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别跟我来硬的

    “罢了罢了,她这种女人,我早已看穿,越是强势越是证明心虚。”肢体动作上受到大长老的影响,唐烧香罢了罢手道。其实,他也觉得自己有些“狐狸吃不了葡萄说葡萄酸”。

    这等深奥的推理,潘安不太理解。愣了愣,调转过头,望着林子南侧方向,翕动了一下灵敏的鼻子,幽幽地道:“她就在林子南侧出口的草场上,我能闻到她身上散发的香味。”“呃……不远处又来了一位,正朝杨二姐靠近。”

    “走,看看去!”唐烧香手一挥,非条件反射似的跃上了龟背,一起朝林子外加速赶去。

    穿过鬼雾森森的树林,快要抵达林子南口时,隐约听到了杨二姐的嚷嚷声。借着惨淡的星光,循声望去,目光落在那片延绵起伏的草坪上,一名少年不时横身挡在一名少女身前,百般纠缠。少女脚下只剩一只鞋,无奈而无助,试图摆脱少年的纠缠,却总是事与愿违。

    乍一瞧,这少年竟是被判罚关禁闭的申公无极,天明前正式生效,禁闭地点在天泉池西侧的百丈崖,所以前夕他因某些未能完成的心愿,显得很是急躁。

    记忆中,申公无极对杨二姐的姿色一直觑觎不已,试图将她纳为偏房。

    眼前一幕,过去并不鲜见。杨二姐肤白貌美,身量窈窕,颀长高挑,气质出类拔萃,很容易俘获身边几乎每一名贪恋美色的世家子弟的心,即便他来自修真界。

    不过,正如申公无极心中所想,按照帝国颁布的人族等级制度,中等人族女子取得高等人族升跻证之前(仅中高等人族享有此权),只能做男方的偏房,所以他才信誓旦旦,堂而皇之地向杨二姐表白纳娶的意愿。

    只不过,前途大为看好的杨二姐,并非俗庸女辈,心中是万个不答应,始终坚守一个原则:宁与穷人补破衣,不与富人做偏妻!

    她的未来方向也很明确,好歹是中原首屈一指的大唐东游门旗下修炼院弟子,相对于普通租界女子,占据着得天独厚的优势,未来不难达到她所期望的高度。这是后者——那些普通租界人族女子——无法望其项背的。

    未来一年,尚有三次证明自己潜能的机会,无论是她还是修炼院其她弟子,都可以以此为契机,争取先获得大唐东游门记名弟子的保举题名,然后再晋级淘汰率极高的内门弟子。若不出意外,将来可依托宗门在大陆上的特殊地位,享有一种名为“人族升跻”的特殊指标。顾名思义,就是中等人族升跻为高等人族。如此一来,便可以获得高等功法的修炼权限,特别优秀者,甚至可以与高等人族通婚。

    获得高等功法的修炼权限,与高等人族通婚,便是杨二姐未来的两大追求所在。

    即便,升跻后的中等人族第一代女性,只能嫁做高等人族做平妻——略次于正妻,但远强于妾,也是中等人族女子升跻后所获得的最优待遇。

    正在远处观望的唐烧香,神色颇为谨慎,由于白天在题名盛典上将申公无极打伤,随时可能面临对方致命性攻击。正面交锋,唐烧香难敌申公无极。要知道,他所炼就的可衍级高等功法——水衍易阴经——是申氏家族的功法,而且只是第一部,申公无极想必也会。

    鸡蛋不碰硬石头,好汉不吃眼前亏,唐烧香不想激怒对方,下意识地避开对方的锋芒。

    然而,让唐烧香于情不忍的,是踏在杨二姐脚下的那只绣花鞋。要知道,那可是宿主的家人留下的,也等于说是他家人留下的,岂容一名对他无好感的女人糟蹋。

    紧盯着杨二姐脚下的那只鞋,唐烧香心头一阵紧似一阵,终于忍不住了,摘下帽子扇了扇,给自己打了打气,然后朝着杨二姐方向干咳了一声。杨二姐趁机绕开了申公无极的纠缠。

    这一声咳嗽,传入申公无极的耳内,立刻引得气氛陡然紧张,空气瞬息凝固。

    冤家相逢,分外眼红!

    见到唐烧香的那一刻起,申公无极内心产生了极大震动,万没想到,唐烧香不仅没有像以前那样主动回避,反而大胆到当面坏他好事,简直没把人族等级制度和他这个修真界人族放在眼里。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奴崽,偷学高等功法,还敢在我面前出现,看来你是不到黄泉心不死!啊》》》》》》”嘶喝一声,申公无极右掌猛地曲握成爪,磅礴涌动的冰属性元气,自丹田运转而出,修为运转间,于爪心化形而成一团强势运转的混沌气旋。

    混沌无极!

    白天的弥天大耻,让得申公无极瞬息丧失了理智。作为高等人族豪族豪强,怎甘心受到低等人族的触逆。顷刻间,优越环境造就的残暴本性,毫无掩饰地暴露而出。修为运转间,步伐陡然加疾,不顾边上杨二姐的劝拦,杀气腾腾,怒气汹汹,朝着唐烧香暴步而去。

    忽然间,他迅疾的步伐陡然一顿,左手捂住胸侧的某个部位,表情一阵难受。

    唐烧香后退了几步,恍然意识到,白天的那一脚,或许伤了申公无极的某根筋脉。

    题名盛典上,申公无极大失颜面,头一回受辱,而且是当着族人和千万中低等人族的面,被区区一名凡俗界人族打倒,这若是传出,岂不会成为千古笑柄。想到此,他便无法克制心中对低等人族唐烧香的仇恨。

    捂住胸口,申公无极鼓凸着眼球,瞪着唐烧香,极具仇恨道:“小奴崽子,给我记住,区区一名低等人族,敢于冒犯高等人族的后果。在我关禁闭期间,只要你敢出斗院,外面定然有千把刀剑,等着将你千刀万剐!”

    闻见申公无极如此凶狠残暴,血腥不仁的言辞,唐烧香鲜有的面露勃然之色,过去的他,没少被申公无极或“七人阵”兄弟,残暴欺压,以至最后被活生生暴打致死,可以说,过去的唐烧香,活得真个跟奴隶一般,用“丧尽尊严”,“毫无人格”来形容也毫不为过。

    随着一股强烈的耻辱感倒袭而上,唐烧香心头酝酿的怒火,也是只差磅礴而出,双拳不由猛地一握,嘎吱作响间,丹田的那团神秘气旋,隐隐朝着满月状的趋势运转,但终究还是被强力克制,没有现出第二身相——狂龙。但拳头已经亮出,在眼下发出瘆人的关节错动声响,那是一股誓要洗刷耻辱的力量!

    瞧着情形不对,杨二姐突然横身挡在了二人间,同时朝着唐烧香呵斥道:“现在的你,怎么变得如此不可理喻,难道忘了大长老的忠告了吗!”

    闻言,唐烧香的怒气方才再度收敛。只是在心头发出一声警告,彷如狂龙在怒喝。

    二人四目相对,各有滔天怒火在心头。申公无极极是厌恶作为低等人族的唐烧香,表现出来的那种与其人族等级明显不符的自信。但他伤势未愈,不能动气,否则将导致元火攻心,损伤穴府。

    望着眼前蝼蚁般的存在,申公无极恨不得一把将唐烧香捏得血肉淋漓。歧视与仇恨的气焰,相互冲击,让得他整张脸几近扭曲。盛怒之下,理智数度失控,隔着横身挡在二人间的杨二姐,指着唐烧香威喝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奴崽子,老子今日有伤在身,不便动手。你有种,就从直系斗院走出去,到时候定让你知道,违反人族等级制度的下场,这将比千刀万剐的滋味更难受,哈哈哈哈!”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阔男书库!/aa/a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