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一棒送你归天

    小道阴暗潮湿,幽深恐怖,瘴气弥漫如妖雾一般。前身的他,修炼的是暴步,不是“驭气飞行术”,故而只能走陆路。

    距离斗院约莫三四公里时,一声沉喝突地从枫林小道间传来:“小奴崽,半月不见,别来无恙!”看时,从横在道路中央的一团迷雾内,隐隐约约现出一人。

    听声音,唐烧香心头一震,记忆的闸门大开——

    直系斗院南门,一墙之隔的直系外院内,活跃着一帮人族等级高、家境殷实、靠山强大的世家子弟,他们以辅修阵法的名义结拜为阵派兄弟。其中影响力最大的一个叫“七人阵”,阵头便是修真界人族申公无极。

    其余六名小弟,均是对申公无极无比恭顺的租界人族。

    眼前这位,便是被唤作“老七”的存在,刚加入,必须向老大表忠心。

    从其胸口的实力标识,可知他的实力为气化形二阶。由于是租界人族,所以只修炼有一套中等功法。

    唐烧香依然保持前身“见面客气”的习惯,脱下玄黑武生帽放于胸前,身子微欠,面带微笑,行了一个见面礼。

    “哈哈哈哈,真没想到,老大将你冰封在水下数日,你居然还活着!不过,你擅自修炼高等功法,这一回,是在劫难逃了!”

    “何以见得我修炼了高等功法?有证据吗?”唐烧香面色冷毅,端着帽子继续前行。

    “哈哈哈哈,这还不简单,让我在你身上搜搜不就知道了!”说完,朝着唐烧香突袭而去……

    唐烧香身形暴退几步,不以为然地道:“你我现在的实力,不相上下,恐怕得让你失望了!”他已暗下决心,决不以真身施展高等功法绝技,免得被对方抓住把柄。

    “哈哈哈哈,何必畏畏缩缩!本来不想取你性命,但你刚才之言,实在太狂妄!”威喝间,老七再次暴冲向前。

    唐烧香付之一笑,泰然自若。

    唐烧香这副轻慢的姿态,彻底激怒了老七,只见他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浑身青筋暴突,面目狰狞,杀气腾腾。

    “小小凡俗界小奴崽,在我租界还敢这般狂妄,现在就替老大教训教训你,让你以后学着跪地做人,啊》》》》》》》》》》》》》》》!”大喝间,老七单臂一游,进而横空一扫,二阶气化形的威势(通过轻巧实物,譬如草叶间接反托出来),尽皆作用在周围高低灌木草叶上。看时,草叶纷纷脱离茎干,流星急雨一般,朝着唐烧香激射而去。

    “唖》》》》》》》》》》》》》》》!”唐烧香也是陡然一声吼,嗓音尖锐而震栗,身子猛地一个旋转,甩祭出帽子之末,右臂当空横扫出一股气势。霎那间,周遭草叶纷纷卷入并瞬息化为一柄柄杀人利器,朝着老七箭射而去。

    老七用牙齿咬住了疾射而至的帽子,同时发出一声闷哼,躯体微震,瞪着惶骇的眼睛朝自身上下打量了一眼:正面已经被密密麻麻的草叶扎成了马蜂窝,看上去有些“惨不忍睹”。

    面肌猛地一阵扭曲,老七大喝一声,朝唐烧香奔行几步,暴步而起之末,朝唐烧香斜刺里飞踹而至……

    唐烧香表情沉冷,侧向暴步而起,避开对方气势之末,连扫两脚斩断一根十余米长的巨木。巨木到了他手中,竟然运用得嚯嚯有声,熟巧有余……

    在昏暗、混乱和负伤的情况下,老七被一“棒”击得倒飞出林荫道上空,消失在唐烧香的视野前。

    自始自终,唐烧香都没有施展出高等功法绝技。

    木棒折成两截。唐烧香暴步而起,踢中其中一截的末端,只见得,那断木,当空翻转如十字飞镖,呼呼作响间,朝着远离他的方向飙射而去,转眼间消失在了迷雾氤氲的小道尽头。

    拾起帽子弹掉泥屑,唐烧香肩扛巨木,迈着豪步继续前行。

    距离斗院北门不足两公里时,恍然间,两道连续侧翻如轮缘飞滚的疾影,转眼“飞滚”至唐烧香跟前,进而相互一碰,如两面铜锣撞击一般,从中电掣而出一道淡蓝色霹雳弧威。

    气化形三阶!

    弧威触地,引发惊天元力暴,将地面炸出一个坑!幸亏躲闪及时,不然,唐烧香不死也残!

    二人暴步冲天而起,当空旋扫出两脚,气势将数棵枫木首尾截断,成了一根根滚木,双臂劲猛游动间,滚木飞将而起,选择其一,在一颗高达数十米的枫树枝杈间,架起了一个独木擂台。

    “小奴崽,半月不见,你突然变得豪气、令我刮目相看了!”冷讽之末,二人面目微抬,气势凌人道,“看到老七了没有?”

    “看到了,在天上!”唐烧香沉冷道。言毕,肩扛巨木,继续豪步而行。

    二人是亲兄弟,七人阵中分别排行第五和第六,年龄大唐烧香几岁,租界人族,修炼有一套中等功法。而且是可衍级独门功法,足以挑战高他们一阶的弟子,故而恃才傲物得很。

    老六修为达到了气化形三阶。老五是他胞兄,气化形四阶。二人配合十分默契,甚至连说话时的口型都能同步。

    在兄弟二人眼里,凡俗界人族唐烧香,根本不是他俩对手,明确地说,不是三大修炼院内任何一名弟子的对手,因为他们至少是大荒人族,至少修炼有一套中等功法,实力至少也是气化形二阶。反观唐烧香,只修炼有低等功法,要突破到气化形一阶都极为困难!

    他们深信,由于基础和体质所限,即便唐烧香得到一本高等功法,也不可能练成。

    在兄弟二人的记忆中,唐烧香(前身)经常偷偷扛着巨木修炼,所以丝毫不觉得惊讶。

    略有沉吟,老六近前几步,直言不讳地道:“小奴崽,不瞒你说,你擅自修炼高等功法,结果只有……”老六摇头惋叹,偏着脑袋,晃着脖子,故作无奈地轻笑一声,补充道,“不过请唐弟放心,我只打算废你修为,给老大一个交代。而且,以你不到气化形一阶的修为,根本就谈不上修为,所以,你没必要伤心。……好了,不多作解释,上来吧。……先让唐弟三招,三招之内,你尽力将我打出擂台,然后我会考虑主动退出。……兄弟一场,说话算数!”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阔男书库!/aa/a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