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狂龙一出,谁与争锋!(下)

    ……

    巨潮当空压将而下,遮住了如血金辉,一道巨大的影斑吞没而下,如乌云压境,风雨欲来。但刚刚下降到一半,新一波巨潮洪涌而上,仿佛万物勃发了生机,急不可耐地要亲眼见证,这最后惊心动魄的一刻。

    前一波巨潮尚在半空。新一波洪峰已然在二人间落下。七人阵老四见状,猛地一拍储物袋,口一张,吃下从中飞逸而出的《五指连心经》,另有五根指头飞出,即刻他双臂一游,一个人形异象破体而出,与手指融合的霎那,密集的血丝状的经脉,顷刻生出,迅速扩散,纵横交错,清晰可见。指掐印结间,异象冲入洪峰内,瞬息间冰化。

    一切只在一瞬间。

    七人阵老四,体内五根粗犷的经脉一闪,将丹海一股狂暴的威能灌入冰化的异象体内。形如人体的冰化异象,浑身烈性寒气如毒。印结转换间,一道攻击指令发出,带着极阴寒“毒”的异象旋即身先士卒,冲向狂龙。

    杀!一声断喝,突地袭来,突地终止。啪!一道弦月芒刃从冰化异象{身子中轴线}劲猛破体而出,并从七人阵老四身旁呼啸而过,最终劈裂了一根桥栏。

    “嘶~~~~”一道笔直的血雾,喷射而出,从颅顶到额头直抵胸腹。异象整具躯体一分为二,最终破裂开来。

    异象解体,隐痛发作。

    七人阵老四捂住胸口,嘴皮猛一抽,凶戾的眼瞳内寒芒闪过,锁定一具身着白袍,英英玉立,背对着他的白色背影,长发飘飘到半腰,怀里拥着那名被洪峰吓破胆的弱妇。屈臂紧握一把白玉弯刀,未开鞘。

    一切只在一瞬间。巨潮当空,距离落地只有丈高!!!

    七人阵老四面目狰狞,嘶喝一声,功法运转,浑身一股邪气爆发,化作威能运转而出的霎那,于摊开的掌心上,化形成一枚布满血丝的冰棱,即所谓的血火暴体,朝着狂龙猛掷而去。触地的霎那,引发惊天元力暴。轰响间,他嚯嚯一运掌,气化剑在握,一个影移步伐,欺近的霎那,手起剑落,闪劈而下:

    杀杀杀!

    ……

    邪毒功法、影移步伐,血火暴体,三管齐下!势必要将狂龙剖解或轰成齑粉!

    抱着弱妇暴退一步。狂龙绝招亮出,身形连连爆闪,斜刺里冲天,施展瞬间三段挪移,第一段,第二段,第三段,身形均是当空劲猛翻转,避开血火暴体的轰击,落地的刹那——

    七人阵老四影移欺近,并朝他发动了疾风骤雨般的快斩式袭击。

    二人相距咫尺!

    狂龙,白玉弯刀尚未出鞘,以鞘代刃,贴于掌心劲猛旋转。呼啦啦!水平旋斩时,从紧急仰翻的七人阵老四眼前旋扫而过;呼啦啦!斜刺里旋斩时,从紧急侧闪的七人阵老四,耳畔旋斩而下;……

    七人阵老四身手也是了得,身子如霹雳闪电一般,眨眼间便是三剑齐下,杀杀杀!半个躯身包括整只胳臂都呈现出混沌的模糊疾影,身手端的是迅如雷,疾如电。

    二人的身影最终横空交叉而过,整个回合只在一瞬间,双方各自猛翻几圈,均稳稳落在桥面,姿势依旧,面部表情各有喜忧。

    巨潮落下!结果似乎已见分晓!

    空气凝固,沙鸥屏息,巨潮无声,万物偃息!突地,七人阵老四仰天爆发出一股狂笑:“哈哈哈哈哈哈!”狂龙的右臂袖管被划破,胸口被一枚炸裂的血火暴体碎片刺了个对穿,元气外泄如高压蒸汽一般。而他,则没有明显的受伤痕迹,深信不疑自己大获全胜,眼角余光,不由得再次瞟向冲向狂龙的弱妇,锁定她那袭湿透的衣衫内,一对白皙的双娇,此刻呼之欲出,直晃人眼。

    狂龙依旧背对着七人阵老四,左手捂住伤口,右手屈臂,白玉弯刀胸前在握,大拇指缓缓而动,指尖推动刀鞘,拨出一道缝,顷刻间,如血金辉——经由银晃晃的刀刃——反射而出。

    七人阵老四欲眼一眯,突然大喝一声,趁着狂龙未出刀,运转邪毒功法至极致,瞬息间,他浑身笼罩着一层厚厚的半冰化的能量罩体。嚯嚯运掌间,元气外放而出,化形成一枚枚的血火暴体,一横排躺在掌心。

    在邪毒功法的刺激下,七人阵老四邪气灌顶。以血火暴体开道,再次朝着狂龙发动猛烈攻势。

    血火暴体触地,如雷霆乍惊,火光爆闪,旷宇赫然,连绵轰鸣,扩散八方,随之而来,是七人阵老四那一长排连绵交叠的身影,气化剑在握,能量罩体加身,邪毒功法运转,犹如杀人机器开动,破穿轰鸣而出,瞬间影移至狂龙跟前,气化剑劈下,破风声如吼!

    ……

    杀杀杀!狂龙猛地转身,疾影快刀三连归一式,身形爆闪三下,以纵横轨迹交叉挪移,快如电掣,连绵刀芒以锐不可当的气势,透入能量罩体自七人阵老四右臂,破体而出;杀杀杀!又是连续三下,躯身爆闪间,刀芒破臂而出;杀杀杀!……

    整个回合仍然只是一瞬间,双双依然保持着站姿。却是,七人阵老四身躯僵直,一动不动,右臂毫无知觉,双目直直瞪着狂龙,嘴皮抽了抽,问道:“你究竟是谁?”

    闻言,狂龙猛地背过身去,轻蔑地哼了一声。银晃晃的刀刃,“呼啦啦”,当空劲猛旋动几圈后,“嚓”的一声,落入刀鞘!

    ……

    嘶!

    血雾顺着解体中的“半冰化能量罩体”裂缝喷射而出,七人阵老四躯体猛抽了几下,发出沉闷而痛苦的哼声,右臂随之解体,血流如注,喷出丈余。

    “啊!!!”

    ……

    大桥下,偃息的洪峰,再次澎湃,冲刷得桥面血水成河;屏息的沙鸥,惊啼阵阵,仿佛为英雄奏响了一曲讴歌。

    生死较量,终于以这种残酷的方式,宣告结束!

    “生何所欲,死何所求,生死相残,这是何苦!”身后传来弱妇那一声包含沧桑的悲戚,狂龙面目无神,目光移上,一把清明雨伞,不知何时,撑在了他的头上。

    雨伞之下,和弱妇一道,狂龙近前几步,拾起七人阵老四的断臂,连同一颗化形丹,交给了七人阵老四。末了,一同转身,朝桥头行去。

    ……

    “我很想知道,你究竟是谁?”视野模糊,七人阵老四剧痛发作,晕倒的霎那,问道。

    “狂!!!龙!!!”未有回头,狂龙淡淡地回道。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