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姑奶奶我是谁

    见唐烧香已经逃遁,嫦厢月琢磨着那句诗,意欲返回,但手中的令牌,不时闪耀一下,督促她行动,无奈之下,只得朝北飞追而去。

    唐烧香这次出门,表面上看,是遵照三长老的意愿,前往直系丹院探望七人阵老五,实际上,是想验证一下,离开修炼院后,究竟是否随时面临危险。

    快要抵达双崖间的玉琢天桥时,唐烧香突然发觉身后有人追来,惊震间,发现对面的桥头也有几号人,晃着手中兵器等着他自投罗网。

    待得他小心翼翼地接近对方,发现他们胸口上的实力标识,都在气化形五阶以上,而且,这伙人貌似专门干谋财害命的勾当。

    联想到先前遭人刺杀的经历,唐烧香猛然意识到,这次出门,凶多吉少。权衡再三,心下一横,从数十丈高的天桥,一跃而下,落入了崖下的河谷(大江支流),逆着河流方向,游入了那条纵贯南北的大江,再逆流而上,潜游数千米,来到直系斗院东侧的江心。

    在这个大陆,由于巨大潮汐力的作用,水势非常狂暴,即便是巴掌大的水域,也会出现惊涛拍岸的壮观景象。

    这条大江充当了运河的作用,江水很深,流速很慢,便于货物南北运输。

    对于开辟了丹田的修行者来说,河水不会致命,因为可以依靠丹田的真气维持生命。

    唐烧香修炼的是水属性功法,尤其适合在水环境中生存。即便不是如此,以他丹田内的那团神秘气旋(奇石赐予的天地精气),也可以让他在水下长期生存。

    他很喜欢水环境,喜欢大江奔腾不息的气势,喜欢身心沉浸在大浪的咆哮和浑然忘我的境界中。

    这一回,他没有急于上岸,而是在水下巡游了一番。在此期间,他意外地发现前方的水下,隐隐有弱光透出。好奇之下,抵近探察了一眼,发现弱光是从水下的一个石洞内发出。

    水域是这个大陆修行弟子的常选修炼场所或闭关地之一,在水下发现异象并不奇怪。只是觉得多少有些意外,因为即便水下有宝,也早已被前来晨练或闭关的人搜走了。

    但不排除运气成分,唐烧香便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悄无声息地接近水下石洞。石洞内部空间不小,很精致,也很幽黯,弱光便是从中发出,光源位置,貌似一只巨大的贝壳,贝壳张开,里面貌似躺着一本功法书。

    虽说心头有万般猜疑,但是,对于渴望拥有一本合适功法的唐烧香来说,近在咫尺的诱惑,无法抵挡。

    左顾右盼了几眼,唐烧香悄然进入石洞,顾盼了几眼,顺带欣赏了一下内景,啧啧称叹之末,走近贝壳,将眼睛凑近探视了一番,以便确认贝壳内究竟是何物。

    贝壳很大,洞穴内很幽黯,视野很不清晰。就在唐烧香探头想一探究竟时,贝壳突然闭合,令得唐烧香始料不及,拼命往外挣扎。但贝壳的内吸力极猛,几口就将惊慌失措的唐烧香吞了进去。

    里面躁动了一番,渐渐归于平静。漆黑的贝壳内部,唐烧香终于停止了挣扎,等待猎人的宰割。

    外面隐隐传来动静,唐烧香将耳朵贴近外壳,仔细分辨,隐隐听到一道由内力转化而成的声势,声音清晰地传到了唐烧香的耳朵内:“把贝壳装进传送幡内,送到小主人宅第去。”

    话音结束许久,不闻一丝动静,也没有任何被挪动的感觉。就在唐烧香怀疑外面的人是否已经离开了时,脑海的记忆告诉他,现在的他,或许早已连人带贝壳,被装进了传说中的传送幡内,正被送往它的主子所在地。

    传送幡的作用,类似于储物盛、储物袋或空间盛等,但比后者高级得多。通过此物转移物品时,无需任何人力挪动,直接将传送幡对着待转移物品一挥,通过凹陷的虚空涡洞,实现物品的转移。整个过程几乎不产生丝毫动静。正因为它的高级,所以是用来转移物品尤其是人的不二工具。

    不过,刚才所见确实是一本功法,封面的字体残损不全,但还能看出书名大概是《……三连归一式》,有几个字看不太清。

    可衍,意味着无限可能,哪怕它是一本低等功法。

    唐烧香估计自己这回是在劫难逃了,决定趁着最后时刻,做最后一次尝试。

    他翻开了这本功法,先将一抹元气注入其中,让字体在黑暗的环境下更加清晰,然而,当他做完这一切时,眼前的一幕,气得他差点吐血,书页上仅现出三个真气字体:吃下去!

    奶奶的,这不是成心玩死我么!

    唐烧香真有一种将这本功法吃下去,一泄心头之愤的冲动,不过,经过他仔细观察研究,觉得这字体不像是随便写上去的,字体笔画刚劲有力,简易明快,而且还拖出两道模糊的轮廓。仿佛三组字体重叠在一起般。

    “就当是死前吃的最后一道晚餐!”唐烧香自嘲似地暗想道。然后将功法书一张张撕着吃了。

    立刻,他的身体出现了不适,身体内的某几根经脉,开始隐隐出现胀裂感。同时,丹田内的那团神秘气旋,开始隐隐运转,初期不是很明显,但不适的症状,在逐渐加重。好在暂时还能忍耐。

    约莫过了十余分钟,就在唐烧香感觉经脉隐痛升级时,贝壳陡然立起并开口。唐烧香滚落而出,骇然发现,身处一只大网内,网罩闪烁着星星点点的荧光。

    透过网眼,唐烧香愕然发现,眼前的景象似曾相识,入目是一间宽敞明亮的殿堂,视野尽头,是衔接几步玉阶的高台,台上俏立着一道靓丽的高挑背影,身着一袭粉红罗裙,衣料薄如蝉翼,飘逸如飞。一条粉红的纱巾,轻盈地垂落而下,温柔地遮住一只圆润的娇臀。

    双手叉腰,看上去有些霸气;头梳双环髻,却又衬显出一种娇弱的气质。

    高台中央,摆着一把白玉材质的工艺精湛的雕纹镶珠的宝座。

    忽然,宝座前的这道倩影,姿态优美地转过身来,系在肩后的纱巾,随着挥扬的玉手,猛然一掀。霎那间释放出一股高高在上、俯瞰天下的气势。朝着堂下被网罩住的唐烧香,清圆干脆而又抑扬顿挫地,喝道:“唐烧香,你——看——我——是——谁?”

    从对方这身打扮,还真瞧不出来,待得听到对方的声音,和看到她的真容,唐烧香不由得大吃一惊。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