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蛇儿姐请留步

    一路往东,狂奔了三四里。

    天幕传送阵持续运转,与外界却是相通的。

    唐烧香顿然停下了脚步,捋了一下那两绺儿被雨水浸湿的齐胸鬓发。东看去,地平线上,虚空涡洞豁然洞开,现出一个玄奇的世界。其内,弥雾缭绕,浮云朵朵。

    传送阵的涡洞内:

    飞纵天际的大地上,竟有着一条气势汤汤的大运河,它仿佛,与租界浑然一体,北起大黑山,南至大炎山,纵贯千万余里。

    大河两岸,赫然跨着一座古韵古味、诗意画境的月拱桥,纯玉精雕而成。白玉护栏,银身石骨,玄月桥拱。其势如龙,有着奔腾浩荡之势,宛如天马行空,脚踏天堑两岸。

    烟波浩渺的大运河,与广场以西的斗院,隔堤相望。它宽达百丈,桥下河水吟声缓唱,款款而流,悠悠东去。

    偌大一座桥上,伫立着一袭雪白的纱衣,浮凸中凹的两团饱满上,裹着一层薄薄的经纱,半掩半露地耸出一大半雪白,衬托得中间那道沟壑,愈发得迷人与深幽。柔若无骨的玉手,撑起一把皎洁的清明伞,巍巍而立,面朝大河,看沙鸥群飞而起,听悠悠潮河奔鸣;身侧,一袭青衫脉脉相伴,敞开胸怀,展开双臂,迎着润细无声的风雨,拥抱着莽莽苍苍、浑然一体的天地。

    身在启动中的天幕传送阵内,不消一刻,便可抵达十万八千里之遥的大唐东游门。此去经年,又将何时归来?姐妹二人,皆是心有不舍。

    二人的情绪,略显低落。万里迢迢赶往租界,竟未能发现一名血脉传承修炼体质的人才,这令她们好不遗憾!回去也不知如何向大唐东游门长老交代。

    传送阵的涡洞内,同样是梅雨天。

    送爽的清风,夹杂着遗憾,紧贴罗衫,吻遍姐妹俩弱柳扶风般的身段。两对明澈的眸子,闪烁着坚定沉毅的光芒,深情凝望着莽莽苍穹。

    悠悠长河,鸥歌阵阵;蒙蒙微雨,耳畔窃窃;袅袅烟波,如云渺渺;茫茫寒琼,星河澹澹;绵绵苍山,如黛幽幽!

    那一把小巧精致的雨伞,权当只是一个装饰。任由着风雨洗礼着她们纷繁芜杂的心灵,仿佛只有如此,方得稍许清净。

    微微翕动鼻翼,——温润潮湿、新鲜清凉的空气扑面而来;微微眯起眸子,——细细绵绵、润细无声的风雨轻袭而来;微微敞开心胸,——焕然一新、生机勃发的大地拥抱而来,——这种感觉,是一种久违的感觉,在修真界,是甚少有的。

    姐妹情意,尽化作绵绵春雨般的关怀;俏皮活泼的私语;和春暖花开般的羞涩;天人合一,构成这副自然唯美的“姐妹望春图”。

    “姐姐!大唐东游门旗下修炼院,不乏天造之才,只可惜,都不是中古级血脉传承的修练体质!如此一来,姐姐你……岂不是……要独守空闺一辈子了。呸呸呸!我这个乌鸦嘴!”

    “小青,我们这次来,纯为大唐东游门发掘人才,不敢怀有私人目的。”

    这名白衣胜雪的少女,约莫十五六,却已是大唐东游门最为年轻的长老级别的弟子之一,名为关许雅。她身旁的青衫少女,与其情同手足,名为丛小青。

    ……

    租界,广场上,无数双好奇的眸子,在声声讥笑中,看向涡洞外,一名冒雨狂奔中的少年。

    这名少年,便是唐烧香,冒冒失失地闯入虚空涡洞,朝着月拱桥的桥心,直奔而去。

    桥头两侧的斗卫,略微一愣,兵刃交叉,挡在唐烧香跟前,歧视地喝道:“凡俗界小奴崽,不可擅闯!”

    唐烧香顾不得那么多,几度强闯,几度被震飞。拳脚交加的声音,传入百余米开外,两姐妹的耳畔。

    这个有“前科”的唐烧香,令这名青衫少女好不生厌,俏脸一沉,嗔声道:“好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凡俗界人族,竟敢强闯传送阵,简直不想活了!”

    “小青,他是谁?”

    “他就是大唐东游门直系斗院、三长老的六世养孙啊,太没自知之明了,这一回,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一顿!”

    “且慢,小青,无论他是何等人族,好歹也是人,我们怎能怀有偏见!”关许雅温言劝阻道。

    丛小青这才罢手,将运转至指尖的元气,收归丹海。

    关许雅暗自运转修为,化气势为声势一抹,令两名斗卫放行。

    唐烧香大喜过望,挂着灿烂的笑容,信心满满地朝着长达百丈的月拱桥桥心奔去。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不,应该是很肯定,自己就是她们要找的人——血脉传承修炼体质的奇才。因为,他是重走过去的路。而且,他亲眼所见,助三长老炼出了一颗高精纯度的中古级化形丹。

    “你来干什么?”丛小青气不打一处来,沉着脸,嗔视着唐烧香道。

    太过激动的缘故,唐烧香自顾喘气,自顾在心下连声称叹:绝版尤物,惊为天人!

    姐妹二人羞答答地扯起丝巾一角,半掩玉面,相顾浅笑。

    猜准唐烧香来的目的,是要接受体质测试。丛小青白了他一眼,道:“你是凡俗界人族,过了又如何,将来还是不能享受基本人族待遇!所以说,浪费你时间不说,还耽搁了人家赶路!”

    唐烧香依旧是激动得难以言说,讪讪笑着,衣袖往上捋了一寸又一寸,露出一大截胳膊,侧身而立,右掌伸出,自信满满地,等待测试。

    瞧着他那副不可一世的神态,丛小青哭笑不得,若非他的模样不令人讨厌,真个会将他撂倒,就地暴打一顿。

    在关许雅的默许下,丛小青无奈地一声咳叹,掏出一只储物袋,拍了拍袋身。袋口兀启,异芒倾囊而出,一眨眼,一块硕大圆润的测试石,飞逸而出,落在丛小青的掌心。

    “可否……问姐姐一个问题?”

    “说?”

    “假若测试合格,又如何?呃……假设……我不是凡俗界人族。”

    “假如你不是凡俗界人族的话……这个嘛,好处可多了!第一,无须参加旗下三院联合举办的‘实战观摩与题名盛典’,直接进级大唐东游门记名弟子,随我姐妹二人到大唐东游门复核,过关,便可直接进级内门弟子,相比一般弟子,周期缩短了至少十年;第二,获得一颗中古级九品衍结珠,内涵驭气境九阶功法传承,修练速度可十倍提升;这第三嘛……”卖了个关子,不顾关许雅的小声劝阻,丛小青眼波流转,右掌优雅地当空一划,比着关许雅,神秘兮兮地道,“还能抱得我身边儿这位美——人——归!!!”

    “小青——!”关许雅面泛桃花,朝着丛小青无奈地白了下骄矜的眸子。

    一番诱人的条件,说得唐烧香满嘴津液,只可惜,他恰恰就是凡俗界人族,最无人权的存在。

    但一想到自己诞生于奇石,诞生于租界,唐烧香便打心底认定自己就是租界人族。

    臆想间,又见美人对自己似乎并无反感,唐烧香心态释然,并很快恢复信心,脸上的笑容,灿烂更甚。伸出右掌,朝着测试石,一把抓握而去。却是,奇迹并未如愿出现,相反,测试石一点动静都没有。

    按常理,这是说不通的,能够练出中古级丹药,就说明体内有中古级元气,更何况,他诞生于奇石,对自己的体质最清楚不过。当下这种情况,确乎有些诡异!

    接连测试了好几次,依旧如此。

    “这不可能,以我的资质,绝对能让测试石爆亮!待我先休息片刻,元气恢复后,再来一次!”

    “再来你个头啊!没时间跟你这个凡俗界人族啰嗦!我们还要赶路!”丛小青收回测试石,不耐烦地白眼道。在唐烧香无休止的纠缠下,无奈地亮出两根纤嫩的玉指,轻轻点于太阳穴,像擦火柴一般,轻轻那么一划。深蓝色气势运转而出,于指尖顿时一凝,继而朝着唐烧香迸射而去。

    气势化形,看似一根脉脉跳颤的丝线状的弧威,这是一段元气凝聚力极强、威能蕴含量极高的气势。瞬息间,便是将唐烧香禁制。

    好似中了邪一般,唐烧香表情惶惑,无论他如何卖力的前奔,身子,却是无法自控地步步倒退,直至出离虚空涡洞,落在租界广场一座人工雕砌的月拱桥上,桥下也有着款款流淌的运河,与涡洞内的相仿,只是规模小了许多。

    ……

    “二位师姐,请留步!”兀然间,传来一声断喝。转头一看,一袭玄黑的衣梭,以极快的速度,闯入行将闭合的涡洞。待得衣梭降落,一名俊朗的少年,潇洒地转过身,背后那一袭玄黑色的落地披风,随着旋转的身躯,划过一道霸气的影迹。

    难抑激动,少年傲笑几声。痴迷的眸光,刚一触及两姐妹那精致的脸庞,一颗心便是彻底沦陷。直至丛小青几声提醒,沉迷的眸子,方才恋恋不舍地收回,脑海里,尽是两姐妹,尤其是关许雅那张更为惊艳的脸蛋。

    “早有耳闻,二位师姐,生得沉鱼落雁,绝代倾城,艳冠群芳,风华绝代,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可否再给师弟一个机会,测试一下我的体质。”近前几步,少年自信满满地道。

    这名少年,便是唐烧香白天在落雨亭见到的那一位,名叫申公无极,直系外院(交换)弟子,修真界人族,由修真界的某个神秘族盟派往租界进修,目的也是曲线拜入大唐东游门。其实,他的家族势力异常强大,其家族所在的族盟,足以与大唐东游门相抗衡。

    在他眼里,像唐烧香这样的凡俗界人族,都是未来受人利用或供人驱使的佣奴,即便体质再好,也毫无意义。

    且见他,浑身一股气势爆发。肩背之后,那自然下垂的一袭落地披风,兀然飘荡而起,猎猎作响;披风下,着一袭素白色长锦袍,腰间勒一根流云纹束带;左胸衣面,赫然绘着一只喷吐劲雾的龙首,劲雾里是七颗尺寸逐一增大的翠龙珠。第一颗翠龙珠格外显亮,且释放出六环不同颜色的彩芒。

    气化形六阶!

    论样貌,少年确实够俊朗。举手投足、一颦一笑间,自信满满,气概非凡,英气蓬勃,霸气侧漏。昨天也接受过测试,也没通过。

    打消疑虑,丛小青娇态含羞、吟吟浅笑地从储物袋取出测试石。让其一测,果然爆亮。虽说有违常理,有待查明。然而,她对面前这位俊朗的少年,有着不差的印象,故而,没有细问。

    经测试,他的体内,确实含有中古级元气,再加上修真界人族的身份,最是符合大唐东游门的选才标准。

    未有迟疑,丛小青从储物袋内,拍出一颗蓝光灼铄、威芒四射、元气氤氲的纯气化珠,交给申公无极,道:“喏,恭喜你,获得一颗中古级九品衍结珠,直接进级大唐东游门记名弟子,你可以现在就随我姐妹二人前往大唐东游门复核,若是通过,便可直接进级内门弟子,相比一般弟子,周期缩短了十年不止。”

    “呃……这……”申公无极似有难言之隐。泛着寒光的眼眸,诡异地瞟了唐烧香一眼,嘴角微掀,隐露出一抹阴鸷与凶虐。

    “来日再去也没关系。这颗衍结珠,蕴含有驭气境九阶的功法传承,随时随地可自行修炼。祝你早日突破。”

    稍顿,特别提醒道:“待你从直系外院出道,正式拜入大唐东游门后,若还能获得新晋内门弟子实力排行榜第一,我便将……姐姐拱手让与你,呵呵。”

    “小青——”关许雅立马出言制止了她,隐隐觉得这名少年过于虚浮。

    丛小青并不收敛,继续吊他胃口道:“放心,以你中古级血脉传承的修练体质,加上这颗衍结珠,一两年时间足矣,夺得头名指日可待!到时候,莫忘请我喝一杯喜酒哦,呵呵。”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阔男书库!/aa/a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