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翘着嘴儿恨你

    唐烧香冷哼一声,将巨木往地上猛一跺,来到支撑独木擂台的一颗枫树后,手指刺入树干,仅凭双臂十指之力,交替攀爬而上,最后一个大翻跃,稳稳落在独木擂台上。

    “小奴崽,呃……唐老弟,咱们好歹在同一宗门旗下修炼院修炼,算是半个兄弟吧,虽说我是外院弟子,你是嫡系,而且,还是令人羡慕的中古级血脉传承的修炼级体质……”老六顿了一下,抽了一下略微发酸的鼻翼,信步来到唐烧香跟前,拍着他的肩膀,故作难为情地暗示道,“放心,我会念及旧情,不多伤你一根筋骨,……尽量放松些,……出招吧。”言毕,将身子转了过去,背对着唐烧香,打算仅凭听觉跟唐烧香过招。

    唐烧香不禁苦笑,暗自替老六难过一阵,但已被逼上绝路,被逼得丧失了最起码的做人尊严。沉想一阵,唐烧香暗暗运转功法。

    “老六,你可要量力而行啊!”老五修为较高,感应出了元力波动,紧急提醒老六道。

    老六惊愣的霎那,听得身后尖利一喝。连带一股雄浑的威压,在他尚未来得及作出反应时,唐烧香举掌朝他右肩斩击而下。老四闷哼一声,身体彷如一枚钉子,从四五十米高,朝着地面极速射将而下,最终整个身子完全没入地面。

    老五大怒,大喝一声,修为运转间,一股雄浑的元气自体内外放而出,掌击而出的霎那,化形成一根粗大的蜿蜒蛇行之弧威,朝着唐烧香“蛇咬”而去。

    气化形四阶!

    唐烧香猛闪于一棵粗大的枫树后,只听得身后传出轰然一声爆响,树干应声断裂。好在周围林木茂密,枫叶繁盛,林子内过于昏暗,唐烧香再次撤后时,单臂劲势一游,满地落叶卷飞而起,干扰了老五的视线。

    老五运臂一挥,将落叶反扫而出,待得周围恢复宁静,发现唐烧香已经逃遁。

    唐烧香并没有走远,而是借着幽黯的环境,闪入一个隐蔽的角落,紧急运转丹田内的那团神秘气旋至“满月”,让得“龙彣”隐现,化作了“狂龙”的身相。

    ……

    就在老五朝着唐烧香可能的藏匿地点,暴步而去时,突然间,一根冰矛猝不及防地射将而至。

    倘若只是气化形三阶及以下弟子,定逃不过这一劫,但老五修为高达气化形四阶,身手不凡。他是经过数年苦修,赶在“题名盛典”前,终于取得突破的,所以基础特别扎实。

    老五双臂一震,掌击而出的霎那,自丹田运转而出的元气,瞬间化形成一根粗大的蜿蜒蛇行之弧威,不偏不倚地击爆了冰矛,随之连发出几掌,一根根蜿蜒游动的弧威,如一条条凌空飞动的金蛇,朝着龙彣若隐若现的狂龙猛扑而去。

    此时刻,狂龙(唐烧香)先发制人,双臂微微游动之末,气走丹田,化作丈长的水蓝色冰矛,先于老五的第二掌,劲射而去。

    不料,与弧威擦身而过的霎那,被弧威扭身一“咬”,瞬息被击爆。

    惊叹于老五的实力,唐烧香暗自佩服,不过,由于刚突破修为不久,未来得及休整,盲目与实力相当的人对抗,会损伤筋骨,所以唐烧香决定撤离。好在树林繁茂,环境幽黯,几个暴步便消失在了老六眼前。

    由于担心被“活埋”在地下的老六的安全,老五没敢穷追,只是朝着突然现身而又逃遁的神秘人方向震声道:“**的到底是谁?跟唐烧香什么关系?”

    “我是狂龙,狂龙!哈哈哈哈哈!”接连几个暴步,狂龙(唐烧香)的身形,迅速消失在了老五视野前,只留下一道响彻山野的回笑。

    狂龙?老六心弦一颤,待得回过神来,看了一眼仍被活埋在地下的老五,心头的怨气,油然而生,不禁破口大骂:“******,终有一日会戳穿你的身份,看你还能狂多久!”

    ……

    直系斗院北门外。两名禁卫见到归来的唐烧香后,大吃一惊,相视一眼,兵刃交叉截住唐烧香去路,鼓眼威喝道:“凡俗界人族,从侧门进!”

    唐烧香左右两脚将禁卫的兵刃踢开,然后径直朝三长老炼丹之地——落雨亭暴步而去。

    灵泉宫,落雨亭。

    一老者手执蒲扇,对着炼丹炉的鼓风口一阵摇扇,他身后,站着一脸惊骇的申公无极,嘴里嘀咕着什么,仿佛是在说:他居然还没死!

    唐烧香匆匆闯入,与申公无极相视间,听到三长老的问话:“不好好修炼,这几天去哪了?”

    唐烧香只顾保持沉默,想知道为什么会被除名。

    “他偷学了高等功法,违反了人族等级制度!”申公无极迫不及待地告状道。

    三长老心头一凝,望着唐烧香,一脸的震惊。

    唐烧香知道,只要自己不施展高等功法,别人就拿他没办法。而且,他是中古级血脉传承的修炼级体质,修为突然取得突破,并非没有可能!

    沉吟一阵,三长老带着一抹疑惑,扭头对申公无极道:“你去外院一趟,叫申公媚把测试石拿到落雨亭去。”

    申公无极瞪了唐烧香一眼,转身而去。

    申公媚是何人?——跟唐烧香有过交手,被激怒的唐烧香一把“抓胸”的便是。她是修真界人族,但出生于凡俗界。她爹是凡俗界龙城帝国外聘的高官;申公无极也来自修真界,二人无亲缘关系。

    跟申公无极一样,她也是家族派来进修的【直系外院】弟子。但她的修为与半月前的唐烧香差不多,是垫底的存在。若非其家族背景强大,根本没有进入外院的可能。

    正因她家族背景强大,所以将管理测试石的美差交给了她。之所以说是美差,因为可以接触到更多的男弟子,第一时间了解到他们的实力状况。

    大半个小时后,申公媚手端托盘,在杂役弟子的引领下姗姗而来,见到唐烧香后,俏脸当即一沉,脑袋微微偏向一侧,眼眸呈斜视状。此间,她感觉左胸的那团饱满,似乎又开始隐隐作疼,不由得蹙了蹙眉头。

    托盘上盛放着一颗硕大、圆润而光滑的测试玉石,上面盖着一层柔软的金黄色丝帛。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阔男书库!/aa/a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