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打半折干不干

    面对潘安的挑衅,申公无极压力陡增。

    无意间,申公无极的目光,落在了贵宾席上的几位老者身上,他们都是申公家族人,处世经验丰富,经过一番议论,一致同意申公无极暂时避开与高等灵族的竞争。

    然而,面对场外一阵高过一阵的呼声,申公无极极不情愿,整张脸,绷得有些发绿!但在家族长老面前,不得不三思。

    申公无极终于决定效仿嫦厢月,主动认输,怒瞪了潘安一眼后,朝着斗战台边缘的台阶行去。不过,他已经暗暗打定了主意,来日找个机会,把它给做了。

    见申公无极下场,场外顿时嘘声一片,支持声寥寥,而先前那帮在连滚带爬避让潘安的过程中受伤的女众,更是彻底失望。

    申公无极脚步顿了一下,目光在看台四周轻蔑地扫视一圈,见场外恢复一片沉寂后,方才轻笑一声:“低等人族,懂得了什么!”末了,将锦服衣角一掀,悻悻然而去。

    这一句带有明显歧视性的话语,立刻震得裁判席上的长老一愣,按照院规,是禁绝在修炼院内说出带有歧视性的言语的,更何况场外还有这么多看众。

    三院长老齐齐看向贵宾席,见申公家族的人,露出一脸的不屑,又转向从大唐东游门派遣下来的新任长老,见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得纳头咳叹。

    三院长老都是租界人族,而申公家族则是修真界人族,地位差距,实在太明显。面对高等人族的违规,中等人族长老们,只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斗战台上,潘安长舒一口气,心有余悸地喃喃道:“多亏师傅给我帖了几张减重符!以及师兄给我的那本高等功法。”目光在人群中搜寻了一下,见到了师傅的影子。

    极度郁闷的申公无极径直朝嫦厢月走去,行近一半,有一人匆匆跑来在他耳畔嘀咕了几句,申公无极顿时骇然失色,高等功法竟然落在了潘安手中,那还得了!

    转身见潘安正直起身子在拥护者的簇拥下朝场外走去。气急败坏间,申公无极暴步来到一名腰胯大刀的斗卫跟前,一把将大刀拔出,紧而暴步斜冲而上,提起大刀朝潘安的脑袋劈去。

    ……

    “唖》》》》》》》》》》”

    随着一声低沉而雄浑的震喝传来,一道深蓝色气势急袭而至,落地的霎那一个筋斗翻转,当空横扫一腿,朝握刀劈斩而下的申公无极当胸横“斩”而去,斩得他向后爆射而去。

    ……

    哦!他是谁!太强悍,太威武了!场外原本属于申公无极拥护者的一帮女众,因对申公无极过于失望,转而将崇拜的目光投向突然杀出的身影,正是唐烧香。

    且见他,身着一袭崭新的玄青斗袍,头戴一顶玄黑武生帽,扭腕一根丈长冰矛——贴背斜伸而上,目光顺着矛头遥看苍穹,神情冷俊严肃,强者风范测漏而出!——此时的唐烧香,并未施展《水衍易阴经》上的功法。

    ……

    “为了援救高等灵族,唐烧香选在这个时候出击,无疑是最佳时机!”裁判席上,有精明的长老发出如此感叹。其他长老目光纷纷循声望去,发现说此话者,正是唐烧香的烈祖,直系斗院三长老。

    凡俗界人族,敢于挑战修真界人族,令得场外的观众,大开眼界,又纷纷替唐烧香捏了一把冷汗。

    “凡俗界人族,好样的!”一人带头振臂一呼,立刻群起响应,场外迎来了一波压抑之后的爆发。

    “哦!烧香,你简直令我……浑身发烫~”一名狂热分子,抵挡不住唐烧香那过人的胆识,和令人眩晕的气场,不顾一切地向他扑去,只差将娇体贴在他的身上,但脚板似乎与地面粘得很劳,让得突然间仰倒的娇躯,与唐烧香轻托而起的臂弯,始终保持一种安全的距离。

    在唐烧香错愕的眼神下,只见她秀发往脑后一甩,露出洁白的玉项,火热的眸子内,魅惑流转,胭红的檀口翕动间,凑近他的耳畔吹风道:“烧……烧香……你简直令我……浑身发烫!”

    正值舞象,唐烧香春潮一荡,差点磅礴而出千尺白浪:“一次多少?”

    “一万!”

    唐烧香摇摇头。

    “半折!”

    唐烧香还是摇头。

    “别把我惹火了,再半折干不干,不干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了!”

    “二百五!!!”当然不干,唐烧香还是摇头,手臂一抽。美人儿预判有误,试着下躺的娇躯,霎那便是失去了支撑,嗵的一声,香臀坐在了碎石满地的地上,不幸被扎了一下,疼得她痛苦**一声,在姐妹们的搀扶下骂骂咧咧而去。

    一小波哄笑传出,很快便冷却。氛围,悄然发生了转变,只见得,观赛者们的视线,纷纷转向长老席,以及大长老两侧的贵宾席上。

    唐烧香先前解救潘安的那一招,无疑令得台上举席震惊,几乎是在那一刹,不约而同地离座而起,表情或震然或骇然。

    凡俗界人族,胆敢寻衅修真界人族,这不明摆着将自己往绝路上逼么!

    一双双充斥着怒意的老眼,在唐烧香身上审视许久,方才畏惮地转向纷纷离席,朝着申公无极匆匆而去的申家族人,最后落在大长老左侧大唐东游门长老身上。

    见到这般场景,大唐东游门长老也是颇为无奈,捋着胡须,神情一片凝重。

    空气骤然凝固,场内外的武迷们,纷纷摒住呼吸,等待最后的判罚。

    申公无极倒地后,一时未回过神来。当得知踢伤他的居然是唐烧香时,仰天嘶嚎一声,近乎歇斯底里。那双因极度仇视而略微鼓凸的眼瞳,闪过一道道怨毒的火光。

    及时赶来的外院弟子和申家族人,赶紧安抚,最后一同将他送往直系丹院的疗养大殿。

    场上的氛围,凝固依然。一双双目光,带着些许质疑,看向大长老身侧的大唐东游门长老。

    在大长老戚声提醒下,大唐东游门长老方才恍然若惊,收回陷入长思的心神。在这个大陆,对待不同的人族,赏罚是明显有所区分的,普天之下,唯有至高无上的无尽通天大帝,可以随意更改游戏规则,其它任何势力门派,都得无条件遵行。且不论制度如何,单说申氏家族所仰仗的势力——北荒冰凰族盟——乃修真界北荒域第一大盟,实力堪比中原首屈一指的大唐东游门。处罚稍有不当,轻则损害双边关系,重则直接走向对立,造成的后果将难以估量!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阔男书库!/aa/a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