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三美媚聚一堂

    拿着丹药,大长老径直来到老五跟前,关切地问询了几句。

    由于败在一名凡俗界人族身上,太丢面子,老五讳莫如深,含糊其辞。但败像已露,遮遮掩掩已经于事无补。在大长老关切的追问之下,老五积羞成怒,指着唐烧香高喝道:“一定是他偷炼了高等功法!”

    感应出老五体内有丹精残余,大长老隐隐意识到了什么,打量了手中丹药一眼,微婉其辞道:“恐怕……跟你吃的丹药有关。任何一种丹药,吃过量都会导致经脉受损。有些丹药有镇痛效果,即便经脉受损,一时半会儿也很难觉察到。这大概就是导致你失手的原因了。”

    老五面色一阵扭曲,听出了大长老话里的弦外之音,不禁暗自叫悔,跟唐烧香打斗期间,确实受到了先前吞吃丹药引发严重不适的影响,所以没敢放开手脚。倘若没有贪吃那颗丹药,说不定唐烧香早已死在他脚下。

    考虑到直系外院弟子乃是合作方的后人,以及老五伤势不轻,大长老不仅没有追究他的责任,还将手中这颗高精纯度的丹药递给了他,劝其适量服用,闭关疗养,尤其特别交代道:“三日内不可动气,不然,伤势会加重!”

    得到化形丹,老五怒气收敛。但一想到嫦厢月给他安排的决斗时间,恰是第三日正午,心头便是涌出一股莫名的复杂。狠瞪了唐烧香一眼后,冷哼而去。

    大长老面色沉凝,朝着唐烧香快行了几步,突然步伐一缓,神色由阴沉转为柔和。从储物袋内拍出一颗近古级四品化形丹,走到唐烧香跟前,带着几分鼓励的眼神,交给了他。简略了解了一下事件的来龙去脉后,温言道:“那封介绍信递出了吧?”

    唐烧香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将大唐东游门长老那句语长心重的话,一五一十地复述了一遍。

    大长老捋着胡须无奈地咳叹一声,道:“题名盛典上,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踢伤了申公无极,怎会不给自己添麻烦。他可是名副其实的修真界人族,比我们杨家人的人族等级还高。作为你的烈祖,我只能劝告你几句,以后尽少出门,少招惹‘七人阵’兄弟。”言毕,抬头看了看天,见时候还早,大长老转过身去,朝着杨二姐脚下瞥了一眼。杨二姐立刻心领神会,冲着唐烧香喝道:“那双绣花鞋呢,还给我?”

    闻言,唐烧香怔了怔,但僵滞的表情很快释然,早想好了应对之策,遗憾道:“还未来得及欣赏一下呢,毕竟是家人的遗留之物。嗯……不如这样吧,待题名盛典圆满结束后,再借你不迟!”

    “什么,待到题名盛典结束!哼哼,看来你是志在必得了?抑或是,准备拿它作为砝码,要挟我们杨家为你开辟一条光明之路?”

    听闻杨二姐之言,大长老假装咳嗽了几声,现场才恢复了冷寂。

    索索阴风,卷着一股寒意,侵透人体,令人不由得一阵心寒。

    唐烧香讪讪笑了笑,未予反驳,因为杨二姐猜得不错,他确实有这个意思。各取所得,很公平!

    看着唐烧香这副貌似佯装出来的洒脱模样,饶是以杨二姐那副自认为天生爽朗的性子,也是极难适应,直言不讳地道:“我们杨家养活了你十余年,这份恩情总该报答吧?”

    “呃……”对于这个问题,唐烧香不是没有思量过,可是,他从石头中来,原来的他,早就死了,前身的债自动清零,与己无关,好在心中已有一套备用之策:“我愿用化形丹作为养育之恩的补偿。”

    “化形丹,你何来资本购买化形丹?”

    “呃……我自己炼制。”唐烧香神闲气定道。所表现出来的那种与其人族等级严重不符的自信,看得杨二姐横眉瞪眼,贝齿磨得咯咯作响。

    唐烧香丹田内的那团高精纯度气旋,来自天泉池北岸的那块奇石,其内蕴育着天地精气,日月光华。

    “呵呵,就这简单?没有上等药材,上哪炼去!”杨二姐斜睨着眼眸,嗤之以鼻道,“别忘了,元气重要,药材同样重要!”

    大长老朝杨二姐罢了罢手,令其把丹鼎放归原位后,赶往修炼场训练,说完,给了她一颗品级不低的化形丹。

    吃了化形丹后,杨二姐内劲恢复,脚疼消除,然后便是抓住鼎耳一路拖拽而去,好在地上覆盖着厚厚一层绿草,对丹鼎磨损不大,不过,她一边拖一边把耳朵对准鼎口,通过鼎身的扩声作用,可以清晰地听见大长老与唐烧香的谈话。

    “切记我先前给你的忠告,尽少出门,尽少招惹七人阵弟子,不然,我们杨家也保不了你多久!呃,对了,你已经很久没跟师兄弟们一块儿修炼了,现在他们正好在东植园修炼,你也去凑个热闹吧!”言毕,朝着唐烧香摆了摆手。

    唐烧香点了点头,转身朝着东植园(修炼场)方向赶去,由于近日各大典藏楼均有新功法入库,题名盛典后,那些抢到新功法的弟子,便趁着新鲜劲儿,忙着试练,以致通宵达旦,废寝忘食。

    听到二人谈话后,已将丹鼎放归原位的杨二姐,施展驭气飞行术,朝着修炼场方向加速飞去。

    东植园修炼场位于混天居东南侧,二者间隔一片草场和一片树林。

    远远地,唐烧香便闻见一阵哄笑,赶去一看,发现修炼场上一个训练方队里的女弟子,趁着就地休息时间,凑在一块儿,指指戳戳地笑谑着什么。

    顺着她们手指方向,发现队列前侧中央的领队位置,立着一名年龄跟她们相仿的白衣女,身着一袭通身紧窄的纱衣;三千青丝于脑后绾成一发果,凸显娇贵气质;腰缠月白玉带,身量窈窕柔弱,面容清秀脱俗,气质高雅出尘。此刻她重心下压,弓步转身,右手握有一把玉扇,顺着展直的右臂,斜刺里举过头顶,双目炯炯有神,那姿态,煞是有范儿,那扇面,此刻正频频抖颤着,一本正经的模样极是逗趣,简直跟排练舞蹈一般,逗得前排居中的一名小师妹,指着她笑得前仰后合,掩着嘴儿咯咯的捧腹大笑。——此刻,她趁着休整时间,本意是要替这一名小师妹做示范,但一时心血来潮,变成了颇有几番风趣的表演。

    这名白衣女正是嫦厢月,队前正中的小师妹正是申公媚。她们俩都是直系外院女弟子。

    原本很正常的乐子,不知怎地,很快便突破了底线。负责教习的嫦厢月,总是不时暂停,从腰际的荷包里抽出一条丝巾,在她那光彩照人的左脸颊上,狠狠地擦拭一下,仿佛上面粘着一小团抹不掉的鸟屎一般。每每此时,那些原本还专注于她那柔弱身姿、轻灵仙步的斗院女弟子,便是毫无收敛的冲着她指指戳戳、交头接耳的笑谑个不停。大意是某某曾在天泉池洗澡时,胴体被人偷窥了,在逛一号典藏楼时不小心被人揩油了……

    而这帮只顾取笑她人的女弟子中央,却是簇拥着刚刚归队的杨二姐。

    听到这帮斗院女弟子的取笑,唐烧香恍然大悟,原来,在一号典藏楼,自己遭受的那一掌……,还有那本刚入库的,对他极为重要的可衍级低等功法……,以及向他发出的口头战书……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