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快见你丈母娘

    “这是在哪儿,周围为什么这么黑暗?”唐烧香内心惶恐不安道。“莫非,已经抵达阴曹地府了?”

    两只眼珠子在黑暗之中骨碌碌地搜寻着,这时,一缕光线从黑暗一隅投洒进来,光源处好似有一个小孔,顺着小孔往外一瞧,顿时精光爆射。

    眼前有一个深潭,深潭里有两名女子,身着一袭如云轻纱在水面潜泳着,香臀时而浮出水面,时而没入其中,待从水下突然立起身来,满头秀发往后猛地一甩,春光乍泄,两颗丰硕的果子仿佛就要滚落到怀里来了……

    再观察周围的景象,感觉十分的陌生。

    “莫非,自己穿越了?”

    唐烧香惶恐地回忆着事发之前的经过,自己跟朋友一块儿爬“佛指”山,结果,一不小心,被断裂的“佛指”压在了山柱下。而且,整个身子都被压在了石柱下。

    “奶奶的!我只不过是在山下撒了泡尿,犯得着让我轮回一次吗?!”

    经过长达数个小时的观察和推断,唐烧香终于得出了令他感到惶恐不安的结论,自己确实穿越了,不过,不是穿越到某个人的躯体内,而是穿越到了一块石头里面。

    “完了,完了,自己怎么这么倒霉,人家穿越到人身上,而自己,居然穿越进了一块石头里面!”

    惶惶间,几缕不同颜色的微光从黑暗一隅闪将进来,直接钻入了唐烧香的躯体之中。

    身子好像能够完全自由活动了,于是,尝试着往后退了退。“出来了,终于出来了!”果真是穿越到了一块石头里面,唐烧香的神色比看到美女露天沐浴还惊讶。身子再往前移了移,居然又隐入了石头里面,“嘿嘿!”

    身子再往后退了退,又从石头里钻了出来。“嘿嘿嘿嘿!”

    “莫非,自己吸收了天地精气,日月光华,具有大闹天宫的本事了?”唐烧香嘿嘿笑着伸出一根指头,尝试着朝身边的一块小石头一指,“变!”啥反应都没有,“变!”还是没有,“再变!”……

    “再变你个头啊!!!”光腚被人狠踹了一脚,耳朵被人直接拧了起来,“这么大了,光着屁股闯入天泉池偷看师妹洗澡,我看你这下死定了,赶紧随我见师傅去!”

    唐烧香尚未回过神来,耳朵便是被拧起,朝着七八公里外飘飞而去,途中,一袭长袍、一顶玄黑武生帽和一根裤头自下界飘飞了上来,唐烧香将其一把抓住,然后仓惶地套在了身上。

    这时,唐烧香方才惊讶的发现,这个世界简直充满了灵幻色彩,绛雾氤氲,云蒸霞蔚,灵禽遨游,佳木葱茏,花雨飘落,翠绿莹莹,天地山河之色交相辉映,更有亭宇香榭,高台楼阁,流泉飞瀑和藕池莲塘点缀其间,双眸所及一片锦绣。

    【河谷桥东·租界】

    唐烧香被带到一个叫灵泉宫的地方,青砖翠石,碧瓦琉璃,感觉像是到了真人版网游世界一般。再扭头一看拧他耳朵之人,霎时暗叹:惊为天人!

    远远的便闻到一股奇香,沁人心脾,令人精神倍爽。

    灵泉宫是一个很大的地方,里面包含很多殿宇。

    绕了很大一个圈子,最终来到一个叫“落雨亭”的深院,见到一名精神矍铄,白须飞扬的老者,其身侧站着一名表情阴冷,目光凶戾的少年,见到唐烧香的霎那,浑身一震,仿佛见到诈尸了一般。

    对晚辈间的事,老者似乎漠不关心也毫不知情,脑海里只装有“炼丹”二字。老者双目微闭,手里拿着一把扇子正对着鼎炉的鼓风口轻轻地摇动着,听到一声娇喊后,微微转过身来,问道:“究竟又发生了什么事?”

    “三长老,唐烧香这么大了,居然偷看……偷摘了师弟院里的果子!”言毕,拧他耳朵之人,便是自个抿嘴一笑,本想道出真相,却是羞于启口。

    老者用鼻子威胁似地低哼了一下,目光扫向唐烧香,静待他的解释。

    唐烧香早已吓得不知所措,根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自己突然之间便从一个世界来到了另一个世界,更不知道另一个世界还有一个跟自己同名同姓的人,但不知模样是否也是一样。

    老者愤然地将扇子一丢,瞪着唐烧香,冷脸训斥一番后,目光转向他的侧后。

    记忆尚未恢复,唐烧香大感困惑。冷不防,脚背被一只绣花脚狠跺了一下,并听得她一声威吓:“自甘堕落,龌龊无耻,对你失望至极,这次,非得将你打得醒悟为止!”

    听到斥骂,老者眉头一扬,望着唐烧香侧后方向,道:“侄女儿啊,你娘已经晋升斗院储备长老,即将前往修真界大唐东游门进修。今夜子时启程,趁此空隙,多陪陪她,快去!”

    少女大喜而去。

    唐烧香暗自庆幸,最后还不忘朝她诱人的背影剐一眼,见她腰臀抖耸地走了。

    老者板起一张老脸,冲着唐烧香瞪着眼,呵斥道:“‘实战观摩与题名盛典’近在眉睫,不好好修炼跑哪去了?”

    怔了怔,唐烧香目光迅即从视野转角处收回,混乱的记忆让得他抓狂,甚至不知宿主是怎么死的。冥思间,老者话语中包含的信息,让得他灵光一闪,眼前一亮,讪讪道:“天泉池,呃……本欲趁着典藏楼开禁,借阅一本功法。”

    老者一脸错愕,盯着唐烧香审视了好一会儿,忽然,耳畔传来“呼”的一声,一簇火苗自通火口喷出,险些烤焦了他那蓄了大半辈子的长眉。老者当即脸色一阴,沉冷道:“凡俗界人族,只能进一号典藏楼!”

    只有二三号典藏楼,才珍藏有中高等功法。

    凡俗界人族…?唐烧香愣了好半晌,脑海里方才闪过一道模糊的概念:这个大陆,有着森严的人族等级制度,低贱的出生,意味着鲜有机会接触到上等功法……

    唐烧香尴尬地看了看胸口的人族标识,又抬头看了看老者身侧的少年,见其嘴角掀起的那抹冷嘲与歧视,心头慨叹:人族与人族之间的差距,大抵如此!

    整理了一番零乱的记忆后,唐烧香缓缓吐出一口浊气,纳头咳叹着,大步离去。

    不料,一道巨大的黑影突地横在门前,吓得他接连几个趔趄,身子仰翻倒地,看时,一只巨大的乌龟横在门前。

    待得缓过神来,唐烧香顿感颜面无存,涨红着脸爬将而起,将帽子朝对方脑袋一扣,叱骂道:“你个蠢王八,下次能不能别站着来啊?!”

    …………

    落雨亭外。

    唐烧香一边忐忑不安地在附近徘徊,一边竭力回想着这幅躯体生前的一些记忆,但脑海混乱的像一团糨糊,浑浑噩噩,毫无头绪。

    唐烧香苦笑着摇了摇头,脑海里抹不去的是那一道令他馋涎欲滴的背影,暗叹:走路的姿势真迷人!

    当时,还无意间窥见了她胸口处的图案,是一只喷吐劲雾的凤首,显然,最惹人注目的,乃是那占据区域八成面积的劲雾中的七颗凤珠,跟龙珠一模一样,第一颗也凸显了出来,并绽射出四道毫芒。

    再联想到先前那少年,其左胸衣面上的实力标识,是一只苍劲的龙枭,第一颗也凸显了出来,并绽射出六道毫芒。

    气化形,六阶!

    下意识的用指尖挑起左胸衣面一瞅,唐烧香怔愣了一下,居然是朦胧的灰色。

    ……

    获得保举题名的最低基础级修为要求:气化形七阶!

    修炼体系:驭气,临空,凡天,道天,灭天,乘天。

    ……

    一晃便是到了深夜,斗大的轮月出没,月光泄泻而下,照射在南北两座成掎角之势的山峰(祭月峰)之间,顿时,东方天际迷雾深处,一座孤峰耸出了尖尖角,如仙山楼阁,迷幻山庄一般。唐烧香浑身一个激灵,暗呼:天幕传送阵即将开启,通往修真界大唐东游门。

    所谓的仙山楼阁,正是大唐东游门第五界域分门,位于山区。它与大唐东游门直系斗院相隔十万八千里。此刻,传送阵西侧聚满了人,来自各门各派或旗下修炼院,欢送新一批进修弟子入关。

    “烧香,你丈母娘即将出关呢,还不过去送送,呵呵呵呵。”两名手挽手的闺密,朝着独自发呆的唐烧香嘲讽道。其中一位唐烧香认得,就是在水潭边洗澡的那位,此刻正恶狠狠地瞪着他。

    “丈母娘,啥意思?”唐烧香浑身蓦地一震,迷惑间朝着天幕传送阵方向行去。挤到人流中心,不经意间,眼瞳内闯入令他百感交集的一幕,竟是三长老侄女那“惊鸿”一瞥,与其正热切相拥的是一名美妇,想必是她娘,据说已经晋升斗院储备长老,即将前往修真界的大唐东游门进修。

    望着三长老的侄女,唐烧香心头嘀咕道:难不成,她就是我媳妇儿?

    霎那间,唐烧香直觉体液沸腾,热流暗涌,却是紧接着,由激动变为失望,——被她恶狠狠地瞪了一眼。

    “过来吧~,烧香……”其身侧的美妇,此时刻,姿色迷人、笑容温和、声质温软的,朝着发怔的唐烧香,挥动着那只柔若无骨的手。

    唐烧香直觉脚下踩着一团浮云,朝着“丈母娘”方向一路“飘”了过去。

    “娘,不要再理他,他这种人不可理喻,四个词来形容——卑不足道、百无一是、品行败坏,思想龌龊,简直跟……禽兽别无两样!”最后一句,骂得唐烧香顶上的帽子一挺,表情呆滞,直愣愣地站着,木头人一般。周遭人纷纷避走,仿佛闻见臭屁了一般。

    随着轮月的移动,祭月峰上的两个巨大日晷阴影逐渐趋缩为一个圆点,最后一秒,日晷陡然朝天喷射出两束“月辉”,传送阵开启。与欢送弟子和女儿挥别,美妇化作一道流光,头也不回地朝着传送阵东侧飞掠而去。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