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切莫闲缘到了

    “嚯~”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唐烧香体验到了一种二次重生般的感觉,畅快淋漓,十分奇妙。

    回想先前那极度香艳与惊魂的一幕,唐烧香恍然意识到,其实那并非女子的真正胴体,而是先中了符光,眼前出现了类似幻觉的影动。

    怀着一抹遗憾,唐烧香紧紧闭上眼睛,竭力回想着,宿主生前的一切。

    前身的记忆告诉他,未来的目标,是拜入大唐东游门,而要实现这个梦想,唯一的途径,便是在三个月后的新一代弟子“实战观摩与题名盛典”上,获得大唐东游门准弟子的题名。

    然而,慑于人族等级制度的严令,到目前为止,修炼院只传授了他低等功法,其他弟子,都是中高等人族,修炼有中高等功法,欲在“题名盛典”那一日,以低等功法,横扫斗战台,战胜那些中高等人族对手,几无可能!

    咳叹间,一抹希望闪入脑海,唐烧香眼眸不由一亮,初次来到这个大陆时,是赤条条的。后来,不知是谁,从下界扔来一套衣服,解了他的燃眉之急。是以,他想过要当面感谢恩人。

    下意识地摸遍全身,竟然搜出一只鼓鼓的储物袋,拍了拍袋身,竟有一抹毫芒溢出,又试着拍了拍,一只长方形盒子,自袋口飞逸而出。盒身上,篆刻着:月光传送宝镜。

    打开盒盖,现出一个混沌无形、暗淡无光的混沌镜面,源源不断地吸收着元气精华。

    盯着镜面,眼珠骨碌碌地转动几下,陡然间,自镜面喷出一股强烈光华,瞬息将唐烧香吞没。

    “啊!”待得惶然睁开眼,惊讶发现,外界风雨如晦,兽怒不休。身体竟然出离了奇石,但相距不远。眼前的水潭——天泉池——的周遭,阴雾缭绕,寒气森森,景象煞是恐怖。

    噫,奇怪,怎会这样?

    通过观察周围景象,推算时节,暗自猜疑:时光,或已倒流了三个月!

    这不是梦境,是实实在在的存在,只不过,亲历存在的主人,非从前的那个唐烧香,而是,现在的唐烧香。现在的他,循着死者走过的路,重新走一回。

    突如其来地,耳朵再次被人揪起,同时闻得一声幽婉的清喝:“这么大了,居然闯入天泉池偷看女儿家洗澡,我看你这下死翘翘了,快带我见你师爹去!”听声音,不像是杨二姐,而是另有其人。

    “不识路!”

    “还敢辩嘴,我定告你三番五次偷看女孩儿洗澡,看你以后还怎么敢出门露脸!”

    “啊!我悔过……”

    唐烧香浑身一个激灵,未待回过神,双双便是化作一道流光,眨眼间,便是降落在了一个叫做“灵泉宫·落雨亭”的地方。见到一个熟悉的人物,童颜鹤发,仙风道骨,眉长半尺,正是直系斗院三长老。

    双目微闭,三长老手把扇子,对着鼎炉的鼓风口轻轻摇动着,听到一声娇喊后,抬起目光,循声望去,蓦地一惊。

    “三长老,你的六世养孙这么大了,居然偷看……偷摘了人家院里的果儿,呵呵。”唐烧香侧后之人,拧住他的耳朵,忍不住抿嘴窃笑,末了,娇躯一挺,贝齿一咬,卯足手劲,泄愤似的狠狠一拧,痛得唐烧香哇哇直叫,寻死的心都有了!

    老者面色一沉,训斥唐烧香几句之末,话锋一转,目光投向唐烧香侧后方向,关切地问道:“小青姑娘,你们从宗主(大唐东游门)万里迢迢赶来租界,可有在除了修炼院的其它地方,找到‘中古级血脉传承’——修炼级体质——的弟子?”

    “中古级血脉传承的体质,必须是能够凝聚出中古级及以上高精纯度的元气,可我们活在近古级时代,要凝聚出中古级及以上品质的元气,谈何容易!唉~,这样的人,恐难出修真界!”

    言毕,这名唤作小青的姑娘,浑身打了个激灵,望着三长老愕然道:“三长老,你为什么要说‘除了修炼院以外的其它地方’呢?难道,大唐东游门旗下三大修炼院内,有我们所需的人才?”

    三长老的表情不太自然地抽了抽,讪讪道:“呃,说说而已!嗯……我只是建议,是否应该把搜索范围,从修真界人族,租界人族,和大荒人族,扩大到凡俗界人族。”

    “凡俗界人族?这……”小青姑娘小嘴翘了翘,“你的建议是好的,可是,根据无尽通天帝国颁布的人族等级制度条例,凡俗界人族,无法像其它人族那样,享有基本的做人权利,譬如,无法跟中高等人族通婚、禁止修炼中高等功法、不得捐官入仕……”

    顿了顿,小青姑娘摇头咳叹道,“要培养这样的人,无论成本和时间,还是连坐风险,都不是大陆上任何一所宗门所能独自承担的!所以……”

    “不过……长老可以多留意一眼,发掘出这样的凡俗界人才后再说!”模棱两可的把话说完,小青旋即背过身去,迈着碎细的步子,朝着院外行去,紧而一个优美的旋转,化作一道琉璃青光,瞬即闪离了视野。

    朝着唐烧香训斥一番,老者怒气微扬,沉声道:“愣着干什么,把手伸过来,老老实实地坐地炼丹!”

    在修炼院,无论是直系斗院弟子、直系外院弟子,还是直系丹院弟子,最基本的炼丹技巧,是必须掌握的。

    唐烧香尚未回过神,浑身便是处于一股威压之下,双脚不受自控地挪动,朝着丹鼎方向,迎着老者那对凌厉的目光,步步近前,双掌不由自主地伸出,朝着鼎身贴去……

    “哧哧~”只见得,一根根粗大的水蓝色弧威,劲势扭动着身躯,自唐烧香的丹海源源不断地运转而出,经由双臂,争相游入鼎内。

    轰然间,鼎身威芒一闪,爆鼎的霎那,发出一声沉响。同时间,一道道粗细不一的裂纹,迅即蔓延至整个鼎身,伴随“哗啦”一声,鼎身开裂,化作碎瓷散落一地。

    碎瓷中心,赫然躺着一颗高精纯度的混色丹药——化形丹!附带火属性!

    见炼成丹药,而且精纯度大大高于以前,老者甚感震惊,以唐烧香的修炼级体质,不可能炼出这等精纯度的丹药!难不成,唐烧香获得了他爹、抑或是某个强者的血脉传承?

    嘴角一撇,唐烧香暗自幸灾乐祸。可不,终于不用把宝贵的青春,押注在枯燥的炼丹上了!

    爆鼎时发出的轰响,引得附近的弟子,纷纷赶来围观。唐烧香趁机溜了出去。

    凭着模糊的记忆,好不容易摸到东大门位置,不经意间,见到了那只令他十分眼熟的身影,长达两米的玄黑乌龟。

    “师兄!大唐东游门来人了,到直系斗院东门广场设点,选拔中古级血脉传承修炼级体质的人才,据说凡俗界人族也可以考虑,马上就要收场!”

    大唐东游门位于修真界,与旗下三大修炼院,不划等号。后者位于租界,唐烧香目前就是大唐东游门直系斗院弟子,也是唯一的一个凡俗界人族。而且,是因为被杨家收养,才侥幸成了直系斗院弟子。

    “凡俗界人族也有希望?”

    唐烧香喜形于色,加快步伐,逆着退潮的人流方向,奔往东门外的广场。

    “大唐东游门特派弟子何在?”逆着退潮的人流横冲直撞,唐烧香询问过往的弟子。这些人中,绝大多数是临时赶来的凡俗界人族。

    他们个个脸上写满了遗憾!显然,他/她们都落选了!有好心人,用手指了指某个方向。赶去一看,空无一人,早已撤场了。

    望东渡风雨桥,修行人东去了?

    时佳人问春潮,切莫闲缘到了!

    不知是何方神圣,吟诗一首,暗示着什么。

    天公不作美,下起了蒙蒙细雨。

    唐烧香视野内,此时刻,天地之色,晦暗更甚,衬托得人心,愈发消沉!——天晓得,刚才拧他耳朵之人,会不会记恨于他,而这名只有十四五岁的青衫少女,便是大唐东游门特派弟子之一,此次招募会的负责人之一,一句话便能改变他的命运!

    丝丝徐徐的风,伴着蒙蒙细雨,捎带些微寒意,径直侵入心脾,令得浑身一颤。

    广场太大,人流渐稀,蒙蒙细雨,织成一袭朦胧的烟纱,令得视野越来越模糊。广场难得的归复了宁寂,仿佛拒离了尘世间的喧嚣、纷扰与拥杂。

    “烧香,恭喜你炼出中古级御寒丹,……”随着一道圆润清婉的赞贺闯入耳畔,一把雨伞,略微撑开,状如一条飞鱼,穿破虚空,朝着唐烧香疾飞而至,落在唐烧香身后,撑过他的头顶。

    申家未来大嫂子!

    脑海里,有关前身的记忆,依旧模糊。唐烧香的第一眼,换句话说,时光倒流后的第一天,初眼所见,便是先前拧他耳朵的那位青衫少女,是以,在他的眼里,只有她的印象最为清晰,心底,装得全是她。

    未有回头看一眼,唐烧香冲了出去,不顾一切地。

    身后那把雨伞,怒然倒下,随风飘远,撂下一句怨毒的话:“唐烧香,等着瞧!!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阔男书库!/aa/a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