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老二没太悲催

    唐烧香目前位置,距离大唐东游门直系斗院七十余里。夜色深深,但对于租界来说,灯火通明,仿如白昼。北上逃遁过程中,唐烧香再次遇到一伙黑衣人从北追杀而来,浑身湿透的他就近冲进一条位置相对偏僻的专卖街,翻上联排屋顶,不经意间,发现街对面一家售卖戏服道具的街铺前,展示着一件做工精细逼真的兽皮全身模具——猿面圣王!浑身金黄色毫毛直晃眼,身披金鳞软斗甲,头戴紫金冠,冠上插着两根五六尺长的鞭须,彰显着王者风范。模具手上握着一根玄铁棍。

    除外,店铺前的花台上还插着一根旗杆,升着一面幡旗,旗上写着:“申公氏”三字。表明是申公家族的产业。

    店铺内,大胡子老板腿上叉坐着一名雪峰高耸、衣装暴露的年轻裙装女子,双手抓住女子的臀,双双欲生欲死地震动着,以致唐烧香暴步冲到街对面,将整件模具取走了都不知道。

    套上猿面圣王模具后,唐烧香终于穿出了黑衣人的封锁线。但没有北上,因为北上或许更危险。

    …………

    嫦厢月返回直系外院的途中,见一老者迎面朝她行来,身边还跟着一名少年,嫦厢月暗惊一声。其身旁的少年她也认得,北方(荒)孓笑!

    北方孓笑生就一副阴柔媚秀的外表,皮肤细腻润白,乍一看,雌雄难辨。

    由于浑身湿透,嫦厢月慌然侧过身去,却是令得迷人的曲线毕露无遗,北方孓笑精眸大瞪,喉结连连滚动,精光在她浑身上下凸凹部位流连忘返,行近至嫦厢月跟前,语气暧昧地道:“师妹,已经一年不见了,没想到,你长这么大了!”

    嫦厢月斜了他一眼,没有搭理他。

    老者朝北方孓笑挥了一下手,干咽了一口唾沫,表情渐渐沉凝,朝嫦厢月正声正色地道:“以前这么多好机会,你为什么没把唐烧香除掉?现在反而连累了无极。”

    嫦厢月恨恨地道:“我当然巴不得亲手宰了他,可是,比起我来,申公无极对他更加恨之入骨,所以……”

    “你的想法是好的,可是,唐烧香最近接连失踪,一待现身,实力必有精进,现在连申公无极都栽在他手里,如此下去,只怕……你难以向盟主交代!”说话间,指着北方孓笑道,“他不仅是前盟主之子,而且是你和申公无极的同院师兄,在盟主的推荐下,转入大唐东游门直系外院,实力气化形七阶,希望助你早日完成盟主交派的任务!如果没其它事,我先走了,你们慢慢聊吧!”

    北方孓笑暗喜,道:“月妹,唐烧香玷污你清白,还打伤了无极兄,此仇不报非君子!”说话间精眸瞪直,朝着浑身湿透的嫦厢月上下扫荡。

    “谁说他玷污我清白了!你是非君子很难说!我还有事,先走一步!”见老者走远,嫦厢月转身便走。北方孓笑早已不可自拔,一边目光下移盯着因湿透而隐透可见的嫦厢月的丰臀,一边魂不守舍地追了上去。

    追到一条远离正街的支巷口,远远地,几名嫦厢月的男性铁杆武迷认出了嫦厢月,激动地迎面追了过来。见嫦厢月浑身湿透,后面还有个少年(通过衣装认出)紧追不舍,近前一看,以为二人为师姐妹,却见得少年裆内高耸而起,辨出他是个男的,遂拦住北方孓笑,喝道:“你想干什么?”

    见嫦厢月即将消失在眼前,羞怒之下,北方孓笑运转修为,元气外放而出,于轻握的拳心间化形成一柄冰蓝色气化剑,朝着挡在他跟前的四五名武迷横扫一剑。随着一道冰蓝色芒刃环劈而出,从他们后背透体而出的同时,蕴含的极寒威能瞬息将他们冰化,他们僵直地站着,却早已身首分裂!

    嫦厢月本能地回头瞧了一眼,见武迷们一动不动地站在地上,立刻意识到北方孓笑对她的武迷们下了杀手,愤怒的她,转身挥扇,朝追上来的北方孓笑击杀而去。北方孓笑与她实力相当,数十个回合下来,双方元气大耗,最终,嫦厢月的折扇指着了北方孓笑的额头。

    北方孓笑不是败了,而是不想继续虚耗下去,退闪之末,惊讶道:“月妹,你的实力怎么进展得这么快?一年前,你才气化形四阶,现在竟然突破到了气化形后期!”

    “滚远点,有多远滚多远!”嫦厢月厉声道。言毕转身而去。

    北方孓笑依然处于震惊之中,不经意间,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回头间,一脚的气势已然拦腰暴踹而至,将元气处于耗空状态的北方孓笑踹得暴飞出百余米远,落地后,又沿着光滑的地表滑出了百余米,最后双腿交叉叉在了一根粗大的柱子上,连气都没憋出一口,闷哼一声,抱着柱子脊柱一挺,疼得晕死了。

    被他一剑劈死冰化、依然呈僵直站立状的那五名嫦厢月的武迷,轰然倒下,身躯摔成两截。

    路人围了上来,指着抱柱半天一动不动的北方孓笑议论纷纷:“这是谁家的姑娘,怎么一直抱着柱子不放?”

    “听说是被人打的,哎,谁心这么狠毒,对一个姑娘如此残忍!”

    ……

    十余分钟后,北方孓笑醒来,感觉下体剧痛难忍,低头一看,裤裆血染一片,顿时吓得惨烈哀嚎,大半个小时后,人群分开出一条道,一名自称申公延桀的老者在两名斗卫的护随下,匆匆行来,见到北方孓笑的伤势,大声吼道:“倒底谁伤了他,谁?!!”

    “是猿面圣主!他现身了!”北方孓笑精神恍惚道。

    “猿面圣主,怎么可能,一定是人假扮的,一定要把凶手查出来!”申公延桀咆哮道。

    这时,有负责街头巡逻的斗卫赶了过来,对申公延桀说,某条支巷口附近惨死了五名少年,浑身冰化,身体均断成两截。

    一听“冰化”两个字,老者心下一震,似乎明白了什么。令斗卫调查五人身份,将余党一个不留全杀光!同时追查假扮猿面圣主之人的下落。

    ……

    唐烧香终究没有进入饭塔,对他来说,那是凶险之地。最终,只是趁着夜色托人向饭塔伙计打听了一下,得知那名弱妇安然无恙后,方才放心地离开。

    回到烧香苑,唐烧香惊讶发现房子已经被重新修缮一新,而且,见到了久违的兄弟——室外露台丹鼎旁酣睡中的潘安。

    他一声不响地进入卧房换了一身,然后闷头就睡。

    “咚咚咚!”第二天大清早,天蒙蒙亮,有人敲门。

    “谁?”

    “烧香,是我!”门外传出三长老的声音。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