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姑奶奶的礼物

    闻到三长老的声音,唐烧香心头一凝,猛地从床榻上坐立而起。心中暗惑:难道是为七人阵老四的事而来?

    不知他现在状况如何。按理说,吃了他(唐烧香/狂龙)的化形丹,手臂恢复不会很慢。也有可能是为七人阵老五(被人斩断指头)或丹院女佣(被人糟蹋)的事而来,除了这些,还有很多可能……

    唐烧香无奈地摇了摇头,开门将三长老迎了进来。

    见三长老表情并无想象中的凝重,唐烧香心态稍许放松。发生在直系丹院的那两件事,嫦厢月已经替他洗清。至于七人阵老四的事,唐烧香更觉不必担心,因为他是被唐烧香的第二身相(狂龙)所伤,而且,七人阵老四假扮唐烧香,斩掉老五的指头,糟蹋女佣,伤害弱妇,修炼高等邪毒功法……

    在三长老开口前,唐烧香心绪波动不小,心下各种猜疑关于三长老到访的主要目的。

    没想到,三长老只字未提上述这些令唐烧香头痛的事,也不问唐烧香近日去了哪。仿佛,有更为重要的事,值得对唐烧香当面一提。

    进入正题之前,三长老面带一抹温和的笑,近似寒暄地道:“你的实战水平我已经大致了解,同级横向比较,或已超过“七人阵”阵系弟子,斗院上下颇为震惊,不得不说你是直系斗院的骄傲,凡俗界人族的骄傲!”

    细细琢磨之下,唐烧香隐隐听出了三长老话里的弦外之音。按常理,他只是一名凡俗界人族,仅只拥有低等功法的修炼权限,在修为或实战力方面,不可能超越租界人族。哪怕对方不是租界人族而只是大荒人族。

    好在三长老没有把话说得太死,沉吟道,“鉴于此,我决定从斗院抽调几名长老对你进行封闭培养。”

    闻言,唐烧香受宠若惊,斟酌再三,作出了令三长老甚为吃惊的决定:“谢谢长老关心,我一个人习惯了,独自修炼较自在!”

    “自在!又去大黑山一带?”三长老一脸的不可思议。带着审视的目光,定定看着唐烧香。这么做完全是为他好,却遭到拒绝,白费了一番良苦用心。

    想到最近发生的一些事,影响极为恶劣,且或多或少跟唐烧香扯得上一点关联,三长老说话的语气,便是有些急促,其中夹带着一股怨责的意味。

    但转念一想,唐烧香所说不无道理,至少符合他自身的情况,而且此行的主要目的并不为此,三长老那略微激动的心绪,稍稍平复,和声提醒道:“你一去就是十天半月,这一回,我还真以为你失踪了,虽说大黑山一带是公认的风水宝地,但荒郊野外,危机四伏,就你一个人,万一突遇不测怎么办?”

    “我只是想寻处清宁的地方,远离攀比与内斗,真正静下心来修炼,而且,我相信天道正途、吉人自有天相!”回想近日亲历之一切,唐烧香似乎一夜之间,成长了许多。

    闻言,三长老未置可否。俄而,半尺长的白眉一挑,道:“那好吧,你白天到天泉池修炼,天黑前尽量回来修炼,以免长老们替你担心,你看如何?”

    唐烧香点了下头。

    三长老欣慰地笑了笑。摸出一只储物袋,适力地拍了拍,从中飞逸而出一只通体剔透,白色泛绿的古玉盒。打开一看,里面躺着一颗蓝光灼铄、威芒四射、气息氤氲的纯气化珠。交给唐烧香道:“这是一颗中古级六品衍结珠,蕴含中古级六品真元气,以及一套功法传承。”

    沉吟一番,三长老隐约其词道:“这是作为题名盛典的奖励,补发给你!只是……这是直系外院几位长老的意思。”顿了顿,三长老面色微沉,略表担忧道,“也不晓得里面蕴含的功法,是中高等功法还是低等功法……”

    闻言,错愕中的唐烧香,心头不由得一怔,额头有着一层细密的冷汗浸出。他已经听出了三长老话里隐含的一层意思。倘若是中高等功法,万不可修炼,不然,隐患无穷!

    氛围一下子降到一个冰冷的拐点。

    没想到,主题方才正式拉开帷幕!

    三长老沉郁的脸色突然收敛,神秘兮兮地笑了笑,拍了一下储物袋,随着一股淡金色毫芒从袋口溢出,从储物袋最上层——内置的宝物盛——中飞窜而出一面三角幡旗,旗帜边缘是明黄色的火焰形状,内部是云白色。

    传送幡!

    盯着这面做工精致、颜色鲜丽、崭亮如新的奇特幡旗,唐烧香暗自吞咽了一口唾沫,脑海里相关的记忆,顿时一闪。

    “你知道这旗帜,哪儿来的吗?”三长老语气神秘依旧,老脸上的笑意,更加温蔼。

    唐烧香摇了摇头。

    “这是龙城帝国辅国公之女给的,说是要亲手转交给你!”三长老语气略显激动。

    申公媚?难道她要将此送给我,这怎么可能?唐烧香已经严重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但看三长老的神色,似乎确实是这么一回事。

    “她现在人呢?怎不亲自前来?”唐烧香生疑道。

    “据小道消息说,凡俗界的龙城帝国发生了政变,她作为龙城帝国辅国公(来自修真界的外聘高官)的女儿,被紧急召回。不知道对她家族影响多大,哎,希望这次政变,别波及到普通老百姓。”

    “好了,别说了。我给你演示一下此幡的用法。”言毕,三长老执幡在唐烧香面前晃了一下,立刻,虚空以唐烧香为涡核向内部凹陷出一个足够大的涡洞,瞬间将唐烧香吞噬。

    虚空涡洞内,唐烧香眼前白茫茫的一片,什么都看不见,当他移动时,虚空涡洞便跟着运转,就像是大白鼠跑飞轮一般,唐烧香始终原地踏步,同时涡洞牢牢吸附在幡旗上,随着幡旗的移动而移动。

    由于光线被封闭的涡洞吞噬,外面的人看不见涡洞,里面的人也看不见外面。此刻的唐烧香仿佛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一般。

    三长老来到室外(潘安所在露台),再次挥了一下旗幡,涡洞洞开,唐烧香平空出现在潘安跟前,整个过程,唐烧香除了感觉眼前白茫茫一片之外,没有特别异样的感觉。

    “先滴血认主,再用它。”三长老将旗幡交给唐烧香道。

    唐烧香两根指头搓了搓,同时朝潘安的龟壳踢了几脚直到将他震醒,然后当着表情作惊骇状的潘安咬破指头,在旗幡上点了一下,血滴很快融进旗幡,旗幡的颜色微不可查地发生了变化。接着又当着潘安的面晃动了一下,虚空将他吞噬,接着来到另一间厢房,再晃了一下,潘安便是平空出现。

    活了不知多少年的潘安,见怪不怪,但依然激动地道:“有了传送幡,以后就可以随你天天打牙祭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