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潘安我要强大

    申公媚在唐烧香跟前一两米处停下,暗暗咬着嘴唇儿,目视八角亭瓦盖一角翘起的飞檐。

    唐烧香讪讪而笑,缓步走上前去,但没有急于掀开盖在测试玉石上的丝帛,而是决意等到她正视自己为止。

    僵持了一阵,申公媚终于忍不住转过头脸,依然紧蹙着娥眉,仿佛永远不打算原谅唐烧香似的。

    唐烧香暗自运转修为,随意地挥动了一下指头,气势将丝帛掀翻而起,以致申公媚的满头青丝都在随风荡漾。

    此刻,申公媚的表情才渐渐由不满转为惊讶,进而注视着唐烧香的指头暗惑道:莫非他变强了?

    就在她尚未从惊讶中缓过神来时,唐烧香一边暗自运转修为,一边缓缓伸出手掌,在申公媚愕然的眼神下,朝硕大圆润的测试玉石一把抓握而去。

    “呃~~”申公媚两腿一紧,测试玉石威能爆闪间,娇躯随着双膝微蹲的霎那眼眸惊瞪起,指头微屈挡在张大的檀口前,一副不可思议之状。

    气化形四阶,太强大了!申公媚渐渐直起微蹲的娇体,两腿渐渐放松。虽说申公无极告诉她,唐烧香偷学了高等功法,但是,她根本不相信,因为以他原有的基础,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根本不可能练成如此复杂的一套功法。

    不过,唐烧香是中古级血脉传承的修炼体质,这是毋庸置疑的。

    如果唐烧香没偷学高等功法,以他目前气化形四阶的实力,足以在题名盛典上,获得一个不差的名次。而如果事情恰好相反,那结果就大不一样了。

    想着想着,申公媚露出了一抹幸灾乐祸,她真希望唐烧香不是靠自己的体质,而是靠偷学取得突破的,这样,她就不会成为修炼院垫底的存在了。

    想想,她是修真界人族,享有高等功法的修炼权限,如果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一名凡俗界人族踩在脚下,该多么丢人啊!

    憋着小嘴,申公媚斜眼瞅着三长老,想看他作何反应。

    “嗵~”长老手上的蒲扇应声而落。他真担心唐烧香是靠偷学高等功法取得修为突破,如果这样,老天都救不了他。

    “虽然你是我们杨家收养的,但我不能徇私情,作为你的烈祖,我衷心希望你是依靠自身的体质,而不是公然违反人族等级制度,取得今天的成就!我只有一个忠告,无论你有没有偷学高等功法,都不要施展,不然后果严重!”咳嗽了一声,三长老朝他挥了挥手。

    躲在数米开外窃听的申公无极,嘴角掀起一抹得意与怨毒,唐烧香是血脉传承的修炼级体质,体内的元气可以炼制火属性化形丹,可以化解申公家族所在族盟的烈性寒气,从而威胁到族盟的利益,所以一定要铲除。

    但他决定在即将到来的“实战观摩与题名盛典”上,将唐烧香打出原形。

    ……

    离开落雨亭后,凭着记忆,唐烧香匆匆忙忙地朝自己的院宅方向行去。

    南下了数百米,穿过一片树林,便是见到了一座简陋的寓斋,环境之幽僻潮湿,陈设之简单朴素,堪比一间专供杂役居住的草堂。

    寓斋南侧石径逶迤,两侧泥泞不堪,仅有一颗老古木,石径一侧,立有一块碑石,上面雕刻有“烧香苑”三个字。

    烧香苑,正是宿主的住所!

    借着朦胧的月光,唐烧香满怀欣喜地赶去一看,简直可以用家徒四壁一词来形容,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都没有,唯有一口废弃的鼎,置于屋宅西侧的一间由厢房拆板而成的遮阳露台上,仅由四根柱子支撑,地板以干燥的排木铺就。

    鼎旁,酣睡着一只玄黑巨龟,听到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后,条件反射似的将脑袋伸出,四下张望一阵,最后落到唐烧香身上,张大着眼睛,大松一口气道:“烧香,原来是你,我还以为是杨二姐呢!”

    唐烧香近前一看,龟兄的脸上多了几道巴掌印,紧忙关切地问:“怎么回事?”

    龟兄陷入回忆,恍如身当其境一般,一副义愤填膺地样子,道:“你失踪的那几日,七人阵弟子,在申公无极的带领下,先后来找过你,不见你踪影,就武力威胁我,令我在此守候,一旦有你踪影,立马上报!”

    “那你现在可以向他们交差了!”

    “烧香师兄,难道你还不信任我,我们一直以来都是最要好的朋友,我绝对不会作出背叛兄弟的事!而且,我是从修真界漂游下来的,是高等灵族,换算成人族等级,比申公无极的地位还高!”

    听罢龟兄的话,唐烧香恍然大悟,按照等级制度,龟兄是有资格修炼高等功法的。

    “你想修炼高等功法么?”唐烧香神秘兮兮地道。

    龟兄的脖子猛地伸长了一截,激动道:“想!”

    唐烧香将龟兄领进屋内,大方地从怀中掏出《水衍易阴经》,交给了龟兄,告诉它回去修炼。

    龟兄拿得高等功法后,激动地道:“有了这本功法,加上师傅的减重符,我这笨重的身躯,就能横扫斗战台了,两个月后的实战观摩与题名盛典上,我定要让申公无极好看!”

    “我相信你,兄弟!”唐烧香发自肺腑道。龟兄是高等灵族,即便是偷学了高等功法,也不会有事。

    龟兄噙着满眶晶莹,将高等功法装进了储物袋中,满怀感激地与唐烧香道别后,朝着烧香苑北侧的一口大型池塘行去,那是它的住所,简单收拾一番后,跳出池塘,离开斗院,朝着南侧的一座倒垂巨峰行去,那里是大唐东游门直系丹院所在地,它的师傅是一名年过半百的丹师,会一门几近失传的手艺,制符。

    两个多月的时间,在不知不觉间流逝,这两个月,唐烧香再次神秘消失,甚至缺席了“题名盛典”前夕的一次动员大会,以致修炼院弟子,私下纷纷猜测:难道唐烧香失踪了!

    唐烧香没有失踪,而是回到了天泉池北岸的奇石内休整。

    ……

    两个月后,“实战观摩与题名盛典”正式拉开帷幕。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阔男书库!/aa/a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