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今晚上太飘摇

    狂龙将弱妇送至直系斗院东门广场,大江西畔的那座饭塔,——修炼院旗下资产。然后将那枚遗落的黑色发钗,交还给了她。

    独自一人离开饭塔,狂龙心绪复杂,来到巨潮澎湃的江堤,感受着奔腾不止的气势,心境却大不如常。

    江堤云迷雾锁,能见度越来越低。

    那一道白色的背影,逐渐被这浓郁的迷雾,渐渐吞没。

    数小时后,在直系斗院东门广场外,大江西畔的一个渡口,一个少年从江心游上了岸,正是唐烧香。岸边有个临水平台,一名女侍童,挥舞着洗衣棒,卖力的劳作着。

    唐烧香从水下游出的霎那,吓到了女侍童。那小童,气得咬牙切齿,手中的棒子一挥,轻轻地在唐烧香脑袋上砸了几下。然后撅着小嘴,白眼道:“斗院长老们正在烧香苑等着呢,喊你回去认罪!”

    “认罪?我何罪之有啊?”唐烧香一头雾水道。

    “你还好意思说,七人阵老五被人砍断手指头,疗养殿的一名女侍被人糟蹋了,都说是你干的,你这回是完蛋了。”小童匆匆收拾好衣物,背在篓子里,拾阶而上,转向直系斗院而去。

    怀着一抹不祥的预感,唐烧香跃出水面,朝着直系斗院方向快步行去。

    近日,修炼院内,关于唐烧香暗害七人阵老五,以及糟蹋女佣的流言,充斥各处。

    小童已经将唐烧香回来的消息,传达给了长老。此时刻,烧香苑内,再次聚满了人。

    烧香苑早已坍塌,各种流言蜚语不绝于耳。

    “唐烧香,这几天去哪了?为什么现在才回来?”亲眼见证唐烧香与七人阵老四决斗的杨二姐,发问道。虽说面色凝重,但语气较为和缓,对于耳边的流言蜚语,不敢苟同。

    在场的不仅包括“七人阵”兄弟,还有无极苑那一群私家斗卫。这帮斗卫,犹如一只只乱咬人的疯狗一般。有修真界人族申公无极为他们撑腰,一个个凶神恶煞,气焰嚣张,恨不得将唐烧香生吞活剥。

    一时间,各种不堪入耳的辱骂,充斥整个空间。

    ……

    人群中,终于有个人,站了出来,她便是嫦厢月,她亲眼见证唐烧香的异象,被人踢灭,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出来犯案。

    此刻,她手中还握有那枚令牌,不时爆发出一股威能,提醒嫦厢月趁机行动。

    这一次,是她第一次,或许也是最后一次,违背族盟的意愿,为唐烧香洗罪:“我可以为他作证,这一切,绝非当时的他,所能办到!”说完,转身而去。

    近日,她已经取得修为上的重大突破。这离不开她手中的那部地衍级功法《太衍易形经》。

    ……

    心情复杂的离开烧香苑后,嫦厢月没有理会七人阵弟子的质疑声潮,径直回到直系外院她的宅第。

    厢房内,她盘膝而坐,五心向天,十指掐出一道修炼印结,在她眼前的地板上,铺着厚厚一层魔兽骨粉。只见得她十指略微掐动,一层浓郁的威能于体表外放而出护住了她的娇躯,印结转换间,满地魔兽骨粉如白蚁兵团一般涌向她的娇躯并将其吞没,并化形成一只翼展宽达四五米的苍鹤,通体雪白,绒毛如放大的雪花拼接而成。

    苍云白鹤!

    嫦厢月整个人居于苍鹤心脏位置,神识化作一团威能居于白鹤额心,然后泰然自若地掐动着指头,转换着印结,虽然手脚活动大为受限,但实现了她“化羽飞升”的梦想。不过,地衍级功法最高境地只是“地上真人”,而且,至少需要修到道天境九阶,征途漫长得很。

    随着指头一掐,白鹤溃散成齑粉并随着一股气势流涌入嫦厢月的储物袋。修养片刻,再次掐出一道奇异的印结,齑粉随着一股气势从储物袋涌出,直接将嫦厢月吞没,并化形成先前那只体型硕大的苍云白鹤。

    因为有了衍结秘本,所以她的修炼速度大大快于往常,虽说无法断言具体修为达到了多高,但应该精进了至少两阶,修为不低于气化形八阶,但也不一定高于八阶,因为后续三个阶段为后期,修炼难度大大高于前中期。

    印结转换间,苍云白鹤振翅而起,翱翔于云天之下,试着寻觅唐烧香的踪影。

    这一回,她要执行盟主的命令,除掉唐烧香!

    夜幕降临,唐烧香来到弱妇下榻的饭塔。其中有不少他的武迷,自题名盛典结束后,他们留在租界观光,晚上回此歇息。

    弱妇也在饭塔,但她只认得狂龙,不认得唐烧香,二人相隔不远。

    自从将那颗原本用来探望七人阵老五的化形丹卖掉后,唐烧香手头便宽裕多了。有武迷们的精神支持,唐烧香大为感动,倾其所有,将整个饭塔包下。

    饭菜久久没有上桌,唐烧香便被他/她们逼着讲励志故事,结果他/她们一个个听得满头雾水,随后,唐烧香便认真倾听他们绘声绘色地描述修真界的山水景象,门派势力。唐烧香自然听得入神,因为他未来的目标就是前往修真界的大唐东游门进修。讲故事者则是大受鼓舞,滔滔不绝、口若悬河,说得天花乱坠,直至饭菜上桌,一个个依然口水四溅、神乎其神、悬乎其悬、天南地北,上天入地般地侃个没完没了。

    唐烧香一边听他们讲,一边夹菜吃饭,斟酒举杯。

    一顿饭不知吃了多少个小时,随后有人提议去租界其它地方转转,因为租界是天幕传送阵西侧最为繁华的地区,千里迢迢来一趟不容易。

    唐烧香不想令他们扫兴,决定一起出去看看,——饭塔已经包了一天,他们表示还要回来留一宿。

    租界由倒垂的乌晶山和玉矿山等连接而成,除了“外围”的草木等自然风景外,街市等中心区域基本上都是由纯晶石雕琢而成,荧荧闪闪,晶光灿灿,璀璨斑驳,琉璃异彩,饰以精心雕琢的图案——浮云、神殿、图腾、鸟兽、如意、八卦等等,美不胜收,如临仙境。巨峰之间以玉琢天桥相连,恢弘大气,雄伟壮观,令人连口称赞,拍手叫绝。每座巨峰顶端平均直径为20公里,南北分别与大炎山脉和大黑山脉接壤,宽度达千万里。

    夜幕很快降临,一帮女众终于饥肠辘辘了,叫嚷着返回了饭塔,这里有免费的晚餐,可以欣赏歌舞乐曲,她们早已沉溺在这种只有租界人族才享受得起的奢侈生活。

    饭菜姗姗迟来,美酒已然捷足先登,醇香弥漫整个大厅,歌妓踏着音律节拍而来。

    塔内是一派莺歌燕舞、歌舞升平的和平气象,塔外却是黑色恐怖急流勇进、暴雨欲来风满楼的急凶之兆。

    “咳!!!”几条黑影,以夜色为掩护,从地面腾冲而上直落顶层,——唐烧香所在楼层。八条黑影各堵住一个窗门,只待最后一声令下。

    呼呼!月黑风高,晚来风急,突然间刮来一阵疾风,吹得八个方位的窗扇,同时洞开。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