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小宝贝干什么

    “此传送幡的最大容量可装下七八间厢房,跟你这套院宅的房屋面积差不多,你试试看能不能装下。”三长老道。

    唐烧香来到院坝,朝整套房屋挥了一下,凹陷的虚空涡洞立刻将整套房屋吞没。

    “够了够了,容量是够了!”唐烧香激动道。

    “涡洞里面的人可通过滴血的方式让虚空涡洞震荡。这样你就可以随时感应到并将里面的人放出来。超过一定的时限,涡洞自己洞开。”三长老道。

    唐烧香点头说了声明白。

    “好了,我也该走了,接下来时间你们自己做主。”忘了一眼潘安,三长老转身欲走。

    “三长老,弟子有话要问?”唐烧香道。

    “说吧?”三长老脚步一顿,转过身来,枯井无波道。

    “申公媚她现在的修为如何了,有突破了么?”唐烧香道。

    三长老脸上洋溢出一抹喜意,肯定地嗯了一声,道:“多亏你给的那半颗化形丹,以及她自有的那颗传承珠。她现在的修为已经突破到气化形中期,也就是气化形四阶。乐观估计,未来一段时间内,如果她不偷懒的话,很快就可以突破到中期大圆满,也就是气化形六阶。这在凡俗界,已经属于凤毛麟角了。”“哦,对了,她说,还打算将其宅第内的那口丹鼎送给你,你自己到外院去取,以后就用那口鼎炼丹。”

    听到“直系外院”这四个字,唐烧香就感觉浑身裹了一层冰霜。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沉默了一会儿,抱愧道:“我是凡俗界人族,理应早日回到故土,尽一份公民的职责,可当下……”唐烧香欲言又止。深知当下正值学习提升的阶段,没有多少资本。

    闻言,三长老略微一愣,以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郑重地道:“你现在的方向,是东方,只能前进,不能后退!”

    唐烧香点了点头,喃喃地重述了一遍:对,只能前进,不能后退!末了,向三长老道了声谢,挥动传送幡,让房屋从虚空涡洞内现出。

    临近道别,三长老安抚唐烧香道:“近日修炼院布下了重重法阵,时刻监控内部安全,你可以放心在修炼院修炼。”末了,提醒道,“你可以现在就去外院,把申公媚送你的那口丹鼎拿过来!”

    交代妥当后,三长老转身欲行,却见潘安那只巨大的龟躯堵在跟前,张大着眼睛,眼巴巴地望着三长老,急切地道:“三长老,那我呢,我在题名盛典上战胜了申公无极,有奖励么?”

    “你这是投机取巧,也有脸要奖励!”三长老呵斥道。潘安顿时将脑袋缩进了龟壳,待三长老离开后,嘟嘴骂了一句“老不死的”。

    唐烧香陪送三长老走了一程,其间,一名黑衣人驭气飘飞而下,潜入唐烧香的卧房,在潘安目瞪口呆之际,翻箱倒柜搜寻着什么!终于,她搜寻到了,是唐烧香刚换下的“猿面圣主”精仿兽皮模具。

    正欲伸手取拿,唐烧香回来了!

    二人立马形成紧张对峙局面,僵持间,潘安嘀咕了一句:“厢月姐姐身上的香味!”

    黑衣人大惊失色,恨不能当场宰了潘安!

    “你想干什么?”唐烧香沉脸道。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只是想知道是不是你而已,没其它意思!”黑衣人道。

    “你可以走了!”唐烧香冷脸道。

    嫦厢月从唐烧香身侧经过时,突地射出一柄折扇,朝唐烧香挥击而去。唐烧香侧身闪过,一把抓住黑衣人的手臂,但手臂被割破一道口子,鲜血如涌。僵持间,唐烧香用一种警告的语气,沉声提醒道:“修炼院内现在法阵重重,如果你不想被监控,还是小心为上!”

    闻言,黑衣人震得愣了愣。好在怀中那枚令牌,并没有选在此时催迫她,看来,修炼院内确实不是下手的地方。

    二人暗暗运转修为,比试内力的雄浑。运转到极致时,只见得,一道道由元气化形而成的水蓝色弧威,自唐烧香胳膊游入嫦厢月体内。

    以此看,双方实力不在一条线上,不然唐烧香体内的元气不会出现逆行。

    然而,情况很快发生逆转,唐烧香丹田内的那团神秘气旋,可以独立运转,其蕴含的总能量,不见得比嫦厢月体内的少,甚至多于对方。

    僵持了几个回合,嫦厢月的元力波动有所衰弱,而唐烧香依然如初,又僵持了一阵,嫦厢月感应到唐烧香的元力波动毫无变化,不由得一惊。

    “我的持久力还不错吧!”看出了嫦厢月的震惊,唐烧香阴恻恻地道。

    “你这个下三滥,今天非得宰了你不可!”嫦厢月欲抽身,但双方内劲势均力敌,竟没能摆脱。“唐烧香,我已经拿住你的把柄,你最好给我老实点!不然,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

    “那我现在就干掉你,死而无憾!”

    望着唐烧香嘴角那抹阴恻恻的笑意,嫦厢月气急败坏,猛地将一只胳膊抽了出来,抡起巴掌,狠狠抽向唐烧香,却被他一把抓住。

    唐烧香面色沉阴地放开了她,冷喝道:“你滚吧!”

    唐烧香压力不可谓不大,等待嫦厢月将他装扮猿面圣主的事捅出,然后想象北方孑笑的那帮斗卫直接闯入他房间捉人的画面,他没有去天泉池,准备为此事担责。

    然而,等待了一天,不见有人来查,又等待了四五天,依然风平浪静。但唐烧香知道这件事不会就此结束,越是拖延,越是令他七上八下,这六日,他只做了一件事:令杂役加固或重新安装门窗!

    “是她没有告发,还是大祸即将临头事先无征兆而已?”第二天晚上,辗转反侧之下,唐烧香起床朝直系外院行去,打算到申公媚的宅第取拿那口丹鼎。

    冷月清寒,周遭静谧!

    来到直系外院,进入一座死寂无人的院宅,摸进一间幽暗的厢房,脑袋不小心碰到挂在门框上的一副银质铃铛。忽然间,自隐蔽的黑暗角落,闪出一个浑身套着黑袍的神秘人,七窍冰蓝色幽芒闪烁,浑身透着浓烈的寒气,让得方圆数百步范围内,皆能感受到一股阴森的死亡气息。

    此刻,他冰拳紧握,仿佛要一把掐断唐烧香的脖子。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