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姐应站哪一边

    对峙间,暗处的人终于没沉住气,现出身来。正是刚刚暴走而去的七人阵老五。他此行的目的是为复仇,哪里甘心就此离开。

    听到杨二姐的呼救,以及看到杨二姐那令人蠢蠢欲动的尴尬画面时,老五不禁暗咽了几口唾沫,步伐频频加快,想将他暗地倾心追求中的女人,解救出来。忽然,自鼎内传出杨二姐虚弱的怒骂,针对鼎旁的唐烧香。

    由于真气无法得到及时补充,心性偏急的杨二姐,体能透支加快,满肚子的火,冲着唐烧香发泄,辱骂之词,不堪入耳。

    唐烧香咬牙切齿,在她那倒耸的玉臀上,狠狠给了一巴掌,直拍得它微微起伏抖耸,画面甚是动感诱人。

    出乎意料的一幕,震得迫不及待赶来接援的七人阵老五,妒火更甚,面肌一阵扭曲,阴晦的表情简直与周围的环境不遑多让。

    体能透支的杨二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在狭小的鼎内转过身来,骂骂咧咧地将脑袋从鼎口伸了出去,第一眼看到的居然是近在咫尺的七人阵老五,隐隐猜测或许就是他帮了这一把,净白的俏脸上,不由平添了几分诱人的酡红。

    看老五的第二眼,却是另一番景象,他面庞隐隐扭曲,颧骨搓动,齿牙咯咯作响,凶狠地瞪着唐烧香,似乎对面的低等人族,不该存在人间!

    杨二姐一下子明白了,定是唐烧香动了她,顿时气得在鼎内“嗵嗵”直跺脚,伸出玉手就要撕抓近在咫尺的唐烧香,但此刻的她,尚未吸食丹精,体能还未开始恢复,无法展开强有力的攻势,反观唐烧香,体内有一团神秘的气旋——天泉池北岸的那块奇石赋予——不仅体能充沛,而且自从吞吃了一小块高品级的化形丹后,足部力量暴增,走跟跳似的,矫健似猿猴,腾挪如彪马。

    虽说这点速度远未达到他的心理预期,但对于像他这样的修炼权限过低的凡俗界人族同龄人来说,已经是堪称凤毛麟角了。

    趁着杨二姐缩头吸食丹精的时机,唐烧香将掌面贴了上去。随着元气的注入,立刻,气化态的丹精开始在法则之力的作用下,朝着鼎底最中央的那只兽头盒龛内涌去,未待杨二姐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丹精已经被兽头盒龛吸食一空,转而化作一道混黄的柱状威能,自兽头额间的魔核晶粒喷射而上,绕过杨二姐身体的阻隔,直冲而上,于鼎口上空丈高位置凝聚成气旋,紧而化形成兽,随着一股漏斗状的法则之力喷将而上,一声兽的惨叫后,丹精结晶成实体,于气旋中心摇摇欲坠。

    杨二姐还被困在鼎内,急需元气补充,而此时的唐烧香,不想坐失良机,不然待杨二姐跳出丹鼎后,必然不会让他有好日子过。暗下决定后,唐烧香足掌猛地一踏地面,身形暴冲而上,伸出手臂直取气旋中心的丹精实体,结果如愿以偿,丹药安静地躺在了他的掌心,唐烧香以前所未有的自信,沾沾自喜的打量着掌心上这颗混黄的化形丹。

    依然被困在鼎内的杨二姐,骇然失色,如此高品级的化形丹,倘使被唐烧香吃掉,哪怕只是咬下一小口,损失都将难以估量。唐烧香是个凡俗界人族,即便以他目前的实力,也丝毫配不上拥有这么一颗化形丹。

    不过,悲摧的是,由于初来乍到对这个大陆懵懂无知,唐烧香很快犯了一个低级错误,——已有先兆,即成丹前的那一声兽叫,但他只是隐隐觉得此种现象再稀松平常不过,因为化形丹本就不同于传统丹药,炼制过程中会伴有一些令人略感不适和难以理解的异象。

    就在他沾沾自喜地在杨二姐面前一阵炫耀时,杨二姐的嘴角突然掀起一抹鄙夷的冷笑,紧而朝着唐烧香掌心上的化形丹大声一喝:“杨!!!”

    匪夷所思的一幕出现了,唐烧香掌心上的这颗化形丹,立刻滚动着身躯,紧而一跃而起,当空滚旋着,朝着杨二姐微张的檀口方向飞窜而去,最终被杨二姐咬在了两排亮晶晶的贝齿间。

    化形丹品级太高,蕴含能量太高,杨二姐不敢一口吞下,咬在贝齿间对唐烧香一阵嗤笑,她实在想不到,唐烧香居然会犯下如此低智商的错误,不由得让她对凡俗界人族的歧视更加浓重了几分。

    唐烧香彻底傻眼了,愣了好半晌,记忆的碎片方才姗姗闯入他的脑海,他惊呼上当,但同时又看到了另一抹希望,因为这颗丹药不是杨二姐原以为的由七人阵老五偷偷闯入大堂炼制的,而是唐烧香用丹田内的那道神秘气旋——天泉池北岸那块奇石所赋予——炼成的,若说丹药的魂是生料,则他的元气则是丹药发育所成的肉身。

    想到此处,唐烧香已有主意,当即决定一试,朝着杨二姐的嘴巴大喝一声:“唐!!!”

    咻!

    果不其然,丹药在霎那间朝着唐烧香飞窜而去,被唐烧香一把抓住。

    呃!这怎么可能!杨二姐大惊失色,这颗丹药可是跟唐烧香毫无关系啊,怎么可能听从他的召唤。“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快说!”以一种主子质问奴仆的口气,命令唐烧香道。

    得到丹药后的唐烧香,喜形于色,两根指头稳稳夹着丹药,笑言道:“这丹药,跟我姓,我是它爹,你顶多……只是它娘而已!”

    闻见这句饶有内涵的荤话,又见唐烧香那副看似刻意表现出来的自信,杨二姐恼羞成怒,亮起嗓门朝着唐烧香叱道:“唐烧香,你这个不要脸的凡俗界小奴崽,你有几斤几两啊,早点滚出租界,免得让我看着心烦!”

    诸如此类的刻薄言辞,唐烧香早已免疫,更何况,现在的他,跟前身根本不是同一个人,心中没有积下太多幽怨,故而表现得异乎寻常的超脱。嘴角一扯,轻笑着弹了弹指尖,丹药上抛出一个微弱的高度,落向掌心,准备一闪了之。

    一旁的老五见状,截住唐烧香的去路。

    唐烧香顿住步伐,脸上却没有因对手的强大,和人族等级的优越,自惭形秽;相反,长期的受辱和前身的暴死,令他内心充满了愤慨,尤以此刻显得更加无畏而凛然,洒脱而飞扬。

    瞟了一眼唐烧香手中的丹药,望着他脸上表现出来的——极不合常理的——八九分是佯装出来的镇定,老五的情绪,刹那间失控,鼓瞪着眼球,指着唐烧香,怒道:“在我面前,装个狗屁的洒脱飞扬。”

    唐烧香付之一笑,淡定而沉着。

    “小奴崽子,你是何等下贱人身份,老子看上的女人,你——也——敢——动!”老五气势凌人,字字刻薄,带着浓浓火药味。

    闻见极具羞辱性的辱骂,唐烧香怒火上涌,自口中宣泄而出时,化作维护尊严的力量,字字回音道:“我为什么不敢!!!”

    言毕,猛地一拍储物袋,一根丈长的粗壮树干,自袋内飞逸而出,被探出的双手一把擒住,紧而被耍得嚯嚯作响,最后被猛地跺在跟前的地上。

    粗壮的树干,因这一跺,下陷了半尺不止,以至于地面都在隐隐震动。

    且见这树干,做过细节处理,环树干凿了四个凹坑线,仿佛是由四五截独立的木墩子,头尾衔接而成一般。

    老五见状,大喝一声冲来,同时施展出他那可怕的独门绝技,于掌心外放而出的元气,刹那间化形而成一根手腕粗的蛇形游动的弧威,掌击而出之末,直扑十余米开外的唐烧香而去。

    唐烧香不退反进,大喝一声,暴步而起,朝着插在跟前的丈长粗壮树干,从顶直下,连踹五脚,“啪啪啪……”,五声爆响,连绵干脆。凿有四道刻度线的粗大树干,顿时解体成五段,如五只木墩,朝着老五连绵撞去。

    弧状威能,击中其中一只木墩,却未能化解整个连绵攻势,其中一只突破防线,三寸狠狠撞在老五的手肘上,七寸借着惯性,绕着手臂一个旋转,狠狠撞在老五的脸颊上,将其撞了个头晕目眩,双脚连连趔趄。

    “喝》》》》》》》》”

    唐烧香并未手软,趁机发动了最后一击,猛地一个暴步,近至老五跟前,一记侧踹,铲得老五爆射而去。

    身后立刻传出杨二姐尖厉的嗓音:“唐烧香,你这个不可理喻的——”

    话到一半,嘎然而止,因为她怒然发现,唐烧香居然又从储物袋内拍出了一根丈长的木头,定定地指着她。此时此刻,杨二姐还在巨鼎内,元气无法得到持续补充,令她焦急万分。

    “唐烧香,你这个凡俗界人族小混蛋,连我也敢动,你还想在租界待下去吗!”杨二姐咤喝道。

    闻言,唐烧香冲她做了个厉害的眼神,紧而提棒对着巨鼎一记爆铲,吓得杨二姐骇然失声,玉手撑着鼎口边缘,噌的一下暴跳而出。

    唐烧香的这一棒,最终在鼎前毫厘距离戛然而止,见杨二姐惊魂状,不禁幽默打趣道:“刚才只是想吓唬吓唬你,不帮你一把,恐怕你一时半会儿出不来!”言毕,又是亢奋似地一阵杂耍,逗趣滑稽,还颇富节奏,耳畔仿佛跟着响起了锣鼓,打起了快板。

    待最后收工时,唐烧香意犹未尽地拍了拍手中的木头,摘下玄黑武生帽,朝着杨二姐施了个欠身礼,谐谑道:“今日表演,男女老幼一概不收钱!”

    言毕,手中的丹药,上抛出一个微弱的高度。同时转身,准备闪人。就在此时,一声大喝,自身后传开,撩起了他满头青丝,以至于面庞都隐隐感受到了一股压迫力。

    “咤!!!”

    丹药尚未落入唐烧香的掌心,这一声咤喝起,丹药立刻循声飞射而去,落到了一个人影手中。唐烧香和杨二姐皆是一愣,愕然发现,竟是须发飘飘、眉长半尺的大长老。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