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你简直太自私

    闻言,申公无极自信满满,心头傲笑几声,脸颊上的自豪难以掩饰。

    近前几步,下巴微扬间,踌躇满志道:“一定,一定!谢谢小青姑娘吉言,我一定不负所望,全力以赴!”

    传送阵内不宜久留,在丛小青几番提醒下,申公无极恋恋不舍地转过身,落地披风随着挥扬而起的手臂一掀,化作迅快疾驰的衣梭,飞离虚空涡洞。降落在唐烧香所在的月拱桥上。

    ……

    二人擦肩而行,申公无极收住步伐,背对唐烧香,目光斜睨似一柄杀人不见血的刃。

    “凡俗界小奴崽,半月不见,别来无恙!”言毕,他突地仰天而笑,沉声道:“凡俗界小奴崽,没想到会是这种结局吧?”

    前行几步,唐烧香眼眸微微斜睨,断言道:“当然。因为,我体内的元气,已被丹鼎吸食一空,然后,莫名到了你的体内!”

    “哈哈哈哈,妙,分析得实在太妙了!你说得不错,我确实利用了你的元气,不过,实话告诉你,正是因为我是修真界人族,才如此这般顺利,而你,若非杨家收养你,你能进租界?能成为直系斗院弟子?哎呀,真让人羡慕啊,人家都说,直系斗院弟子,乃是大唐东游门旗下修炼院的嫡系,真让人羡慕啊,哈哈哈哈!”申公无极忽地转过身,傲笑间,臂袖一挥,外放出一道凌厉的气势,化作一柄渐变渐大的冰蓝色月刃,劈向吵杂群飞而起的沙鸥。伴着凄惶散去的悲鸣声,片片碎羽,雪花般的纷扬而下,黏在青丝上,隐隐散发出咸涩的血腥味。

    “凡俗界人族,终究只是一名受人利用和供人驱使的佣奴,待过了‘题名盛典’,你就会知道,凡俗界人族,终究会走到供人驱使的境地,到时候,你若愿意做我的奴隶,我定会欢迎,哈哈哈哈!”申公无极缓缓握紧拳头,拳心内,一只雏鸟惶然地啾啾叫唤,挣扎了一番,便是粉身碎骨,化作酱血了。拳心下,黏黏地垂下一线血红色液体。

    由于是时光回流,唐烧香不想与过去的他一般见识,遂拽着储物袋大步离去。

    “哈哈哈哈,慢着!”申公无极一个影移步伐,拦住唐烧香,“忘了恭喜你,以你体内的元气炼成的火属性化形丹,可以抵御我们申公家族及所在族盟的烈性寒气,将来必会损害到本盟利益,所以,我想在离开外院之前的这段时间,给族盟办一件有意义的事,想知道是什么事吗?”申公无极拳头捏得咯咯作响,见唐烧香兴致缺缺的模样,目光凶戾道,“那就是废掉你!”

    唐烧香将一只手探进储物袋,随时准备打开月光传送宝镜,同时加快步伐。

    申公无极终于按捺不住,双臂一游,兀然运转修为,看时,正对的两掌间,有着一团冰蓝色的混沌气旋在运转。

    混沌无极!

    “慢着!”突然间,一道清婉的断喝传来。循声看去,一把微微撑开的雨伞,状如梭鱼,遁空而至,落身在唐烧香身后。

    收伞之末,一把白玉折扇,自玉袖中射出,于掌心呼啦啦一阵旋转,便是掌心一握,执扇骤停,自唐烧香身后,压在了他的肩膀上。

    申家未来大嫂子!租界第一大美人!

    耳畔传来带着威胁的清喝:“我真不想再见到你,这一次,是给你的最后警告!”

    在她身后的申公无极闻言,喜形于色,不过,隐约带有一抹妒意。略微思忖,从储物袋内拍出一只无口瓶——专用作转移真气。微微躬身,目光狡黠地谢道:“多谢嫂子,将体内的真气转移给我,只要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哪怕是赴汤蹈火,上刀山下油锅,也在所不辞!”

    “我已经多次警告过你,以后别叫我嫂子,我不想让任何人误会,也希望你们兄弟二人别把人家给逼急了!”

    申公无极尴尬地笑了笑,急忙圆场道:“嫂……呃……师姐,何必较真,毕竟,咱们来自同一族盟,本就是盟下师姐弟,关系本就亲近,互生好感并亲昵相称,再正常不过,何必纠结于琐碎小事呢?”

    “我已经说过,不想再被任何人误会!”

    “呃……好吧。”申公无极面皮抽了抽,朝着唐烧香凶戾地瞪了一眼,猛一转身,披风当空划出一道霸气的影迹,随着挥扬而起的手,身形化作肉眼可见的衣梭,遁空而去。

    ……

    “唐烧香,现在后悔了吧,要知现在,何必当初!”

    身后传来幽怨的讽刺,一把折扇压得唐烧香有些喘不过气来。可当他立刻意识到背后是谁后,暗暗叫悔,那可是租界第一大美人,货真价实的超一等美人。

    可是,前身的记忆告诉他,一个是凡俗界人族,一个是修真界人族,根本没无可能!

    不过,现在的唐烧香,灵魂来自另外一个大陆,夺舍到租界的那块奇石,认定自己就是租界人族。

    是以,现在的他说起话来,不乏自信。

    “哎,自私啊,自私!”唐烧香沉浸在回忆中,嘴里喃喃道。仿佛睡去一般,神志渐渐模糊……

    “你说谁自私?”

    “当然是我……原来的那个他……太自私了……”唐烧香神志深度不清,嘴里说着不着边际的胡话。

    “你真的转变了思想?能承受人族等级制度的压力?……”身后传来略微激动的声音。

    “嗯……当然……以前的他……太……太自私了……还不如……死了算了~”

    从唐烧香嘴里说出的话,已经不是经过大脑的了。神志彻底不清后的一瞬,他梦魇般地惊叫一声,从过去的时光中,回到了现在。身体依然位于奇石内。

    ……

    夜幕徐徐降临,星光隐隐闪烁,斗大的轮月透过厚重“乌纱”,将大地渲染得煞白一片,仿佛是披着一层孝。

    天地太过黑暗,奇石内更甚,仿如跌进洞窟一般,压抑的氛围,令得唐烧香不愿多呆,哪怕一分钟。

    将面部透出奇石,换了一口气后,暗中观察了一番,悄然冲了出去。

    暮色深沉,阴风徐徐,萧萧落木声,将得环境衬托得格外幽偏,仿佛一切已进入休眠模式。

    回顾时光回流期间,所经历之一切,唐烧香感慨连连,不自觉地南下而去。

    南侧便是天泉池,令唐烧香惊诧的是,巴掌大的一片水域里,居然产生了十分强劲的潮汐力,浪花拍击在岩石上,掀起丈高珠玉。

    啧啧称奇间,晃眼一瞧,自潮涌的水面下,透射而上一个个巴掌大的真气字符来,影影幢幢,若远若近,组合起来,竟似一封绝笔信,读来令人毛骨悚然:

    吾之死,盖因遭人算计,而捡获玄经一册。擅自修炼,触逆禁典,招致横戮,不甘寂灭,化遗念为符识,以示点醒,贻赠之物,泉下取之,来日,彼当替我了怨!——烧香绝笔。

    盖因遭人算计,而捡获玄经一册?

    刚看完浮光字体,不远的百丈绝壁之上,一少年的狂笑,便是森栗的传来:“哈哈哈哈,凡俗界小奴崽,你的绝笔分析得不错,你捡得的那本经书,正是我故意所弃,目的就是引你犯错!”少年将锦袍衣角一掀,指着唐烧香咤道,“唐烧香,实话告诉你,但凡是中古级血脉传承的体质,都将是我‘北荒冰凰族盟’的外患,都是必须铲除的对象,凡俗界人族命该如此,怪不得我了!”

    脖子猛地一扭,申公无极森栗地一喝,嘶哑得近乎歇斯底里,同时双臂一游,气走丹田之末,于正对的掌面间,化形而成一团运转的冰蓝色浑厚气旋,并伴有火花与嗡鸣隐隐传出。

    混沌无极!

    掌击而出间,巨大的冰蓝色威能,瞬息化形而成一只十余倍大的气化掌,伴着阴凄的破风声响,在幽黯的夜空,划下一道醒目的冰蓝色光迹,直取唐烧香的性命而去。

    气化形,六阶!

    唐烧香大骇,由于实力相差悬殊,来不及撤回奇石,情急之下,跃入天泉池,转眼间便是被回落的灌潮吞没。

    申公无极连发数十掌,冰属性元气,外加玄衍级高等功法,顷刻间,便是将巴掌大的天泉池封冻。

    天泉池封冻厚度渐增,唐烧香在水下冻得瑟瑟发抖,根本不敢浮出冰面,好在体内有一团神秘气旋,受赐予北岸的那块奇石,一旦遭遇极寒元气的入侵,便会奇迹般地运转,而且,这股元气还能提供他必要的生命支撑。

    困境中,唐烧香紧张的注意力,再次转向自水下透射而上的一个个真气字符。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阔男书库!/aa/a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