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妹妹我心好烦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大唐东游门长老选了一个折衷的方案。目光场下一扫,长老忽地收住嘴角那抹隐晦的赸笑,挂出一抹威怒,沉声道:“申公无极比试违规,从明日起,关禁闭半年!”顿了顿,补充道,“下一阶段实战观摩,与第三阶段合并,整体时间后推一年,是为给大家预留充分时间作准备!”

    啊!第二、三阶段合并!整体再后推一年!这是要为某些人腾出足够的休养时间么?

    面对场下的各种议论与质疑声,大唐东游门长老态度坚决,不容改变!

    贵宾席上,陪立在大唐东游门长老左侧,一名相对有些名望的申家族人,丝毫不领情,在听到关禁闭半年的霎那,面色一僵,因为他们的预想结果是免于惩罚。与大唐东游门长老打了声招呼后,表情由堆笑转为阴沉,离席而去。

    长老席上,剩下的多半是杨氏家族人,脸上早没了开幕时的惬意,取而代之是一片凝重,他们知道触怒申公家族的后果,或有可能将家族、修炼院乃至师门,推向北荒冰凰族盟的对立面,到那时,就不仅仅只是个人矛盾那么简单了。但申公无极违规在先,且当着诸多长老及数千观赛者的面,确实令他们感到难堪。

    盛典进行到最后,是备受关注的题名环节,原本应该当场宣读荣获题名者名单,然而最后却被告知,由于申公无极伤情堪忧,急需多位长老帮其运功疗伤,名单未定,计划择日公布。

    场下顿时一片骚乱,质疑声潮不断,替他们心目中最有潜力人选,感到愤愤不平。

    望着场下一对对充满惋惜的眼神,唐烧香收住冰矛,在心头咳叹一声,但表现得一脸无谓,因为他知道凡俗界人族的修行之路,注定不会一帆风顺。而且,他与申公家族早已走上了对立面,无论作何选择,对立的局面都不会改变。

    他是中古级血脉传承的修炼级体质,体内元气炼制的附带火属性的化形丹,可以化解北荒冰凰族盟的烈性寒气,对申公家族的利益构成了威胁。

    在斗院,他视潘安为唯一的兄弟,今日挺身相救,毕生不后悔。

    由于人族等级制度的约束,唐烧香对能否获得大唐东游门准弟子题名,并不抱太大希望,但愿他唯一的兄弟,高等灵族潘安,能够如愿以偿。

    ……

    “唐烧香,我们支持你!”一帮狂热的武迷,因先前申公无极那句歧视性言语,被点燃的情绪尚未平熄,此刻隐去脸上原有的对低等人族固有的歧视,纷纷簇拥而来。

    唐烧香这回没有被胜利冲昏头脑,从她们那若即若离,忽而躲闪的微妙肢体反应中,早已觉出端倪。他们之间,终究隔着一座大山,那便是人族等级制度。

    但他认定自己诞生于奇石,是土生土长的租界人族,故也不乏自信。

    嘴角泛起一抹淡定的笑意,唐烧香拍了拍送上来的一只腰,然后指向东南江隅,江雾弥漫处、一座若隐若现的白塔,风趣道:“走,咱们去那撮一顿去,我请客。”

    那是一家供渡江的行客,旅居的饭塔!

    “呃……”收了收腰,眼下的妹儿,表情略微不自然,檀口娇笑生硬地传出,“呵……呵呵呵,好!”

    “还有我潘安,拿不到奖,就不能自个好好庆贺一番么!”听到要吃饭,潘安心头的阴霾顿时一扫而空,脖子一仰,将一口唾沫咽下,自嘲似地道。

    摸了摸衣袋,身无分文,唐烧香颇感棘手,但说出的话,是不容后悔的。好歹是个男人不是!

    幸运的是,饭塔乃修炼院名下资产。而且,唐烧香也很想知道,以他和潘安这等气场,饭肆老板会否买他一个面子。

    轻轻一跃,坐上了潘安巨大的龟背。一大帮女众也坐了上去,估计有超过半吨重,但潘安修为已有气化形一阶,别说是半吨,就是两吨也可以健步如飞。在巨大的食物刺激下,他的王八气场又爆发得淋漓尽致,飞快得奔往目的地。

    望着迅速消失在视野转角的身影,场外,干坐在看台一隅的申公媚,清澈的灵动眸子里,闪过一抹疑惑,其中夹带着一抹羡慕。

    “他到底是偷学的几招呢?还是血脉传承的体质终于发挥其效了呢?倘若是后者,那我岂不是…沦为垫底的存在了?我可是堂堂龙城帝国辅国公之女啊,这让我的脸往哪儿搁啊!幸好,这次死活没让爹地派人来观摩,看来我还是智高一筹啊~”

    “哎~,还有那只王八,实力也提升得飞快,羡慕死人啊!”

    申公媚那莲藕般白皙的玉手,轻托着素洁而粉腻的香腮,时而偏动小脑袋变换一个姿势,时而眨动一下水灵灵的大眼睛,瞧其模样,似乎郁闷极了。

    申公无极的受伤,对她来说,心里影响并不大,因为二人并不是族亲关系。

    再次抬头望了一眼已然消失的背影,申公媚狭长的眸子微垂,陷入了沉思。忽然,眼前晃现一道手影,紧而见到一个曲线婀娜的身姿。

    睫毛忽然眨动几下,申公媚恍然回过神来,轻吟了一声:“杨二姐!”

    “御妹,想什么呢?”

    “哎……郁闷啦,我是在考虑,究竟要不要转入丹院。”申公媚眼神定定,好似在妮妮呓语,听得杨二姐一阵恍惚。

    “转入丹院?成天抱着一只吹火筒,时不时往壁炉里吹一口?那还是出生宫廷的你吗!”杨二姐话中,带着几分俏皮。

    申公媚柳儿眉,忽地蹙起,嘟哝着小嘴儿,道:“谁说炼丹要拿吹火筒,尽瞎说!”说完,稚嫩的小脸上,浮现一抹嗔怪。

    “呵呵,我还不是看你太郁闷,过来替你解解闷!”

    掩着檀口调笑一番,杨二姐望着饭塔方向,眸子里灵动着不屑,身下那对紧裹在竹青色九分裤内的修长美腿,施施然地迈动了几步,忽地顿住,玉腿随着娇躯随意的一扭,美臀紧绷,偏转过身,酸溜溜地道,“别担心,御妹,那个毫无自知之明的凡俗界小奴崽,十有八九是偷炼了高等功法,领罚是迟早的事!即便不是,以他凡俗界人族的身份,也几无获得题名的可能!”

    “嗯嗯,我觉得也是!”末了,申公媚眸子忽地一亮,舔了舔嘴唇儿,道,“哦,今天是题名盛典,饭塔已经被包下了吧,嗯,宫里的饭菜实在是吃腻了,该换个口味了!”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阔男书库!/aa/a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