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老姐我要发威

    “有何证据?”

    “还敢狡辩!我手中这本功法书便是证据!”杨二姐使劲晃了晃手中的功法书,声色俱下道。

    “这并不能说明什么,你不也是中等人族吗,手中拿着高等功法,是不也证明你偷学了呢?”唐烧香嗤之以鼻道。

    “你!”杨二姐积羞成怒,指掐印结间,外放而出的一股元气,转眼便是凝聚出一只幽蓝色的气化掌。击出的霎那,朝着唐烧香疾声一喝,“看招!”

    唐烧香暗自大惊,身形一闪,挪至大堂中央的巨鼎之后。

    掌击而下的气化掌,如虹光掣过,触地爆破,轰然间蓝色火光一晃,转眼成一团青烟,腾腾升起。

    杨二姐暗自得意,指掐印结之末,足尖一点,身形离地而起,当空运转驭气飞行术,朝着堂下飘去,意欲居高临下逼唐烧香束手就擒。

    说时迟,那时快,唐烧香抱起近两米高的大鼎,暴步而起,用鼎身封锁了杨二姐的进攻路线,紧而一脚爆踹,将巨鼎轰得倒射而去,杨二姐紧急挥臂一挡,身形倒射,再次落回高台。

    “唐烧香,你好大的胆,竟敢对我动手!”

    “为什么不敢!”

    杨二姐正欲再次发动攻势,却被大长老挥手制止:“好了,都是一家人。自家人闹成这样,成何体统!”

    “谁跟他一家人!”杨二姐极不服气地呛声道,两只怒眼,死死瞪着唐烧香。

    唐烧香虽然毫发无损,却并没有感到丝毫轻松。由于修为低杨二姐一个等阶,而且不能施展高等功法,面对杨二姐的猛烈攻势,只能仓促应付,以致浑身毫毛和头顶帽子,皆是直竖而起。

    “呵呵!”瞧着唐烧香那颇为滑稽的模样,杨二姐不禁失笑。紧张的氛围,不经意间缓和了许多。至少她知道,倘若唐烧香不施展高等功法,是难以在她手下支撑几个回合的。

    高台之上,传来大长老意味深长的声音,多少有为杨二姐开脱的意味:“刚才你杨二姐只是为了考验你,看你在压力面前,会否委曲求全,她这样做的目的,终究只是为了你好,说来她是用心良苦,你应该感激她才对。现如今关于你偷学高等功法的事,传得沸沸扬扬,希望你清晰地认识到后果的严重性,无论有没有偷学高等功法,切莫当着任何人的面施展,无论面临多大的压力,否则……”咳嗽了一声,大长老语长心重道,“轻则逐出租界,重则废除丹田,甚至于身死魂灭!切记切记!”

    闻言,唐烧香浑身猛颤了一下,额头不由浸出一层冷汗,压力潮水般袭上心头。

    大长老朝他罢了罢手,故作糊涂道:“这么晚了,来此究竟所为何事?”

    唐烧香讪讪笑了笑,摘下帽子稳稳端于胸前,朝着大长老微微一福,恭声道:“晚辈从三长老口中得知,大长老即将过一百八十寿诞,故特地赶在长老闭关前,提前送上祝福,祝大长老: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这样的祝词,在这个大陆,是闻所未闻,听起来只会叫人觉得奇葩。

    昏暗的光线下,杨二姐先是抿嘴迂笑,旋即失笑出声,替唐烧香感到羞愧难当,以至背过脸去,仿佛不愿再多看他一眼。

    唐烧香这番源自异界大陆的祝语,犹如天雷滚滚,震得大长老愣了愣,心头琢磨着:这小子,近三个月极为反常,难不成是因为前后压力过大,内心逐渐崩溃,终于疯了不成?

    眉头稍稍舒展,大长老从困惑中收回心神,摇了摇头,随意地罢了罢手,佯装糊涂道:“免了免了,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孝道了,你跟那只懒得无可救药的王八,不咒我早死就心满意足了。说吧,见我究竟所为何事?”

    唐烧香一脸愕然,但立刻便是被嘴角那抹笑意冲淡。提前祝寿不假,但更重要的,是想得知,长老层对关于他偷学功法的传言,持什么样的态度;其次是长老层对他在题名盛典上的表现评价如何,因为这直接关系到他以后有无可能拜入大唐东游门;最后一点,也是颇令唐烧香闹心的,就是杨二姐似乎老揪着三个月前的那桩破事不放,随时都有可能成为毁掉他个人声誉的定时炸弹。

    其实,真正令唐烧香关心的是上述第二个,也就是究竟有几成希望拜入大唐东游门。要知道,抛开凡俗界人族的先天不利条件外,他之所以有今天,全蒙当年杨家人收养。不然,以他凡俗界人族的身份,别说跟大唐东游门旗下修炼院弟子同台对决,就是连进入修炼院的机会都没有。

    唐烧香沉吟加讪笑,很显然,他清楚大长老是明知故问。

    大长老确实早已窥出唐烧香的心思。作为修炼院弟子,最大的梦想,莫过于拜入大唐东游门。而唐烧香所做之一切,暂不论对错,归根结底,是为了拜入大唐东游门,但受制于人族等级制度,很多事情他是身不由己,现实面前不得不低头。

    他曾无数次幻想倘若前身是租界人族该多好,哪怕是大荒人族也远远强于现在。以他中古级血脉传承修炼级体质的优势,现在的他,或许早已练遍典藏楼的高等功法,并随同关许雅姐妹到大唐东游门报到去了,甚至有可能……。哪像现在,杨氏家族上上下下,对他颐指气使,侧目而视,仿佛他就是掉进米仓的一只混吃的老鼠。

    看着唐烧香,大长老沉吟了一番,只字不提题名盛典上他的表现,只是看着大堂中央的丹鼎,轻呵道,“把手掌贴上去吧。让我重新测试一下你的体质,看你的潜力究竟能达到什么样的程度。”

    唐烧香略微无奈地摇了摇头,将袖子猛地往胳臂上捋了一大截,双脚略显疲乏地近前几步。正当他打算将双掌贴上,大长老出声提醒道:“把鼎内的紫金色粉屑先行转移,再继续。”

    懵懵懂懂的点了点头,唐烧香迅速在脑海里搜寻了一番,却是空空如也,三个月的记忆恢复,效果并不尽如人意,连得最基本的启鼎步骤,都无法回想起来,顿时急得干瞪眼。

    大长老失望得直摇头:“这要是被大唐东游门长老撞见了,不当场将你轰出才怪!”

    暗自运转修为,将堂门缓缓关上后,大长老颇为不耐烦地提示了几句。

    唐烧香总算开窍,抱着略微发烫的鼎炉,缓缓旋转,立刻便是有嗡鸣之声从鼎内隐隐传出,由低到高,再由高到低,待得旋转归复到原位,那嗡鸣早已隐消而去,说明金紫色粉屑沉入了底座的一个类似储存骨灰的盒龛中。

    虽说这一切唐烧香做得还蛮顺利,但大长老却是十分失望,这等基础操作,怎能忘记!

    大堂内光线黯淡,唐烧香没有觉察到大长老脸色的变化,心头反而有着一小股成就感。将金紫色粉屑转移后,唐烧香遵照大长老的提示,微微闭目,屏住呼吸,将掌面缓缓贴上……

    不承想,掌面与鼎身接触的霎那,一道内吸力猛地作用在掌面,伴着一道道可怖的水蓝色弧威,自掌面劲势扭动而出,唐烧香整个人便是仿如堕入了无极深渊,泓邃而无底。一时间,只闻得他呼天叫地,鬼哭狼嚎一般,搅得大堂内阴风四起。

    “啪!”

    伴着一道破门声响,大门被一道浅蓝色腿形气势,轰破了一个大洞,并有一道黑影朝着唐烧香急速袭来,但未中目标。循声望去,门外赫然俏立着一道曲线玲珑的身影,正是杨二姐,此刻她那张冷俏的小脸,因惨淡星光的衬托,平添了七分阴晦八分幽愤。

    “能不能别叫得这么瘆人啊,我还没出林子呢!!!”少女朝着大堂内怒呵道。接着,一连串刻薄的言辞,自俏鼻内瓮声而出,“真受不了你这种人了,没多大本事还无自知之明!”瞪了唐烧香一眼后,气呼呼地转身而去,消失在了鬼雾迷蒙的昏暗林子中。

    唐烧香恰似刚从一场噩梦中惊醒般,四下环顾了一眼,惊惑的目光,最终落在大堂内黑暗一隅,一只倒扣于地的小巧物品上,正是刚才那道向他袭来的黑影,貌似一只绣花鞋。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阔男书库!/aa/a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