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一张小脸潮红

    脚下迷雾横溢,似水流淌。

    在瑰丽如若仙境、幻美如若天堂的偌大园子,游荡了大半天,晃眼间,来到了一座还算高大气派的彩绘牌坊门下,抬眼一望,门楣上书:一号典藏楼。

    这是他的前身,最常访问的地方,因为他是凡俗界人族,只有权限修炼低等功法,故而只能进一号典藏楼。

    相比于其它典藏楼,一号典藏楼十分安静,但利于修行。

    虽说是一号典藏楼,但同样代表着修炼院的形象。里面可以寒碜,外观却丝毫不马虎。视野尽头,是一座云窗雾阁的大殿。它簇拥在奇花异草、临潭台榭、白石景山和悬泉飞瀑之间。逶迤的石经,自飞瀑脚下,蜿蜒而上,抵达殿门南侧的前庭。石径青苔相映成趣,蝶儿般美丽的小昆虫翩翩起舞……

    不想,途中突然感应出附近存在一股异常的元力波动,貌似有一双眼睛暗中窥伺着他。

    倒吸一口凉气之余,唐烧香心头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三长老先前说过,大唐东游门长老特地给各大典藏楼捐赠了新功法,其中就包括一号典藏楼,他担心新功法落入他人之手。若不幸言中,未来的一段日子,便只能将时间花费在那套高等功法上,从而增加了被人告发的几率。

    想到这里,唐烧香陡然加快步伐,不顾一切地冲向一号典藏楼。

    果不其然,就在他一只脚刚踏进典藏楼的门槛时,从漆黑的典藏楼内飘飞出一人。一张光彩照人的脸蛋儿,刚从加持在门上的一面浅蓝色禁制内透出,便是与全速冲将而来的唐烧香脸颊,贴了个照面。

    就在唐烧香错愕的一瞬,对方前伸的一只皎白的手,当空一游,接连划出几道凌厉的冰蓝色芒刃,带着瘆人的破风声响,直劈唐烧香而去,似乎在逼迫唐烧香出奇招。但唐烧香并未如对方所愿,左冲右突,连连侧闪,惊心动魄,险象环生。直到一股烈性寒气,突然将他吞噬,瞬息禁制了他的肢体,破坏了他的防御力。

    但他依然没有施展高等功法,心中自有想法,这是在直系斗院,大不了一死,好歹强于抛尸荒野。

    骇然间眼前虚影一晃,一只白皙的玉手,朝着他的胸口极快地发出一掌,仅速度转化而成的强大冲击力,便是将唐烧香震得倒飞而去,从高达十余米的飞泉顶,急速坠下,落入深潭。

    对方脸上蒙着面纱,眨眼间从唐烧香的视野前消失,微微震荡的苍茫虚空,传来一道颇具震撼力的女声:“三日内必有人向你发出挑战,地点东渡桥,劝你早作准备!你若赢,这本可衍级功法拱手让与你,否则,日后你休想正常修炼!”

    可衍级功法!唐烧香心头一震,可衍级功法代表着同类功法中的最高水平。向他发出挑战的目的也很明确,引他出直系斗院,逼他施展高等功法。

    “放心,我一定会按时赴约!”唐烧香暗自咬牙切齿,气急败坏道。刚才这一掌,让他愈发清楚的意识到,一味逃避只会换来更为沉重的尊严上的打击。

    ……

    “哗啦!”就在唐烧香状如浮尸般,任凭躯体顺水漂流而下时,耳畔传来巨大的重物落水声,循声一望,惊喜发现是他唯一的兄弟潘安,匆匆赶来相救。

    将“死不瞑目”的唐烧香捞上岸后,潘安二话没说,便是驮着他朝着附近一处药铺奔去。

    无数次滚落,无数次被驮上,待得唐烧香终于回转神来,已近掌灯时分。星光惨淡,夜色迷蒙。高亢的铜锣之声,伴着清脆而富有节奏感的梆子敲击声,宣布酉时的到来。

    舔了舔嘴唇,唐烧香脸上的怒意渐渐化去,嘴角浮出一抹无谓的笑意。

    狂龙一出,何与争锋!

    “哈哈哈哈……”唐烧香嘴角凛然笑意赫然爆发,强大的气势冲得头顶上的玄黑武生帽,直挺而起。虽他极力压制,但这股低沉的声势,依然传到了二三十米开外,震慑了蛰伏在附近的人。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过,藏在暗处的人,仓惶撤离。

    “潘安,混天居!”唐烧香向前一指,颇有气势地喝令一声。混天居是大长老的宅第,平日他多半与老友在外修行,每逢特殊日子才回来一趟。

    “哦!”龟躯一振,潘安欣然地应了一声,按照唐烧香的指示,开足马力加速奔去,浑然不觉又将唐烧香甩下了龟背,弄得唐烧香灰头土脸,好不尴尬。

    在地上躺了一会儿后,唐烧香惊坐而起,独自朝大长老院方向行去,虽说记忆并未完全恢复,不知道混天居确切位置,但相信龟兄的爬行方向不会错。而且白天那一掌,让他的记忆又有所恢复。

    唐烧香迅速整理好心情,凭着脑海内零乱的记忆,踏进了那片名为“东植园”的地方,入目繁花似锦、药草飘香、果木簇拥,缤纷满目,难得的一片环境清幽之地。而那只乌龟,已经返身寻找唐烧香去了。

    为了避开这只让他来气的乌龟,唐烧香选择了一条记忆中最为熟悉的路线,直插东植园,剑指西北区。

    盛典落幕后不久,那些中高等人族便已借阅到了梦寐以求的新功法,此刻正在东植园卖力地修炼着,准备迎接来年的考核。

    当见到慌不择路、焦头烂额,还有些鼻青脸肿的唐烧香后,白天的羡妒此刻化为乌有,取而代之是脸上毫无掩饰的人族优越感。而且,他们似乎隐约意识到,唐烧香此刻并没有借阅到心仪的功法。

    只要他还是个凡俗界人族,就不可能获得中高等功法。而若发现他公然违反人族等级制度,偷学高等功法,那么他们之中的任何人都可以以此为借口,在唐烧香凭着他血脉传承的修炼级体质崛起之前,将他扼杀在摇篮中。

    奔走了一两公里,终于抵达东植园西北区,远远见到一个传统而古朴的屋宇华顶,隐约自那连绵的古木树冠之上,耸出冰山一角。

    那里隐藏着一座与租界主流建筑格格不入的传统大院,古朴取代了清新,沉闷取代了盎然。它非那种千篇一律的由水晶玛瑙,精玉翡翠雕镂而成的碧瓦琉璃宫殿,而是一座深沉大气,古朴威严,散发着厚重历史古韵的传统四合型大宅院,古木参天,干大粗壮,枝叶扶疏,似有将整个大院彻底吞没之势。

    稠密的树冠,将林子掩隐其中,风雨难透,日月不侵,放晴之日,林间小道上尽是一条条斑驳的影痕。行于其间,总能感受到一股森寒的氛围。好不容易摸到大院南门,展眼望去,首先映入眼睑的是一面影影绰绰的大门,老红色的复古铁甲门,庄严肃穆,深沉凛然,在幽森氛围的烘托,以及斑驳光影的衬托下,夹杂着几分阴冷和不真切,给人一种怪诞的感觉。

    正门外是坦荡而清爽的前庭,烟晶铺砌而成的地表,寸芒夺目,溢色流光,前庭南侧边缘,衔接着玉石台阶。拾阶而上,穿过前庭,在大门前驻足片许,打量了一番,转向左侧的一扇边门,——那大门,只有逢年过节,或召开重大议事会,方才启用。

    伸手正欲推门,却是发现,门虚掩,狭长的门缝内,有着一抹光亮泻出。

    唐烧香既惊喜又忐忑,小心推门而入,借着惨淡的星光,蹑手蹑脚的穿过长长一段幽长的回廊,转到了北侧居中的一间高大上的堂房前,门楣上书“混天居”三个劲飘的墨色字。

    堂房大门同样是虚掩着,门罅内挤出一抹幽光。顺着门缝往里探,一间气派的议事堂赫然入目,进深较大。大堂中央,摆放着一只近两米高的鼎炉,其内余火未了,昏暗的光芒,将大堂渲染得格外诡异。

    目光扫向大堂尽头的高台之上,一位广袖白袍、眉长过半尺的鹤发老者盘膝而坐,指掐印结,表情笃定,神态安详,周身凝聚着一层淡蓝色气旋,看上去有一种超脱尘世的感觉。旁侧,一名娇俏的少女随身而立,掌着一盏油灯,抹着大红指甲油的纤削指尖,拈着一根细长的发簪,微偏着小脑袋,抿着粉嫩的小樱唇,百无聊赖地戳着那盏随时都有可能熄灭的小油灯。神情专注时,娇躯微欠,蛮腰微屈,圆儿润的娇臀,紧裹在那衬显活力的竹青色九分裤内,愈显丰腴,翘挺的弧度,只叫门外那一颗心呼吸急促,一张小脸臊红。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阔男书库!/aa/a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