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小白鹤太猛了

    循声望去,唐烧香见得八面窗外均有黑影晃动,大惊失色,为免伤及无辜,唐烧香暴冲而上,不曾想,他的这帮狂热女武迷之中,竟有心怀歹意者,在唐烧香暴冲而上之时,急扑而上,却是失手扯掉了唐烧香的衣服和裤子。

    脚下顿时传出一片尖叫。

    唐烧香破顶而出,赤条条地落在了塔顶上,好在天色够黑,不然……

    此时刻的唐烧香,自从修炼了《……三连归一式》,身手快捷许多,不假思索地将储物袋一拍,一根柱木飞射而出。

    八条黑影几乎是同时翻跃而上,刀尖朝着唐烧香的落脚点隔空一点,八道有色威能齐射而下,轰向唐烧香。

    以唐烧香现在的反应力,根本不屑一顾,一个筋斗翻便是闪入其中一名黑衣人身后,紧而抡掌朝其肩膀猛然砍击而下,黑衣人闷哼一声,身体便是如一枚钉子射穿了大厅楼板……

    面对同时射来的刀芒,唐烧香再次一个筋斗翻,避开攻击的霎那,适力地拍了下储物袋,一根十余米长,凿有数道环形凹坑线的柱木,飞逸而出。面对一连排即将再次出招的黑衣人,唐烧香抢先一步,将柱木随手往并不平坦的屋顶一跺,在柱木倾倒的霎那,连绵几脚,速度快到爆铲向柱木的腿呈现出一连串模糊的虚影。

    正因为速度太快,柱木被斩成数段,如七八只木头墩子,连绵爆射而出,轰向黑衣人。

    黑衣人相继坠楼,失去战斗力。

    就在唐烧香从储物袋内拍出衣物,匆匆穿上时,脑后飞扑而下一只翼展宽达五米的白鹤,唐烧香本能地一低头,白鹤爪子扑空,掉头继续飞扑而下。

    唐烧香紧急仰翻,白鹤再次扑了个空,未待白鹤调转头来,唐烧香便是一个筋斗翻,跃上了白鹤之背,死死地缠住白鹤的脖子。

    白鹤并不用口鼻呼吸,因为它是嫦厢月运转地衍级功法的结果。

    为了摆脱唐烧香,白鹤朝附近的一座人工山脉飞去,其主峰有一个湖泊,北侧是一个高达两千余米的瀑布。

    白鹤一头扎进临近飞瀑口的湖水中,妄想让唐烧香知难而退,因为唐烧香不会驭气飞行术。

    但唐烧香依然死死缠住白鹤脖子不放,同时口里喃喃道:“我正缺一匹坐骑,无论如何要将你制服!”

    白鹤体内,嫦厢月恍然意识到,唐烧香根本不知道苍云白鹤是她运转地衍级功法的结果。

    白鹤翻了个身,企图将唐烧香压在水下,但唐烧香根本不惧,他体内有的是真气。

    由于天黑,一旦坠崖,祸福难料,嫦厢月渐感慌乱,终于沉不住气运转修为,令得苍云白鹤溃散成齑粉,随着湖水漂流而去。但唐烧香受到水的浮力,并未沉底,胡乱抓了几下,抱住了收功中的嫦厢月。

    感觉臀后压着一团软物,嫦厢月羞得花容失色,眼眸持续瞪大间,震开唐烧香的双臂,一脚踹在唐烧香腹部上,娇体跃出水面,当空运转驭气飞行术,朝着岸边飘去。

    下意识探头望了一眼飞瀑,唐烧香骇然失色,足掌在水下猛地一踏,鱼跃出水面,宛如一只青蛙,双腿左右连蹬,脱离了险境。

    想起刚才那令她极为难堪的遭遇,嫦厢月余怒复燃,运转指法,皓腕一扭,极阴寒气于指尖外放而出间,凝结并化形成一枚棱形冰晶,弹指一射间,朝着唐烧香射去。

    天色太黑,加上嫦厢月拥有绝对的实力。唐烧香中招,浑身霜化,瞬息如坠冰窟,双脚踏水速度剧减,身体下沉。

    不过,嫦厢月知道唐烧香不惧烈性寒气,而且,一旦被冰禁制,眨眼间功夫,奔跑速度就会达到极致。——影移步法!

    唐烧香刚夺舍来到这个大陆时,遭遇过嫦厢月的烈性寒气,当时,唐烧香浑身冰化,但同时丹田内那团神秘气旋运转至极致,使得他奔跑速度异常惊人。

    嫦厢月还不知道唐烧香现在的情况,步伐缓慢地朝唐烧香靠近。这期间,她怀里的令牌,不时闪亮,并现出人形异象,催促她下手一定要狠,如果事成,奖赐她《太衍易形经》第二部,从此可以远走高飞。不然,就将她许配给申公无极兄弟俩或北荒冰凰族盟前盟主的儿子——北方(荒)孓笑。并提醒她,北方孓笑已经赶往租界。

    闻言,嫦厢月浑身蓦地一震。她知道,盟主如此安排,是为了安抚前盟主的势力,停止内讧,一致对外,除掉唐烧香,以及所有拥有中古级血脉传承修炼级体质的人。

    恍惚间,嫦厢月指掐印结,一股冰属性元气外放而出,于指尖化形并凝结成一颗蕴含着极强寒气的冰棱,弹指间,射向唐烧香。或许是注意力不够集中的缘故,冰棱偏离了目标,射中了唐烧香脖子周围的湖水。

    立刻,周围一大片湖水冻结成冰。

    寒冰禁制很厉害,烈性寒“毒”迅速扩散至唐烧香体内,让得他肢体很快冰化。同时间,他丹田内那团神秘气旋,开始加速运转,体内隐隐传出破冰声响。

    嫦厢月面无人色,恍恍惚惚地朝他靠近,凝滞的眼波里透着一股浓浓的寒意。手中折扇,紧紧在握。

    其实,唐烧香早有破冰而出的强烈冲动,只不过,他没有这么做,因为他有些迷惑,白天这女人还帮他洗罪,现在却为何突然翻脸。

    但无论怎样,谨慎为好。想到此,他突然浑身一震,足掌在水下一踏,双掌在冰面一拍,身形破冰而出。落身的霎那,双足以极快的速度,影冲而出。足掌只需借助水的浮力,身形便会如履平地般迅疾飞驰。

    这等速度,连得嫦厢月都为之一怔。

    在唐烧香看来,以他目前的身手,平静的湖面,更利于奔行,因为不必担心前方有太多障碍。

    嫦厢月略有迟疑,便是运转修为,身形化作一道飞梭,朝着唐烧香追去。

    由于地处山脉之巅,极大的限制了双方的速度。物极必反,在这个狭小的地带,速度越快越是不利。嫦厢月不得不压制自己的修为。否则,在狭小的范围和黑暗的环境下,速度只要稍微超出某个临界值,就有可能自酿悲剧。

    几个回合下来,双方僵持不下。唐烧香拿捏准自己的实力和速度,尽力选择距离陆地较近的水域。在嫦厢月的奋力截击下,唐烧香接连几个影移步伐,连带踏水筋斗翻,从追过头的嫦厢月头顶影冲而过……

    暴步到山体背阴面时,环境陡然一黑。唐烧香紧急施展出“前轮翻‘三连归一式’”,身形爆闪三下,冲出黑暗。此时刻,嫦厢月攻势陡然放缓,忽然间一道身影侧向闪过,一巴掌落在她的臀上,拍得她整个人都飞了起来,落入水中。

    “唐烧香,你这个下三滥,我一定要杀了你!”黑暗中,嫦厢月咬牙切齿地从水下腾起,不见了唐烧香的踪影,怒势汹汹道。

    ……

    脱离险境的唐烧香,不打算逃得太远,而是打算回饭塔探望一眼,因为有些担心那名弱妇的安全。

    再说半个小时前,那几名刺客被击倒,并眼睁睁看着唐烧香被一只白鹤带走后,便欲拿着雇主的赏金一走了之。

    途中,当他们逃到一处黑暗角落时,一只套着袖管的冰手,突然自黑暗一隅伸出,一把掐住了跑在最前面的黑衣人的脖子。随着一股寒气外放而出,这名黑衣人瞬间霜化,紧而冰化。

    其他黑衣人见状,吓得毛骨悚然,被迫答应再次刺杀唐烧香。

    而这只冰手,乃是冰化后的修炼异象肢体的一部分,它的主人,便是百丈崖上关禁闭的申公无极。七人阵老四修炼的那套邪毒功法,便是出自他手。他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功法,也是为了自己修炼。

    杀了这些不讲诚信的职业外客(杀手)后,申公无极的冰化异象,七窍闪冒着冰蓝色幽光,开始四处寻找唐烧香的踪影。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