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1章 切割式绞绞杀腿

    【本人新书《万古魂帝》笔名:摩咤。网站:创—世—中—文—网。目前字数:90万字。欢迎投票支持收藏,谢谢~】

    但这对唐烧香并不能构成威胁。

    唐烧香见到飞旋而来的长棍,立刻便是向后几个闪电式后空翻,嚯嚯嚯三下,便是向后翻出了数百米远。

    那飞旋的长棍,在十名白衣人的心念操控之下,穷追不舍,持续高速的旋动,发出呜呜怪啸之声。

    唐烧香见状,继续后撤,他知道对方的长棍是劈不断的,只有寻找突破口,

    等待这十名白衣人耗尽真气。

    终于等来了这一刻。十名白衣人耗费了大量真气,也没能抓到唐烧香,有些支撑不住了。

    终于,一名白衣人率先退了出来,他的真气也不足以让长棍继续保持高度实质化的状态。

    唐烧香见有白衣人冲了出来,就知道机会来了,立刻便是假装撤走,这名白衣人果真上当,立刻便是追杀了上来。

    就在双方追杀到一个偏僻的角落时,唐烧香突然停止了逃遁的步伐,转而冲向白衣人。

    白衣人此刻面色一变。

    唐烧香冲到白衣人跟前时,猛地便是施展八极崩。

    白衣人骇然失色,立刻转身。

    唐烧香空翻而起,凌空飞滚而下,落在白衣人跟前的霎那,翻身一脚,迅变巨大的脚掌瞬间笼罩白衣人的视野。

    白衣人骇然失色,转身就逃。

    唐烧香身形一闪,再次闪到白衣人跟前,猛地翻身一脚,盖向白衣人的面部。

    嘭的一声。

    伴着一声闷响,白衣人被重重踹了一脚。

    白衣人身形倒飞而去,却是被当空一脚截住。

    然后像是踢皮球一般,反踢了回去。

    嘭的一声。

    被踢回来的白衣人,迎面撞上一棵树,便是再度反弹回来。

    唐烧香如法炮制,翻身就是一脚,盖在白衣人的脸上。

    嘭的一声。

    当即在白衣人脸上盖了一个大脚印,连得面部肌肉都深陷了下去。

    白衣人顿时便是失去了知觉,再次向后倒飞而去。

    唐烧香暴冲向这名白衣人,身形如风席卷而去,绕到了白衣人身后。

    已经被打懵的白衣人转身便欲逃遁而去,唐烧香翻身一脚,迅猛踹出的脚掌边缘,吞吐出了一层火焰,盖向白衣人的脸面而来。

    白衣人眼瞳骤然一缩,盖来的脚掌,迅变巨大笼罩他的视野。

    随即听到嘭的一声响,白衣人整个人再次被一股巨大的冲撞力,撞得倒飞而去。

    然而,唐烧香并没有就此罢手,他知道,这白衣人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这一脚给对方造成的伤害,远远不足以将对方致死。

    所以,唐烧香立刻崩出一个身相,绕道而行,绕到了白衣人的身后。

    就在这名白衣人转身的霎那,一只大脚,裹着一层焰火,笼罩视野而来。

    嘭!

    白衣人顿时有一种碰壁的感觉,而且是以极快的速度,迎面撞上一块坚固的石块。

    强大的反冲力,作用在他的脸面上,冲得他向后接连翻滚而去。

    这名白衣人落地,接连向后趔趄了几步。

    唐烧香崩出的第二道身相,再次闪到了白衣人跟前,翻身一脚,朝着白衣人的面部迎面盖去。

    白衣人本能地退闪一步,转身暴走。

    然而,就在他转身暴走的霎那,却是发现,早已有个人等着他了,这人便是唐烧香,就在白衣人转身的霎那,他便是出脚了,白衣人几乎是迎面碰撞在了唐烧香的脚掌上。

    这一脚,将得白衣人踹得向后飞滚而去。

    白衣人顿时七窍流血,但还是没死,落地便是咤喝一声,身形如箭,影冲而来。

    尖锐的破风声响,听得人毛骨悚然。

    唐烧香此刻身形一闪,顺势滚翻,如同一根自旋的柱木,发出呜呜怪啸。

    白衣人扑了个空,转身打算发动第二轮攻势。

    此刻的唐烧香,身形如梭,箭冲而至。

    在白衣人跟前两三丈处,暴步一跃,飞冲直上。

    在白衣人头顶上方,双腿打开一阵绞杀。

    稀里哗啦!

    将得白衣人绞杀得头破血流。

    就在白衣人接连趔趄,将近仰面栽倒时,唐烧香跃身而起,身在半空,迅速逼近对方。

    此刻的他,笔直的身形,横卧于空,极速旋动。以碾压之势,冲撞向白衣人而去。

    逼近白衣人时,双腿打开,随着旋动的身形,朝着白衣人绞杀而去。

    白衣人趔趄的身形,尚未恢复平衡,下一刻,眼瞳骤然一缩。

    唐烧香身形如同一根高速自旋的柱木一般,闯入了他的视野。

    旋动的身形,绞杀的双腿,以极大的破坏力,碾压向白衣人而去。

    稀里哗啦!

    就像是切西瓜一般,白衣人的面部,被唐烧香绞杀的双腿,扫得血肉模糊,整个人也是失去了大半意识。

    白衣人仍然还没死,但已经面目全非了。

    但就在此刻,在唐烧香身后,响起了一阵急促的破风声响。

    唐烧香转身的霎那,面色一变。

    想不到身后居然有一名白衣人正偷袭而来,而且使出了唐烧香刚才施展的招式。

    只见他,时而一个仰躺式侧翻,仰躺的身形,不断翻转,刚一接近唐烧香,便打开了双腿,一阵狂暴绞杀,迅猛凌厉。

    唐烧香急忙后退几步,侥幸地避开了白衣人的攻势。

    白衣人在不断后退的唐烧香跟前落下,但刚一落地,再次一记仰躺式扫旋腿,双腿不旋扫而出。

    一道道芒刃流转而出,蕴含着凝成实质的气势,上下轻微晃荡,一种沉甸甸的感觉。

    白衣人的扫旋腿,并没有绞杀在唐烧香的身上。

    唐烧香向后一个暴步,便是避开了。

    就在白衣人落地时,唐烧香便是停止了后撤,忽而打开双腿,宛如一截自旋的柱木,双腿打开一阵绞杀。

    稀里哗啦!

    迅猛宛如一个双叶螺旋桨,绞杀向白衣人而去。

    白衣人面色一变,唐烧香的绞杀腿,速度明显快于白衣人的,接连绞杀如同刀芒旋动。

    稀里哗啦!

    当唐烧香的绞杀腿,绞杀在白衣人脸上时,当即将得对方绞杀的失去了东南西北。

    就在这时,随着白衣人老大一声令下,又一名白衣人手持利刃,三步并作两步,朝着唐烧香冲了过来。

    冲到距离唐烧香不远时,一个箭步,斜刺里一冲而上,双腿绞杀出一道车轮形芒刃,劈向唐烧香而来。

    唐烧香且战且退,最后便是倒冲而去,双臂如同雄鹰展翅般,背对后方倒冲而去。

    此时此刻,白衣人绞杀的双腿,已经绞杀出了一道道环形光刃,十分凌厉和犀利。

    唐烧香由于回避应付及时,没有受伤。

    白衣人此刻直接便是加快了攻击速度,双腿不断绞杀,身形不断旋转,那绞杀而出的腿芒,绽放出一轮轮犀利的光刃,十分的锋利,如同一把圆月弯刀,当空飞旋。

    唐烧香没有选择直接硬碰,而是再次速速撤离。

    那白衣人也是追得很近,不断落地,不断飞冲,每次飞冲到空中时,即便只是短短一个呼吸时间,都会施展出引以自豪的腿法。

    那不断绞杀的双腿,随着身形的旋动,当空划出一轮环形光刃,如同一个高速旋动的车轮,碾压向唐烧香而来。

    唐烧香每每见到白衣人施展出这一招,也是由衷地赞叹。

    虽说二人都会,但白衣人确实已经将这一招,发挥得淋漓尽致,技艺掌握得炉火纯青。

    唐烧香在不断撤退期间,发现白衣人老大及其他白衣人,包括那些精灵人,都已经消失在了视野尽头,觉得机会来了。

    立刻便是在倒冲且撞上一座山崖后的霎那,掉头冲向白衣人而来。

    白衣人那不断随着身形旋斩的双腿,一下子冲过了头,撞上了悬崖峭壁。

    双腿吃痛,白衣人疼得表情一阵抽搐。

    就在他转身回望,打算再次追杀唐烧香而去时,只见到视野尽头的虚空,视野中心出现一个光点,那光点迅变巨大,瞬间笼罩白衣人的视野。

    视野被笼罩的霎那,他感觉自己面部遭到了千钧击打之力,脑海里还能回想最后一刻那迅变巨大的光点的形状,是一只拳头。

    这拳头如同一把大锤,重重地轰在了他的面部上。

    嘭的一声。

    白衣人被轰得倒飞而去。

    此刻的唐烧香也是趁机追杀而上,一个暴步冲到倒飞而去的白衣人跟前。

    白衣人此刻面色一变,虽说恢复了部分意识,但仍然失去了反抗力。

    唐烧香飞空而上,冲到倒飞而去的白衣人跟前,一跃而起。

    半空,身形左倾,横躺而下,滚动而去间,双腿叉开一阵绞杀。

    稀里哗啦!

    双腿绞杀而出一轮犀利光刃,如明月当空,煞白而犀利。

    白衣人此刻陷入彻底绝望,没想到唐烧香的腿法不在自己之下。

    作为靠这个功夫起家的白衣人,面部被抹了几下后,居然避开了唐烧香的这一招。

    只见到,这白衣人身形后倾,斜刺里暴冲上天。

    脱离与唐烧香短兵相接的状态后,再度飞扑而来。

    一个暴冲,斜刺里飞冲而上,接近唐烧香且双方相距不足一丈时,白衣人左右横躺的身形,旋动起来,双腿顺势打开,绞杀出一道道圆月形光刃。

    “不错,不错!”

    见此一幕,唐烧香不禁暗暗感慨。

    接连后退,背部终于撞上了某物。

    唐烧香被反弹了回来,眼看要被近在咫尺的白衣人绞杀在双腿之下。

    机智的他,立刻双膝一弯,仰躺而下,白衣人绞杀而出的双腿,虽是划过了一道道环形光刃,却是此刻并未凝成实质。

    白衣人绞杀出的环形腿芒,从唐烧香面部上方,呼啸而过。

    就这么,唐烧香算是侥幸地避开了白衣人的腿芒。

    二人此刻都是倔强的杠上了。具有相同武技的人,碰到一起,就会不由自主地拿同一套武技来对决,以便证实自己的实力。

    此刻的唐烧香,化解一劫的霎那,转身反扑而来。

    暴冲飞空,身形左右一躺,朝着白衣人迅猛滚动而去间,以碾压之势,呼啸而去。

    却是在滚动到白衣人头顶上方时,叉开双腿,一阵绞杀。

    稀里哗啦!

    一道道犀利的腿芒在白衣人头顶上空绽放,凝成实质的腿芒,如同一个个盘状刀刃,十分犀利。

    白衣人此刻面色一骇。

    接连趔趄了几步,一脚踏空,踩进了一个水坑内,因祸得福,避开了这一劫。

    如此一来,唐烧香也算是扑了个空。

    白衣人趁势反扑而来。

    飞冲而起,左右一躺,双腿劈叉成一,随着身形的旋动,劲猛绞杀而去。

    稀里哗啦!

    伴着犀利的破风声响,白衣人绞杀的双腿,已经逼至唐烧香跟前不远。

    白衣人那呈一字形劈开的双腿,如同两把对接在一起的刀刃,旋斩而出,凌厉非常。

    唐烧香侧身一个暴步,身形化作一梭箭光,倏地一下,直冲天霄而去。

    唐烧香总算是在最后一刻,避开了白衣人的攻势。

    落地后,朝着白衣人方向,跑动了几下,带着惯性力跃身而起飞冲向白衣人而去。

    冲到对方视野上方不远时,身形如横木一躺,如同横在白衣人视野上方的一根横木,双腿随身旋动开来,一阵绞杀。

    稀里哗啦!

    白衣人也是识时务,立刻便是暴冲上天,勉强化解了这一劫,落到唐烧香身后后,拼劲最后一丝力气,小跑着冲向唐烧香,忽而飞冲而去,横躺于空,如同一截木头,遮挡了唐烧香的两只眼睛。

    唐烧香自然明白白衣人这一招意欲何为。

    但他发现,白衣人已经成了强虏之末,体能不支了所以立刻便是硬碰硬,不仅没有退缩,反而迎面小跑而起,轻盈的身形,飞冲而上,左右一躺,双腿随旋动的身形,旋动而开,旋出的犀利腿芒,锋刃一侧,正对白衣人。

    稀里哗啦!

    两道腿芒对冲绞杀在一切,爆发出一连串爆炸声响。

    当这个回合结束后,白衣人趔趄倒地,不一会儿便是捂住胸口喷出了一口鲜血。

    更让他骇然的在后面,唐烧香左右横躺的身形,双腿打开持续绞杀。

    道道实心环状飞刃,对着面部切割而来。

    这一次,白衣人除了逃遁便是逃遁。连得对抗的余力都没有了。

    然而,就在这名白衣人退怯时,一名白衣人出现在他身后,支援而来,也是看到唐烧香体能必然已经大幅度消耗的机会,冲杀而来。

    此时刻,唐烧香也是面色一变。

    视野尽头,左右横躺于空的白衣人身形,高速滚动,碾压而来,双腿打开一阵绞杀,如同两片相互对接的刀片,高速旋动间,发出稀里哗啦的破风声响。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