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唐烧香你太强

    这一前一后二人,打头的正是唐烧香,后面是有人在追杀他。刚才他在窥伺无极苑内的情况时,由于注意力太过集中,没有留意到危险在悄然靠近。

    “出卖”他的是南门那两名斗卫。至于谁在追杀他,一时半会儿也分辨不清,因为对方脸上蒙着一层白纱,加之天黑,没有看清。

    这一回,唐烧香左冲右突,没有突围出去,最终被蒙面人逼进了无极苑。无极苑内到处都是斗卫,唯独高大气派的屋宇内,不仅空间宽敞,可供周旋余地大,而且无一斗卫把手。

    迫于无奈,唐烧香不得不闪入屋内,就在这些刚刚受到老五羞辱的斗卫,尚未从惊愕中缓过神来时,追杀唐烧香的蒙面人,已经率先冲入了屋内。

    唐烧香根本不打算在屋内遁藏,而是来到厢房一隅,猛地暴步而上,破顶而出。追杀他的蒙面人,也是急不可耐地跟着暴步而上。

    然而,就在她娇躯刚刚穿出屋顶一半时,一根两三丈长,腰围粗的树干,横扫而至,几乎是倾尽全力,不偏不倚地爆铲在她的玉臂上,并闻得唐烧香高低起伏、抑扬顿挫的一喝:“唖》》》》》》》》》》》》》》》》》》》”

    此刻,她是屈臂抵挡,但支点不稳,被爆铲之力,轰得暴飞上天,倒射而去。

    这一棒,带着凌厉劲风,吹翻了蒙在她脸上的白纱,露出真容的一霎那,趁着逆向倾洒的月光,娇躯如泼在夜空的一块墨斑,本能地从玉袖中射出一柄白玉香扇,于掌心“呼啦啦”一阵极旋之末,啪的一声打开,遮住了一张极具魅惑力的俏脸。

    同时,在身形暴退,没入一片树冠前的霎那,秀脚在探出树冠的一根枝桠上,轻轻一点,轻盈的身形,尤美地划过一道圆弧,配合驭气飞行术,娇躯当空飞旋而去,落在了溪涧一侧的白塔尖上。

    唐烧香恰好顿下脚步,蓦地回身仰望,皎白的月光,直刺人眼。难以分辨对方的样貌,只知道对方的武器,貌似一柄精致的白玉香扇,顿时他心头有些恍惚。

    ……

    飞檐之上,明月如轮,飞鹤如仙。

    ……

    二人间隔数十米,对方依然半掩玉面半遮扇,与唐烧香形成了短暂的对峙局面。

    月黑风高,卷着瓦盖上的尘屑,肆意飞扬,吹得二人的衣袂,青丝,翻涌如浪,猎猎作响。

    这一切,来的太过迅猛,以至于无极苑的那些斗卫们,一个个都处于愣神中,修炼院内甚少发生此类事情。倒是七人阵老五,以及两名反应快的斗卫,早早冲入了屋内。

    此地不宜久留,唐烧香当即暴步而上,当空一个筋斗,翻上了一棵树的树冠。

    意外出现了!

    刚刚冲入屋内的两名斗卫,突然被人踢得爆射而出,从硬实的实木墙破壁而出,飞撞在一颗树上,半晌没有动静,不知是死是活。

    与此同时,一个急速翻转的身形,如高速滚动的轮轴一般,从屋内飞滚而出,没有立刻去追唐烧香,相反,直接落到庭院一隅的巨鼎前,单膝下地,拳头砸地,脑袋一扬,朝着鼎口之上,那具飘渺的——由紫金色粉屑化形而成的——申公无极的身相,震声急报道:“老大,唐烧香闯入你的宅院,偷走了那本功法。”

    “什么!”申公无极大吃一惊,但嘴角很快浮出一抹阴鸷,心想偷了才好,以后就有理由将他除掉。稍顿,朝着七人阵老五摆了一下手,道:“此事就交给你一人去办好了!若能除掉唐烧香,保你以后可以放心大胆的修炼高等功法!”

    “多谢无极兄赏识!”

    罢了罢手,申公无极的目光从屋顶转向刚刚爆射而出的两名斗卫身上,疑惑道:“他们俩又是怎么回事?”

    “报告老大,他们俩碍手碍脚,堵住了通往屋顶破洞的唯一出口,我一急之下,就把他们……”

    “嗯……你做得很好!唐烧香那个胆大包天的小奴崽子,竟然敢闯入我的宅院,还在众目睽睽之下,偷盗经书,我看他这一回,是在劫难逃了!哈哈哈哈……”末了,申公无极朝着七人阵老五手一挥,道,“你速去直系斗院长老院,将唐烧香盗窃功法一事,通报给各层长老!”

    申公无极话音刚落,老五便捂着胸口,剧烈咳嗽了几声。

    在申公无极的询问之下,老五岔开了话题,道:“我内伤未愈,大长老有过劝说,三天内,万不可动气……”“另外,天色太晚,恐怕长老还在歇息中……”

    这!申公无极一时语塞,瞪着老五审视了好长时间,才怒声道,“那好,你看着办吧!”

    忽然间,从屋顶上传来一声清婉的断喝:“我看还是算了吧!我已经为他们安排了一场公平决斗,就在三天后的正午,地点东渡桥!”

    “公平决斗?”申公无极颇不以为然,“对这种人,有必要讲情面吗?他入室盗窃,足以说明他品行败坏;对你下手狠毒,足以说明他冷血无情。这种人,死不足惜!”末了,望着塔尖方向,喃声怨怪道,“以你的修为,或玄冰禁制掌法,很轻易就可以将他擒获。可结果,白白错过了这么好的机会。其实,这些事情,都不值一提。我刚才是替你狠狠捏了一把冷汗,万一他那一棒,不小心擦伤了你,这叫我如何心安!如何向族人交差!如何向北荒冰凰族盟盟主交差!”

    “谢谢你的关心,今天这一笔账,来日我定找它算清!”

    闻言,申公无极欲言又止,两眼痴痴地望着塔上的女人,望着她身后的那一轮皎美的明月。这轮明月,在他心目中,有着无可替代的地位。

    鼎前,老五也刚刚从塔上少女清婉的声音中回过神来,面色各种复杂,怀中那一本刚刚得手的功法书,搅得他心神不宁,急于想抽身。思忖一番,望着近在咫尺的、鼎口之上那一团飘渺的金紫色粉屑,信誓旦旦地道,“无极兄,你也应该多加调养,身心放松为宜!放心,惩治唐烧香的事,包在五弟我身上,三天之内,定然带去捷报!”

    申公无极未置可否,眼里噙着一抹隐晦的怒意,身形款款降下,金紫色粉屑随之溃散,徐徐落入鼎内。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