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9章 幻觉

    “没把握接得了我的剑招啊!”盘髻女道,“都说你的实力不错,可是,从结果来看,从实战表现来看,你的身手,根本挡不了我的剑招。”

    盘髻女所说的剑招,自然就是指“十八摩天子剑”。

    “嗯,你的十八摩天子剑确实厉害得很。我甘拜下风,不过,此一时彼一时,今天我甘拜下风,或许到了明天,也就是我想出破解的办法后,你那剑法,对我就失去威慑力了。”唐烧香道。

    其实,他也知道,盘髻女说话时,有个故意卷舌头的动作,这让得她的发音——剑招命令——听起来含糊不清,从而落入她的陷阱。

    “好了,我就等着那一天。不过,你别忘了,我的剑招是可以衍化的,可以升级的。”盘髻女道。

    “当然知道了。哦,对了,你有没有发现周围有些不对劲啊,我怎么觉得浑身有一股阴冷的感觉啊?”唐烧香目光四下扫视了一番,道。

    “这个我早就知道了,但他们好像不是针对我们而来,我的意思是说,他们好像并没有什么恶意。”盘髻女道。

    “或许是吧。但愿不要遇到小冤家。”此刻的唐烧香,修为在暗中提升的过程中,其实已经有了一种预感。

    这种预感,如果换做普通人,只是一个虚幻的东西。

    可是,对于他这样修为等级的人来说,已经有了几分实在了。

    “哦,对了,你看到塔内那个玉石雕了吧?”盘髻女突然提醒道。

    “嗯。”唐烧香随意地应了一声。

    “我听说,那个玉石雕,常对路过的小姐姐小妹妹们笑呢,呵呵。”盘髻女道。

    “雕刻的不是一个女性么?”唐烧香惊惑道,不知道盘髻女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女人就不能对女人笑么?呵呵呵。男人也是一样啊,呵呵呵。”盘髻女意思含蓄道。

    很显然,她已经预感到了什么。

    男人对男人有那种意思,就说明这男人……

    其实,盘髻女早已预料到暗中窥视他们的人是谁了,这么远的一颗星辰上,谁有这么大的本事?

    除了北荒冰凰族盟前盟主的儿子北方孓笑之外,谁还能轻而易举地从一颗星辰上,来到另一颗星辰上啊!

    即便不是借助传送经书,就是借助太古悬浮艨艟,也是同样可以抵达的啊,只不过时间耗费的长了点。

    “从前,有个‘小妹妹’,常常在一个叫做唐烧香的男人睡觉时,说要陪伴他,然而,待他睡去时,却又要时而吵醒他,呵呵。这个小妹妹。还真有意思,可不可以将你那个小妹妹,介绍给我认识认识啊?”盘髻女道。

    说话间,眼眸朝着附近一瞥,看到了一个俏美的脸蛋。正是奇冰云(北方孓笑)不假。

    “走吧,咱们进塔去吧!”说话间,盘髻女便是施展驭气飞行术。拉着唐烧香的手,朝着塔内飞去。

    而那个俏美的女人,也就是北方(荒)孓笑假扮的女人,也跟了进去。

    都是施展驭气飞行术,十分曼妙,还发出丝带的破风声响。

    “咦——!他们人呢?”来到塔内,目光在四周扫视了一眼,奇冰云(北方孓笑)紧握着折扇,疑惑道。

    然而,就在这时,那个石雕石膏,突然飞来,一脚踹向奇冰云而去。

    而这一切发生的同时,盘髻女十指竟然在暗暗掐动着法决

    奇冰云怒了,他是要找狂龙,不是要跟盘髻女过不去,挥扇间,扫出一道威光,朝着暗处的盘髻女劈去。

    盘髻女身形瞬即避闪,避开了威光。

    其实,这座木塔,有些神奇。

    别看内部是漆黑一片。但是,在盘髻女的法决下。随时会变成骤亮一片,总之,一切都有可能,很多玄妙的东西,都被事先“打包”在这个木塔内了。

    指掐印结间,石雕动了,悄悄化作女子,在随着唐烧香从一个塔转移到另一个塔的时候,可以在外界小呆片刻,但只能在外面待一个小时左右。

    因为那些玄妙的东西,都藏在塔内。

    塔外不支持。

    就在唐烧香放眼而望的霎那,以及跟在它身后的北方孓笑转身的霎那,这石雕,便再次化作石膏像,落到了天井中。

    此刻,留在奇冰云(北方孓笑)和唐烧香视野内的,只是夜幕下一道白光的记忆。

    此刻的唐烧香,似乎看出了什么,那就是身边的盘髻女,似乎还懂得一些玄乎的神通,竟然能够让得石雕“复活”。

    同时,他发觉石雕女是否有意隐瞒着什么,无论唐烧香如何问她,她就是不肯说。

    “你还记得你那个叫做狂龙的朋友吧?”盘髻女道。

    “嗯。”

    盘髻女欲言又止,因为她发觉狂龙跟唐烧香二人间,似乎有些某种联系。

    唐烧香知道,自己化身狂龙时,曾经答应带她回到租借,前往更加东部的莽荒大陆去修行,也就是到第四修真界去修行,但现在看来,要食言了。

    盘髻女指掐印结间,霍地一下,竟然在唐烧香背对着她的霎那,转身化作了石雕。

    唐烧香转身一瞧,顿时大吃一惊。

    这时,从石雕口内,吹出一缕真气:“大黑山南麓天泉池北岸的那块奇石,你还记得吧?”

    从盘髻女化作的石雕中,传出幽幽的声音。

    唐烧香迎面感触到一股清冷的凉风,瞬间仿佛待他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

    经历了很多事情。

    对,这些事情,都是他曾经在奇石内经历过的。

    一瞬间,仿佛经历了数年之久,交往的空白,就这么神奇的弥补上了。

    此刻的唐烧香,发现,自己悄悄喜欢上石雕女了。

    自从唐烧香喜欢上石雕化作的女子后,有着狂龙身相的唐烧香,也对其它女人冷淡了许多,包括那个曾经由嫦厢月扮作的叫做烈凤的女子,在心头也冷淡了许多,在这短暂的时间内,他仿佛看到,经历了太多,他看到嫦厢月(烈凤)发狂了,跟他翻脸了。

    幻觉,幻觉!

    “啊——!”唐烧香猛地清醒了一些。

    心不在焉地盘髻女,看着唐烧香,眼神中有着一丝魅惑。

    你只是一块石头,咱们没无可能,此刻的唐烧香,说话间,带有一股蠢蠢欲动的躁迫感。

    天色微微有些黯淡,倒春微寒的气流,乖张而冷冽,唿儿一声,便卷起地上的红花绿叶飞扬而起。

    一片云白的大陆,在星光的映耀下,所有一切朦胧的,都隐隐约约可见,但看得不够真实。

    百米外,奇冰云(北方孓笑)步伐稍快,为了尽量避开店伙计的打搅,此刻的奇冰云神闲气定,轻摇折扇神闲气定而行,颇有一番复古儒生气质。

    素白纱袍三成透明,让得身后跟来之人,暗暗咽着唾沫。

    “你的房子早被他们拆了,还能去哪儿!”盘髻女幽幽地道。此刻的唐烧香,思维有些模糊。

    ……

    此刻的唐烧香,一边回答盘髻女的话,一边把痴呆的目光,看向远方。

    见到,一名店伙计,来到一口帮池塘旁,他身前的一个白衣女人,叫他帮忙采莲花,那店伙计,脚踏枝叶而去,踏了个空,落水,最后,被鱼给吃了。

    “呵呵。”

    随后,他听到,又有一名店伙计,对着那白衣女子,说着很多话。

    虽说,那白衣女人,没少听到过男人千篇一律且别有用心的谀美之词,但在这种风口浪尖的时刻,听到如此特别且令她受用的话,还是她有史以来有头一遭。

    这白衣女的心理活动,唐烧香也感触的到。

    店伙计见奇冰云走了,也一直跟着,幽魂一般……

    只是,无论其他人怎么问,奇冰云究竟是不是北方孓笑,这店老板,始终三缄其口,想必这背后还有某个隐情。店伙计对梦幻中,唐烧香的问话,也是隐约其词。

    “隐情?”奇冰云眼眸微不可查地瞪了一下,而后,“你是说……,你听说过狂龙的踪影么?”

    “应该有所耳闻吧?”店伙计微微正了正色,闪烁其词道,“知道北方孓笑跟他,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知道,那又怎样?”奇冰云沉声正色道,“狂龙跟我……”

    “其实,我知道,那都是他自讨的。我店老板,不是个东西,仗着自己是十二派盟一名远亲,对进店消费的姑娘,常常动手动脚,但为了不影响体面,希望冰云姑娘……

    这么个大美人,天下哪个男人见了敢说不动心,一时冲动冒犯了姑娘,被姑娘教训一下也是应该的。”店伙计隐晦其词道。

    幻觉游历——

    洞内:

    洞**的篝火已灭,里面黑布隆冬一片。庞大的兽躯频频遮挡住从洞外投射进来的微光。

    莽兽来到蔓藤前,没有立刻吞吃奇香四溢的果子,而是警惕地朝四周瞅了又瞅。然后将目光投向遮挡在唐烧香跟前的那一大片嫩叶上。同时细细地探听前方的动静,它闻到了一股紧张的气息正从树叶后侧弥漫开来。警觉的猛兽立刻变得凶悍起来,呲牙咧齿,利爪寒光流转,喉结里发出低沉的咆哮,虎视眈眈严阵以待,只要从蔓藤枝叶后面发出一丝动响,它就会毫不犹豫地扑上去将其撕成碎片。

    窣窣!从蔓藤枝叶后面果真传来细微声响,细得肉耳难辨,但对于听觉异常灵敏的莽兽来说,则是不值一提。瞬息间,它的脑海里闪过一抹私念:绝不允许任何人跟它分享这根蔓儿上的增气果。

    莽兽受惊,往后暴走几步,即刻便又掉转身来,并朝着目标方向猛扑过去,不过,不是一直从蔓藤枝叶所对应的正面,而是突地绕道往蔓藤枝叶后方奔袭而去。

    不凑巧,恰在莽兽绕道转向蔓藤枝叶后方的片息间,一只拳头从枝叶后方猛地轰出,原本目标直指从正面扑来的莽兽,却是预判有误,扑了个空。

    “糟糕!打偏了!”唐烧香暗呼不妙,他可不希望跟畜生斗勇斗狠,赢了还好,若是输了,就得不偿失了。

    可那不知天高地厚的畜生,已经冲到了蔓藤枝叶后方,迅即,便有一个人从枝叶后方惊跑了出来,继而朝着洞口方向径直奔逃而去。

    莽兽追得甚紧,四肢发达,奔跑力量惊人。由于地面并不很平坦,光线又太昏暗,地面又有些湿滑,慌乱之下,唐烧香不慎被石头绊倒,那莽兽便咆哮着朝他猛扑上去。

    生死只在一瞬间,唐烧香迅疾地转过身来,却是见得那大虫的两只利爪,已经朝着他的胸口猛刺而下,同时闻得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兽咆,那气势,有如泰山压顶,撼天震地,令人不寒而栗。

    眼瞳骤然一缩,惶骇间,唐烧香脚下猛地一蹬,随着一声爆响,真气在脚掌与一块突起的石头之间爆裂,躯身几乎是贴着地面朝着洞口方向疾滑而去。

    莽兽扑了个空,但很快调整状态,并以极快的速度朝着唐烧香咆哮而去。此刻,唐烧香刚从地面翻腾而起,

    仓猝间,爆发出七成真力并暴步冲上了光溜溜的洞壁,并保持一种静止悬空状态。

    莽兽扑得太急,待得紧急调转身来,并从一侧扑向另一侧,唐烧香便将真气猛地往脚下一压,同时朝飞扑上来的莽兽面门猛地一踏,“轰”的一声,那莽兽便失去平衡仰翻倒地。

    待得莽兽从短暂的眩晕中醒过神来,却是发现猎物正在“盗食”蔓藤上结下的增气果,

    吼!莽兽剧烈咆怒一声,凶戾的眸光中,有着一道锋锐的寒芒横向拂扫而过:绝不允许任何人跟它分享这根藤儿上的增气果。

    莽兽再次凝聚浑身真力于四爪之下,然后施展它那爬行界独有的无名功法,朝着唐烧香奔袭而去。

    唐烧香吞了大概六七颗增气果,便感觉浑身真气爆满。而且,已经被吞食的增气果还在继续分解,增气的效果会有一定时间的滞后。

    随着莽兽的迅速逼近,唐烧香体内的真气也迅猛地达到了不得不“吐”的极致,以致他的脸庞出现了明显的浮凸,乃至龙彣的整体色调也变得灼亮起来。

    随着莽兽的迅速逼近,唐烧香体内的真气也迅猛地达到了不得不“吐”的极致,以致他的脸庞出现了明显的浮凸,乃至龙彣的整体色调也变得灼亮起来。(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