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红鸳鸯绣花鞋

    高台之上的大长老,因唐烧香生疏的操作技能,大为恼火,连连罢手:“你的状态实在太糟糕,倘若换作是大唐东游门长老,这辈子你休想拜入大唐东游门。”呵斥时,三长老的目光,却似一直不曾从倒扣于地的绣花鞋上移开。

    沮丧间,唐烧香目光循着三长老的视线望去,见是一只绣有精美图案的红绣鞋。鞋面上,绣有两只鸳鸯,一只脚踏“无极变幻云”,一只脚踏“无极变幻火”,在蓝天朵朵浮云的陪衬下,自在徜徉。

    当见到唐烧香那双凝注而充满迷惑的眼神时,大长老那张看似枯井无波的老脸略微变色,探问道:“见过那只鞋吗?”

    唐烧香懵懵的摇了摇头,沉思道:“似曾相识。”

    大长老表情略微一滞,转而和声笑道:“这是当年族长将你从凡俗界抱来时,从你衣兜里发现的,后来族长到修真界进修去了,将其交由我代为保管。你二姐觉得好看,便请求借她穿一天。”顿了顿,大长老话音一转,道:“再过一个时辰,大唐东游门长老就要离开修炼院,渡江南下了,你也赶去送送吧,给他留个好印象,说不定,下一轮题名盛典,你就有希望了。”

    听罢此话,唐烧香不仅没有喜色,反而心头一沉,直觉希望在离他远去。

    见唐烧香意兴阑珊,大长老略微思忖,谐谑似地道:“赶紧把那只鞋交给你二姐吧,她或许还光着一只脚丫呢。”

    唐烧香自知以他目前的潜力,尚不足以打动长老,他需要做的是继续充分发掘自己的潜能,提升自己的综合实力,尽力弥补先天条件的不足。

    想通后,唐烧香释然了许多,心思开始转向倒扣于地的那只孤零零的绣花鞋上,霎那间心头涌出一股莫名的酸楚,这可是宿主的家人遗留的。虽说现在的唐烧香是夺舍而来,跟宿主不是同一人,但好歹是占据了宿主的躯体,跟宿主的身份算是完全契合了。

    正当唐烧香全神贯注于地上的绣花鞋时,大长老咳嗽了一声,提醒道:“从东门广场送别归来后,再来我这一趟,好给你重新测试一下体质,以便更具针对性地提点你几句。”

    唐烧香敷衍点头了两下,俯下身子,脉脉地拾起鞋子,习惯性的在大腿上拍了拍,旋即转身而去。不承想,刚才这不经意的三拍,却是让得金紫色绣花鞋闪了一下,并有一环微弱的金紫色豪芒缓缓流转而出,旋即消隐无踪。

    颇觉诡异的唐烧香又试着拍了几下,一点动静都没有,加大力道拍了几下,还是没有,恍然以为是看走眼了的缘故,便没将其放在心上,继续前行。

    “慢着!”一道听似枯井无波、实际略微震颤的断喝,兀然自身后传来。

    唐烧香转过身去,愕然地望着高台之上从气旋中现出身来的大长老。

    大长老似乎一反常态,声音变得煞是柔和:“你拥有中古级血脉传承的修炼级体质,潜力不可限量。只要你专心一志,杜绝一心二用,不久的将来,必定会成功!”

    闻言,唐烧香大感错愕!这老头怎会突然松口,莫不是……?唐烧香隐隐意识到了什么,端起绣花鞋翻来覆去端详了一番,却并未发现有何特别之处。

    见唐烧香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迷惑表情,三长老淡笑道:“呵呵,快去吧,免得你二姐跟你急!另外,我亲自修书一封,由你自个儿交与大唐东游门长老,信中,我会力荐给你一次进修的机会。”末了,三长老从储物袋内拍出一本信笺薄,从其上撕下一张,以指代笔,以真气为墨。聚气凝神,回峰转笔、奔蛇走虺间,一封用真气字书写的介绍信,一气呵成,落款完笔,大功告成!

    接到介绍信的那一刻,唐烧香直觉恍惚,顺便留了个心眼:“这位新上任的大唐东游门长老,有拍板权么?”

    “当然!他专管这方面,只要他拍板,事情就等于定下了!”

    唐烧香觉得曙光就在眼前,举步可达,垂手可得。

    将信交予唐烧香后,大长老再次提醒他先将鞋子交给杨二姐,然后到天幕广场参与送别,并将推荐信亲自交与大唐东游门长老,末了,朝他手一挥,自先隐入了气旋中,顿时,大堂内的光线便又黯淡了几分。

    接到介绍信的那一刻,唐烧香直觉恍惚,这种待遇,似乎有些承受不起!先好歹看看再说,至于家人留下的遗物该不该借给外人糟蹋,到时再说。

    退出大堂后,唐烧香在回廊内闲庭信步似的溜达着,意欲借助周围让他略感熟悉的景象,帮忙继续恢复记忆,奈何环境幽暗,效果不尽如人意。

    长廊合围而成的天井内,不乏闪耀着奇光异色的萤石,将得环境渲染得色彩斑斓。院子外的密林,不时传来几声老哇子的怪叫,每每此时,唐烧香都会不自觉的朝北瞄上几眼,因为租界以北,乃是让人谈之色变的大黑山脉。——与之遥遥相对的是大陆最南端的大炎山脉,寸草不生,漠野千里。

    正沉浸在一种令人心醉的静谧环境中时,耳畔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循声望去,见从南门方向爬来一只近两米长的玄黑巨龟,正是他唯一的兄弟潘安。见到唐烧香后,潘安激动的加速朝他爬来,脖子越伸越长,远远喊道:“师兄,怎么样了,啥时候可以去典藏楼借阅高阶功法啦?”

    唐烧香罢了罢手。待龟兄爬到他跟前,方才惊诧的发现它的脸上多了一个巴掌印,遂疑惑地问是怎么回事。

    潘安咬牙切齿,愤愤不平地道:“被她打了!她疯了似的朝我冲了过来,不由分说的就扬起了巴掌,当时,我还没反应过来……”

    “呃……谁……什么时候?”

    巨龟有所顾忌地张望了一眼,低声道:“就是那个老不死的(的)六世侄孙女。在你离开饭塔后,她就逼我说出你的秘密,我死活不肯说,她就……”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阔男书库!/aa/a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