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8章 打斗

    精血顺着石台,流入水塘内,周围游曳的鱼群,跃出水面一米多高,疯狂地抢食着富含元气的精血。不大一会儿功夫,连石台上的血迹都被舔舐了个干干净净。

    唐烧香一时不知所措,愣怔了片晌。盘锦女已闯了进来,本打算刺杀唐烧香,恍然间见到——暗沉沉,阴森森的塔内,水塘中央的石台上——挂在树干上的尸体后,吓得尖叫一声,握剑的那只手不停地抖颤。“哐当”一声,剑脱手掉在了地上。

    伤者四肢突然动弹了几下,貌似还有气。稍许怔愣,唐烧香朝四下望了一眼,发现伤者的小情人正瘫坐在地上,便催促了她一声,但她说自己不是修士,不会武功。唐烧香来不及深想,立刻暴步朝石台冲去。

    正欲出手救人,盘髻女立刻喝止道:“慢着!”

    伤者看上去太痛苦。唐烧香顾不了那么多,斩断树枝,执意救人。盘髻女这才无奈地瞪了瞪眼。

    唐烧香抱着伤者,施展“夔龙暴步”刚返回木廊,足掌落地的片霎,“哗啦”一声,一本蓝皮儿书从尸体身上滑落下来,掉在了地上。封皮儿上印着《地火连心术》五个楷体字。

    唐烧香抱着伤者,来不及去捡。伤者的小情人迅速捡起,一页页地快速翻阅着,翻了大概十几页,盘髻女突然一把将其抢了过去,然后也快速翻阅起来。那女的当即翻了脸,朝着盘髻女冲了上去。

    盘髻女急于逃脱。刚奔至大门,不料一道纤长的淡蓝色弧光,伴着迅急而尖利的破风声响急袭而至,瞬间缠住了她的腰,迅猛往后一拉,便将其拽了回去。

    啪!一道清脆而响亮的耳光,重重地落在盘髻女的左颊上,直打得她晕晕乎乎,半晌不知所以。但秘笈却是被她死死拽着,二人纠缠撕扯间,不小心将其撕成了两半。因用力过猛,二人均向后急退了数米,然后怒盯着对方手里那一半。

    伤者的情人怒不可遏,右手一挥,那道纤长的淡蓝色弧光再度迅猛出击,直奔盘髻女左手腕而去。盘髻女猛一缩手,同时侧身一闪,足掌猛地一踏,跃上了护栏的横木。但尚未站稳脚跟,第二道蓝色弧光紧随而至。盘髻女当空一个侧翻,落在了回廊走道上。足掌着地的片霎,右膝一弯,娇躯劲柔一动,手中的长剑剑鞘祭出,直奔对方拽着秘笈的左手腕而去。

    伤者情人大惊失色,握住秘籍的拳头一松,秘笈掉落的刹那,剑鞘从拳心穿行而过,“哐”的一声,碰在硬如钢铁的塔壁上,迸射出耀目火花。

    秘籍掉落在地上,伤者情人略有惊怯,便弯腰去捡。但盘髻女的宝剑(刃)飞旋而至。伤者情人向后急退数步,直至猛然意识到后果,右手腕才猛地一振,再一道淡蓝色弧光射出。缠住了盘髻女执剑的那只手腕……

    二人纠缠间,一旁照料伤者的唐烧香,忍无可忍,一个暴步冲将上去,将掉在地上的半边秘籍夺了去。

    两女大愣,盘髻女欲摆脱对方丝线的缠绕,但对方将丝线一拉,盘髻女便如风筝一般被跩了过去,而对方也借助这道蛮力顺势欺近,同时抢夺盘髻女手中的另一半秘笈。

    盘髻女欲施展剑招,但手臂丝线缠得太紧,气脉不畅,惶惑间,左手的半本秘籍被对方死死拽住。然后各自往回一扯,半本秘笈又被撕成了两半。

    盘髻女大怒,挣脱丝线的缠绕后,指掐印决,施展大招“十八摩天子剑”。由于石木塔内空间太狭小,印结稍稍有所变化,十八把子母剑最终只展出三把,然后与对方在狭小的木廊内厮杀。

    由于三把子母剑都是有形状态,故而隐藏性不好,加之木廊内障碍物众多,以及盘髻女净实力有限,大大削弱了威力。

    伤者的情人趁机祭出玄丝,将盘髻女右手给缠住。盘髻女赶紧将残缺的秘笈衔在嘴里,左手作“接收”印结,收回剑后,一式“屏风壁影剑”,欲斩断玄丝,但玄丝韧性极强,斩不断,情急之下,左手印结转换,一式针对性更强,适合单手施展的绝招发出。

    “十八摩天子剑!”

    “叠剑式!”

    十七把幻虚子剑,相继归一,然后首尾虚连尽射而出,伴着一连串剑影和急促的破风声,直刺对方左胸而去。

    伤者的情人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然后喷出一口鲜血。

    “这是报先前那一耳光之仇,现在咱们扯平了。”盘髻女眼眸儿微瞪,足高气扬地道。

    “哈哈哈哈哈,扯平?你以为我魔蛛门弟子就这么不堪一击么?”

    面与数公里之外的奇石相向,命宫中轴线与奇石中垂线几乎完全重合,唐烧香陡然感觉臂力增大了太多,内劲充溢

    了太多,

    然后欺近又是一耳光,将其彻底打晕,接着,施展驭气飞行术,来回穿梭于天井四周的回廊撑柱之间,

    伤者的情人便突然抽出一根鞭子,朝着盘髻女劲甩而至,威芒一闪间,鞭子便缠住了盘髻女的腰肢.

    兀然身后响起一道急遽的破风声,盘髻女便觉,身后袭来一根软鞭,划着一道淡蓝色微光一闪而至,便缠住了她的腰肢,而后轻轻一拉,她那副柔曼轻灵的娇体,

    耳后响起一道尖锐的破风声,空中兀然划过一道淡蓝疾影,“啪啦”一声,被一道纤细的东西给缠住了,嘶厉着空气之声,令人骇然。

    然而此刻,盘髻女却是被唐烧香给抱住,二人一起施展驭气飞行术,从回廊飞去。

    同时间,盘髻女听得身后有人闷哼了一声,貌似被人攻击了。

    ……

    一切都已经结束。

    现场恢复了死一般的沉寂,沉寂的可怕,因为到处都是鲜血。现场十分惨烈。

    死者的小情人,方才回过神来。无助地瞅了一眼唐烧香和盘髻女后,便瘫坐在地上,双手趴在长椅上继续痛哭。

    三人均是愣了一下,面面相觑。怔立片刻后,盘髻女拾起地上的剑,来到死者情人跟前,问道:“你们是哪个门派的,到这里来干什么?”

    缄默半晌,女的摇了摇头,一边抽泣,一边细弱道:“我不是修士。他来自‘地火连天门附属直辖门派’。我们……只不过都很喜欢这里的环境。一次偶然的机会,便相互认识了。”

    闻言,盘髻女大惊,喃喃道,“这个附属门派,跟天孓宗一向不和,曾千方百计想将天孓宗挤出‘六大名门’,今日发生此事,必定会给两大门派造成相当大的负面影响。甚至,引发流血冲突。”

    “赶紧跟我见长老去!”盘髻女命令道。对方神色立刻慌乱,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祈求道,“求求你,别让任何人知道好么?”

    唐烧香和盘髻女双双大吃一惊,一时间都没了主意。

    “求求你们,只要你们不对任何人说,我什么都答应你们。”死者小情人干脆抱住了盘髻女的脚,声泪俱下祈求道。

    “这!发生这么大的事,现在不说,以后更麻烦。”盘髻女扳开对方紧抱的手,转身朝大门行去。

    “求求你,求求你们了!”女的又抱住了唐烧香的双腿。

    唐烧香无奈地摇了摇头,轻叹了口气,道:“偷情是要付出代价的,我也没办法!”

    见苦苦哀求无效,女的突然掏出一把匕首,比划着要自尽,但貌似缺乏勇气,犹豫一阵后,朝胸口戳去。

    唐烧香赶紧拉住她的手,尚未完全走出塔门的盘髻女,也半途折了回来。赶紧替她检查了一下伤势,发现伤得不深,赶紧运功替其止血。

    十来分钟后,女的醒来,开口第一句话便是祈求二人不可对外人说。

    盘髻女暗想,反正人又不是我杀的,就当什么都没看见。犹豫一番后,答应了对方的祈求。那女登时转忧为喜,抱着盘髻女的双腿痛哭一阵后,甚感难为情道:“我不会武功,麻烦你们帮个忙,将尸首取下,然后挖个坑埋了行么?”

    盘髻女惊愕失色,想拒绝对方的要求,却又担心她寻短见。左右为难一阵后,将包袱扔给了唐烧香:“你去,将他的尸首搬走埋了。”

    ……

    “不好,外面有人!”

    盘髻女暗呼一声不妙。

    此刻的盘髻女,在交代完毕后,冲天而上,宛如九天仙女般,迅速冲到了井口之上,落到了塔顶,四下望了一眼,没有发现有异常,又径直跳下。

    只见得,盘髻女那飘逸的娇躯,此刻以弧线轨迹,朝着四周有动响的方向,飘逸而去。

    没有发现有异常后,就又返身进了塔内。

    ……

    此刻,塔外,便是有几个人影从暗处冲了出来。

    这道这几个人影是谁?

    是一名手执扇子的女人——奇冰云。

    在她身边,跟着两名对其服服帖帖的穿着杂役袍服的某家店的店伙计。

    看上去,这店伙计是在指认着什么。

    其实,这个女人,身份很神秘,很神秘……

    因为她其实并非奇冰云,而是北荒冰凰族盟的前盟主之子——北方孓笑——假扮的。

    其目的,就是要寻找并接近唐烧香。

    挥手间,奇冰云身后的那名店伙计,均纷纷顿止。奇冰云连施小计,频频使出快疾如风的“幻踪迷影步”,累得他身后的那名店伙计筋疲力竭,气喘如牛。终于体力不支,一下子瘫倒在地,然后一边招唤奇冰云”等等”,一边倚靠在一颗花果树树干上——直瞪着奇冰云渐行渐远的背影——心下一阵怨骂:“这娘们儿太难搞!”

    他们的辱骂之词,传入七八百米开外的奇冰云耳朵。

    因为此刻,唐烧香为了转移尸体,已经施展暴步,朝着某个方向暴步而去了。

    这等速度,也只有奇冰云(北方孓笑)肉眼能够看清楚。

    奇冰云(北方孓笑)身形影移而去间,挥动着手中的流云冰寒扇,那扇子,由纯粹的寒冰白雪凝聚并化形而成,此刻一瞬,在扇面上,时而点点如尘,盈盈闪闪,迷迷漫漫,时而如尘如斯,袅袅如烟,若隐若现。还伴随有耀目的华光乍射,看上去十分奇幻。

    “唐烧香你这个王八蛋!!!你是不是一见到我,就要躲,就要跑?”奇冰云(北方孓笑)一边追,一边在心头大骂不止。很险然,他以为此刻运尸的唐烧香是有意在躲避自己。

    飞行间,便是进入了一个狭窄的断崖间,无意间瞥见到了盘髻女,此刻正在暗中监视着自己。

    奇冰云心头一凝,环顾了一眼四周,场地实在是太狭小,连拳脚都放不开,而且担心打草惊蛇,万一唐烧香跑了,又得有一通好找了。

    此刻的唐烧香,运尸途中,为了避免被人跟踪,途中转道,眨眼间便是闪到了塔顶上。

    自然,他偷偷打开了“传送经书”。

    矗立在高塔上,四下一望,嘴角浮出一抹喜色,稍加思量后,唐烧香便是转身朝塔顶边缘行去。其间,仿佛看到了什么,对,就是四处乱飞的盘髻女。

    唐烧香打定主意不再与怒气正盛的盘髻女纠缠。

    然而,就在这时,耳畔传来盘髻女的惊呼。

    回头一望,只见到,盘髻女当空大惊,掩着檀口,不禁微启:“你的实力……?”

    “有人跟来,若问咱们在此干啥,你说该如何回答,干啥呢?嘿嘿。”唐烧香硒笑道。

    “干你个头啊!”盘髻女恼羞成怒,不由分说,朝着唐烧香,再次发动了新一轮攻势。

    盘髻女身形一晃,娇躯之上,一道白芒隐现,由肉眼不可见的虚化状态,转为夺人眼目的实形,并朝着唐烧香影移而去……

    同时间,盘髻女也冲了过去,速度之快,连得抹在裸露肌体表层的护肤粉,都脱落了下来。

    落在脸上,那种味道,那种感觉——虽说触感轻微——微妙而令人陶醉,瞬间,唐烧香不知所措。

    “如果感觉没把握的话,还是算了吧!”

    盘髻女鄙视道。

    “什么没把握?”唐烧香故作惊讶道。(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