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老姐我在靠近

    东门广场,没有搜索到唐烧香身影的申公无极,气急败坏,捂着胸侧愈发感到难受。其他兄弟见状,一边劝慰,一边将他扶往直系外院。申公无极一气之下,拒绝他们的好意,独自一人,朝着天泉池西侧的百丈崖行去。

    卯时的最后一刻,便是他关禁闭的开始。

    百丈崖上,有一座寒冰雕琢的六角亭,寒雾弥漫,氤氲缭绕。亭内有冰桌,冰凳等。桌上有杯壶,壶中盛有酒或其它佳酿。

    飞上百丈崖,气急败坏的申公无极,直接冲入六角亭,抓起酒壶倒了几口,便坐在冰凳上,大生闷气。

    忽而,一道黑影,从陡峭的崖底,空翻而上。百丈高崖,仅只四五个空翻,便是落在了崖顶。然后,这名少年,形色匆匆闯入六角亭内,来到申公无极跟前。

    来人是一少年,正是“七人阵”老五。

    申公无极将袍袖一拂,背过身去。老五连连解释,申公无极全然听不进去,不断更换坐姿方向,最后猛地一拍冰桌,噌的一声,从冰凳上立身而起,暴喝道:“够了!”言毕,指着老五的鼻子,一通训斥。说到激动处,袍袖一扫,满桌杯壶佳酿,飞落碎裂,最后一掌,猛地拍下,将石桌震得粉碎,冰屑四溅。

    “我只关心一件事,无论如何,要尽快除掉唐烧香!其它解释,待你办完事后再说吧!”申公无极咆怒道。

    老五只好怏怏而退。来到空地上,就地施展独门绝学,身形翻滚,如急速运转的滚轴一般,从崖顶飞滚而下,化作一轮光刃,扎进了一颗大树。身形静止时,只见得,他的双掌,已深深地刺进了树干。

    想到这一切,都是因唐烧香而起,他的怒气,便是顷刻间爆发,双臂猛一运力,将树干撕成了两半。同时仰天怒吼一声:“唐烧香!领死吧!”

    ……

    混天居,大堂内。唐烧香绕着丹鼎,踱了几圈,决定趁着大长老尚未归来的这段时间,试行一次。记忆告诉他,大长老先前所说的体质测试,其实跟炼丹有着某种统一的内在联系。

    所谓测试围绕实践展开,实践蕴含测试结果,这个所谓的实践,便相当于炼丹。在这个大陆,炼丹并不是一件神乎其神的事,只要具备基本修为和储足定量的元气,便可以实现炼丹梦想,换句话说,几乎人人都可以炼丹。

    在无尽通天大陆,传统炼丹方法早已被淘汰,它被新崛起的一门职业所辖制和取代。而这一取代并辖制传统药师的新型职业,叫做掌鼎师。

    掌鼎师下辖分鼎药师,分鼎药师下辖传统药师。

    掌鼎师创制了炼丹法则,法则被融合在丹鼎中,通过神识进入丹鼎,可以见到一个虚空界域,与外部世界一模一样。

    测试前,唐烧香借着昏暗的光线,在鼎身上下近距离打量了一番,怎见得它——

    铜光灼灼,通体浑圆,三兽蹄足,泰然而立;鼎身外侧饰有简明脉纹,粗细长短不一,汇集于大小不一、似是随处散列的圆形晶斑处。晶斑与脉纹,构成了一副活生生的地形图。鼎盖之上,靠近边沿,蟠曲有两条呈环抱之势的龙蛇兽,鼎盖中央,拱形凸起是一个用于打开鼎盖的捉手,盖鼎相合恰成完美的浑圆体。

    旋开鼎盖一看,底部的数个圆形浅槽内,摆放着一大圈奇形怪状的兽头盒龛,圈的中央另设一个兽头盒龛。“兽头”遍布密纹,呈仰天张嘴状,额心嵌有魔核晶粒,炼丹时,这些布成阵的魔核晶粒,朝天释放出一束束陆离光柱,经由鼎盖上的晶窗,透射直上,并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丹鼎上空的气流运转。

    围成圈的兽头盒龛内填有亟待炼制的各种生料,中心的兽头盒龛置空,作为出丹前的一个中转站。

    除了兽头盒龛外,鼎的底部还铺有一层金紫色粉屑,除了隔热,这些粉屑还大有用处,一般在炼丹前,炼药者会将粉屑通过旋动丹鼎的方式,转存至底座的盒龛中。

    唐烧香试着用肉眼分辨兽头“嘴”中的原料成分,以便知道这些生料拿来炼制什么丹药,思忖了一番,唐烧香收回目光,凭着记忆,微微闭目,指头微微掐动了几下,双臂浑然游动了几下,气出丹田间,将掌面缓缓贴了上去。

    但最后时刻,掌面突然一滞,唐烧香突然想起了什么,差点忘了转移丹鼎底部的金紫色粉屑,虽说粉屑有助于隔热,但是,这并不是它的主要用途,而是另有价值。

    唐烧香双臂环抱住巨鼎,缓缓旋转,立刻便是有嗡鸣之声从鼎内隐隐传出,由低到高,再由高到低,当快要归复原位时,声音渐渐隐消而去,此时,鼎内的金紫色粉屑,已经全部转移至底座的盒龛中。

    做好上述准备工作后,再次伸开双臂,眼眸微闭,掌面缓缓贴上……

    “哧哧!”伴着一根根蛇形弧威肆意游走,一股股元气自唐烧香丹田运转而出,经由各处筋脉朝着双臂方向开进,立时,唐烧香的面部,双臂及肢体其余部位,均游动着一个或大或小,速度或快或慢的浮凸气泡,时而伴有撕心之痛,每每此时,唐烧香都会疼得龇牙咧嘴,面目扭曲。

    与此同时,鼎内那排列成圈的兽头盒龛内,生料在剧烈翻腾,燃烧,升华……,同时自兽头额心的晶粒释放出一束束色彩斑斓的光柱,经由鼎盖的晶窗直射而上,随着颜色的由深变浅,光柱的目测高度渐渐降低。

    位于圈中央的这只兽头嘴中的盒龛内,气化态的丹精正在积聚酝酿,同时自兽头额心的晶粒朝天释放出一束混色泛黄的光柱,经由鼎盖的晶窗直射而上。其实,这道光柱就是气化态的丹精。

    丹精于鼎顶上侧丈高位置凝聚成气旋,一道动态运转的混色泛黄的气旋,气旋持续运转,逐渐幻化而成一具兽躯,兽足中心有一个亮斑。

    兽状气旋只存在了极短时间,便是快速收缩凝聚,同时间,从鼎口喷出一股漏斗状的火红威压。

    记忆告诉唐烧香,这股威压乃是掌鼎师预设在鼎内的炼丹法则,在炼丹法则之下,兽状气旋在收缩前的刹那,爆发出一声空冥而悠远的惨叫,震得虚空直荡漾,浩浩荡荡的传开,进入了数百米开外一名正在用巴掌威胁一只巨龟的少女耳朵内,而这少女,正是杨二姐。听到冥冥兽叫声后,循着声音方向赶了过来。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阔男书库!/aa/a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