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有他在别过来

    在此过程中,他的信念逐渐变得坚定,精神逐渐远离肉体遭受的痛苦。突然间,蕴含丹田的真元,犹如灵魂出窍一般,化形成一道破穿虚空的威能,朝着千米开外的大江,奔袭而去。

    噶噶……

    江面上的沙鸥,似乎感应出了一股异常的元力波动,纷纷振翅逃离,惶恐惊叫。霎那间,江面出现了一股初级强者即将孕育而生的异象。

    刚从天泉池返回的嫦厢月,听到这股异象,满怀好奇地赶了过去。她修为较高,通过元力感应,最终锁定了异象所在位置——东渡桥上。

    那是一团水蓝色的人形威能,此刻盘膝而坐,以江雾为掩护,或指掐印结,或游动双臂,貌似在修炼一门功法。

    但这团人形威能,不太稳定,时而化形成人体轮廓,时而异化成一道气柱。

    桥面两侧,巨潮澎湃,撞在桥体上掀起数丈巨浪,翻入桥栏,让得二丈来宽的桥面,仅剩一条肩宽的通道。

    悄无声息地踏上桥面,嫦厢月幽步行至异象前。只要破坏这个异象,正处于天地合一修行状态的人,便会功亏一篑。

    不过,她没有选择这么做,而是静静守护在异象旁。然后,从储物袋内拍出一把雨伞,撑开,挡在了异象的头顶之上。

    “厢月!”突然之间,对面的桥头,传来七人阵老四的声音。

    嫦厢月循声一望,发现七人阵老四正快步朝异象靠近中。

    “不要过来!”嫦厢月正欲喝止。但觉得这样反而会引起七人阵老四的怀疑,便用身子挡在了异象之前。背对着快步赶来的七人阵老四,雨伞将整个过道隔开。

    其实,七人阵老四也察觉出了东渡桥一带的异常,但不经意间与异象擦肩而过。

    这一带江雾太大,很不容易确定虚无缥缈的异象所在位置。见嫦厢月以如此一种陌生的姿态,背对着他时,他便产生了怀疑。目光在嫦厢月跟前仔细搜寻了一番,果真发现一团虚无缥缈的、被白雾笼罩其中的威能。

    这异象,时而化形成人,时而化形成一根云柱,十分诡异。七人阵老四暗自猜测,这或许就是唐烧香修炼时生成的异象。如果摧毁掉,唐烧香必定会功亏一篑。

    七人阵老四佯装不觉,绕到嫦厢月跟前时,一脚踹灭了异象。

    见异常被摧毁,嫦厢月面色沉凝,没有留下一句话,转身而去。

    站在桥中央的七人阵老四,虽说感到失魂落魄,但毕竟亲手毁了唐烧香的努力,顿觉解气,望着消失在视野尽头的嫦厢月,仰天而笑。末了,施展影移步伐,身形化作一长条连绵交叠的虚影,朝着直系丹院方向影移而去。

    直系丹院弟子的修为普遍很低,与七人阵老四这样的直系外院弟子相比,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加之,修炼院不等同于门派,监控方面做得不是很严。

    一直待到夜幕降临,七人阵老四突然从储物袋内搜出一张人皮面具,化作唐烧香的模样,径直来到了七人阵老五的疗养房。他的目标也很明确,要从无法干事的老五手中,夺走那本高等功法。

    老五现在没法替老大办事了,自然要收回那本功法。要知道,申公无极答应担保他修炼的前提,是要先除掉唐烧香。毕竟,担保中等人族修炼高等功法,有违人族等级制度。

    此时刻,老五正拿着那本高等功法,忘我的比划着。在她的床榻旁,还静候着一名女佣。

    见“唐烧香”突然闯入自己的房间,而且面相不善,七人阵老五勃然大怒,”嚯嚯“运掌,将一股自丹田运转而出的元气,化形成一根蜿蜒蛇形之弧威,毫不犹豫地,朝着“唐烧香”掌击而去。

    老五的弧威威力了得,击中了实力高他一阶的七人阵老四。趁着对方中招的瞬间,翻身下床,一个暴步欺近,径直踹向老四。

    遭遇袭击的老四,勃然大怒,没有摘掉人皮面具,便是以他气化形五阶的修为,施展影移步法。让得身形化作一长排连绵交叠的虚影,瞬间欺近老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脚暴踹而去。

    七人阵老五不敢过度动气,被这一踹,踢得倒射向墙壁,触壁的霎那,被老四一脚抵住脖子,然后掌气化形,手握一柄气化剑,断了他五根指头。

    女佣吓得愣了神,尚未来得及尖叫出声,便是被老四堵住了嘴,下面被一根柔软强行塞进,惨遭蹂躏。

    不一会儿,直系丹院炸开了锅,纷纷将矛头指向唐烧香。

    人群中,其中一人,绝对不相信,那便是嫦厢月。因为唐烧香的异象刚刚被毁,不可能恢复这么快。

    ……

    奇石内,唐烧香猛地喷出了一口鲜血,自异象被毁的那一刻起,他便犹如陷入了万劫不复之地。关键时刻,奇石给了他一线生机,只见得,一根翠绿色弧威远远隐现并来到他跟前,绕行几圈,突地爆发出一股温柔的威能,将承受剧痛的唐烧香禁制。这股威能仿佛一颗镇痛丹,让得唐烧香渐渐远离了疼痛,逐渐沉睡而去。

    待得再次醒来,不知已经过了几天,只觉浑身伤痛已然消除。

    他相信奇石,相信奇石赐予的元气,能让伤痛迅速痊愈。没有选择继续休养,唐烧香当即决定,继续冲脉。

    吞吃的那本功法,貌似与元气化形无关,而是重在内劲的提升。先冲脉,然后开辟穴府,接着凝聚元气,最后实现狂暴能量的大爆发。而且,整个过程需要重复三次。亦即在体内开辟出三个虚空,每个虚空包含多个穴府,如果开辟成功,施展功法的霎那,三个虚空的威能,瞬间连续爆发。

    过程痛苦而漫长,但依然在坚持着。

    ……

    直到某一天,一道虚影,突然自奇石内电掣而出,身形连续爆闪三下,每一次爆闪,便是身形完成了一段挪移,三段挪移,加起来足有三十余丈。

    此时刻,他丹田的那团神秘气旋,已经运转至满月状。上半个脸庞,浸出一层瑰丽玄奇的天然纹彩,如戴着一张面具。肌体细胞因元气的增补或削减,使得形象发生了可逆性改变。现在的唐烧香,形象看起来极富神秘,极富传奇色彩,用龙姿凤表、英挺俊秀等词来形容也毫不为过。他上半张脸庞的那层诡谲而富于变化的神秘纹彩,被称作“龙彣”,他现在的外表形象,被称作第二身相——狂龙。

    狂龙一出,何与争锋!

    南下途中,狂龙购买了一把精致的白玉弯刀,以搭配他现在这副形象。

    这一天,得到高等功法的七人阵老四,正在东渡桥一带,以江雾做掩护,潜行修炼。此时刻,他的修炼异象已出,也正好盘膝坐在桥心上。

    ……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