不能马上一睹其风彩。这也可以理解,毕竟每一个女人都是属巨龙的不是吗?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