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狂龙一出,谁与争锋!(上)

    远山如黛,朝阳如血;漫山遍野,枫叶似火;白垩江山,多娇如画!

    唯独那座东渡桥,被湮没在了层层迷雾之中,一旦踏上,就会与妖娆的江山美景,挥手远别。

    化作狂龙身相的唐烧香,灵魂感知力强大许多。为了不引起太多人注意,他选择了沿着江堤南下。

    途径东渡桥时,感应出了七人阵老四的修炼异象。此时刻,七人阵老四正在东侧桥头修炼,他的异象盘膝坐在桥心。

    江雾依然很浓,能见度很低。二人都无法直接目视对方。

    不过,狂龙(唐烧香)仅只感应出桥上有异象存在,并不知异象背后的主人。由于担心打搅人家修炼,只差与之擦肩而过。但最终,还是踏上了桥面,朝着对岸缓步行去。

    桥头东侧的七人阵老四,通过异象感应出了桥面的震动,得知有人在靠近中,顿时耳根一动,双目一睁。他的基础很扎实,早些年便已经突破到了气化形五阶,所以能够通过异象感应出地面的震动,而他本人,也能感应出对面相当距离内的元力波动。

    他此刻正在修炼那本从老五手中夺来的高等功法,而这本功法,不同于以往接触过的任何一本,不是因为它的等级高低,而是因为它,过于邪毒。

    他用气化剑斩掉老五的指头,便是出于修炼目的,因为这本功法需要这些。有了它们,修炼速度就会直截很多。就好比,用一把剑,斩掉一个人的指头那么简单。

    由于弥漫的江雾,他还不知道从桥头来的人,究竟是何身份。不过,在靠近大黑山的东渡桥这一带,很少出现修炼院弟子的身影。因为此处距离直系斗院远达数公里。只有那些无钱渡江,忙于赶路的行客,才会绕道此处。而这些人,多数都是些门第寒酸之人,他们的生命,在中高等人族世家子弟眼里,轻如蝼蚁。

    修炼邪门功法,能立竿见影。而这所谓的邪门功法,其实是指修炼方式过于异类。为了验证修炼效果,七人阵老四做好了随时用他人的生命,做收官前的一次实测。

    “请让让,请让让!”突然之间,从身后传来一名弱妇的焦急呼声。

    由于江潮过于狂猛,翻入桥栏后,封锁了大部分桥面,中间仅只容一人通行,不然,就会被溅落而下的潮水,淋个浑身透湿。

    此刻,狂龙(唐烧香)正沿着中间那条过道,缓步东行。由于弱妇赶路心切,在与狂龙擦肩而过的霎那,因为陡然涌上的巨潮,被吓得往身边一撤。手中的包袱不慎被撞翻洒落,从中掉出一枚黑色的发钗。

    见被撞之人如此模样,弱妇大骇,忙赔不是,手忙脚乱地收拾好包袱,朝着桥头奔去。而那枚发钗,被遗落在了狂龙脚跟一侧。

    就在弱妇即将从盘膝坐在桥心的异象前穿行而过时,桥头的七人阵老四,突然浑身一震,爆发出一股威压,紧而掏出那五根血淋淋的指头,顺着威压的方向,朝着盘膝坐在桥心的异象,掷去。

    五根指头在威压的束缚下,不偏不倚地落在了异象内。随着修为的运转,五根指头分别嵌在了盘膝而坐的异象的头、双臂和双腿之中。

    《五指连心经》

    立刻,透明的异象内,生出了五条血丝状的经脉。而七人阵老四的身体,也同时透现出了五条粗犷的经脉。

    随着双臂的游动,一股狂暴的威能,直接通过他体内的那五条粗犷的经脉,灌进了盘膝坐在桥心的异象体内。

    指掐印结间,异象立刻扬起手掌,将右手小拇指,对准了奔行而至的弱妇。印结变换的霎那,一道凌厉的威能破指而出,吱的一声击中弱妇。弱妇闷哼一声,倒在了桥上,口中喷出大口鲜血。

    连心五指剑!

    成功练成这套邪毒的玄衍级功法,虽说只是第一部,但对他来说,完全够用。七人阵老四大喜过望,在吵杂的沙鸥惊啼之中,仰天爆发出一股狂笑:“哈哈哈哈……”

    然而,狂笑刚一爆发,七人阵老四便如斩断脖子的公鸭,狂笑戛然而止。五指连心经的感应作用,让他顿觉身心如刀割一般,隐隐袭上一股肉体撕裂般的疼痛。直觉告诉他,江心上的异象,已经遭人破坏。

    七人阵老四,大为震惊,按照经书所记,十指再次掐出一道印结,紧而双臂一游,立刻浑身爆发出一股气势,化作修炼的异象,冲上桥心。印结转换间,这股异象在桥面上一阵巡游,将散落桥面的五根血淋淋的指头,收归体内。

    十指再次掐出一道奇异的印结,只见得,体内的那五根粗犷的经脉,威芒一闪。异象体内再次生出五根血丝状的经脉,通过虚空,与人体内的那五根粗犷的经脉,合心为一。

    七人阵老四躯体一震,一股威能在法则之力的作用下,借助虚空灌进异象体内。印结转换间,一道攻击指令发出。坐在桥心的异象,立刻手臂一扬,紧而朝着狂龙(唐烧香)挥手一指。

    威能破指而出,肉眼只见一截凌厉的光迹,直射狂龙而去。此刻,他正忙于给弱妇输入元气,他相信,奇石赋予他的天地精气,可以愈合任何伤口。

    紧急时刻,狂龙挥刀一挡,威能击中目标的霎那,在刀鞘上熔穿一个眼大的洞。此时刻,他的左手还贴在弱妇的背上,浑身威芒透肤而出,真气源源不断地注入对方体内。右手则紧握玉白弯刀,来不及拔鞘,便是挥刀连劈,连绵地击出三道渐变渐大的芒刃。

    “啪啪啪”三下,这三道水蓝色的芒刃,利落而干脆的劈出。其中一道,穿透异象,破体而出。五根指头当空散落。

    可衍级功法《……三连归一式》,结合凌厉刀法,衍化成无影刀“三连归一式”。

    刀鞘未拔,狂龙又是连出五刀,刀刀连绵,一刀化为三刀,共劈出五组(十五道)芒刃。肉眼只见威能爆闪连连,刀落的霎那,五根指头便是支离破碎了。

    大桥对岸,七人阵老四顿时感应到了皮开肉绽般的隐痛,震怒间,再次强行运转《五指连心经》,却发现已经被人破解,勃然大怒之下,施展影移步伐,身形化作一长排连绵交叠的身影轮廓,眨眼间影移到了桥心,见到正给弱妇输送真气的面相玄奇的狂龙,立刻回想起了七人阵老五兄弟二人曾经的遭遇。心想莫非他就是自称狂龙的神秘人?

    老四眼角余光在弱妇身上一扫,一对贪馋的精光,立刻便是被弱妇胸前那一道幽深的白皙沟壑,牢牢吸引。下盘那一股欲|火,不由得横冲直闯,撩得他老二渐渐挺起。

    见狂龙正忙于救人,七人阵老四大呼一声“天助我也”,得意地仰天大笑:“哈哈哈哈……,你就是老五口中所说的狂龙,听说你跟唐烧香是一伙的。今日取你人头,送给兄弟作见面礼,我相信,他一定会比失去五根指头,更加激动!”言毕,又是仰天一阵大笑。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