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小白鹤你狡诈

    修炼院内法阵重重,神秘黑袍人略微有些忌惮。

    唐烧香来到其中一间厢房时,终于发现了一口丹鼎,看上去很陌生,不像是数天前见过的那口。他没有立刻将丹鼎收入储物袋或传送幡,而是想验证一下鼎的质量。

    将丹鼎转移至大堂内的高台上后,唐烧香环顾了一眼四周,没有发现异常,只是略微感到有些阴寒。他没有太在意,检查了一番丹鼎,将底部的金紫色粉屑去除后,从储物袋内拍出炼药的配料,分别填入底座那一圈兽头盒龛中……

    一切准备就绪后,唐烧香悠闲地坐在那把威风凛凛的宝座上,暗自运转修为,气走丹田间,将掌心贴了上去。

    立刻,掌心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内吸力,体内的元气开始顺着手臂,源源不断地灌入鼎内。

    炼丹法则被启动。不一会儿,自鼎盖的晶窗透射而上几道威能柱,色彩斑斓,代表着配料内的不同属性成分。

    这些成分或被当作杂质彻底清除,或保留特定含量最终成为丹药的一部分。随着炼丹法则的持续运转,这几道排列成圈的威能柱,色泽逐渐变浅,高度逐渐下降,表示杂质或多余的成分被除去。

    、

    与之同时,自靠近鼎盖中央的晶窗透射而上一道混黄的威能柱,在鼎盖上空丈高位置云聚,逐渐化形成一道兽状气旋,清晰可见兽状气旋的足部有一颗亮斑,表明这种化形丹对提升足部内劲具有显著功效。

    不一会儿,自鼎盖喷出一股漏斗状的绛红色威压,将这道兽状气旋束缚。眨眼间,兽状气旋无限凝缩,即将结丹前的这一极短时间内,发出一道空冥而悠远的惨嚎。自紧闭的殿堂大门内,浩浩荡荡地扩散而出。

    随后的一瞬间,由兽状气旋凝结而成的实体,便是在原来的气旋中心成型,在丈高的位置摇摇欲坠。

    就在唐烧香伸出手掌,打算接住即将自动掉落的丹体时,殿堂大门突然被打开,现出一个浑身罩着黑袍的神秘人,通体透着一股浓烈的寒气,七窍冰蓝色幽光闪烁。

    唐烧香大惊,立刻回想起与七人阵老四决斗期间,所见识过的冰属性异象。他不敢肯定对面这个异象是否修炼了邪毒功法,即令他有所忌惮的《五指连心经》,如果是,则它必定会使“连心五指剑”。如果异象的主人修为足够高,则所施展的指法威力必定很强。

    正值午夜时分,周遭死寂沉沉,见到这等浑身散发着死亡气息的异象,唐烧香不由得浑身打了个寒战。

    闯入大堂后,神秘人反手关闭堂门,发出一连串毛骨悚然的阴笑,接着突然掀掉身上的黑袍,露出一具冰躯,体内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血丝状的经脉,看上去极为骇人。

    “哈哈哈哈,唐烧香,你应该知道我是谁吧?”

    “你是申公无极?”

    “没错,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唐烧香怔了一下,接住坠落的丹药后,立刻朝着冰化异象扔去。

    冰化异象伸手去接的霎那,唐烧香暴步而起,意欲破顶而出,只要逃出院宅,就有可能触动修炼院内的监控法阵。

    但冰化异象显然早已下定决心,要悄无声息地将唐烧香杀死在殿堂内。冰化异象没有接丹药,而是直接施展“连心五指剑”,朝着暴步而上的唐烧香射去。

    是时,唐烧香的脑袋刚顶破屋顶,便感到胸肋处突然袭上一股剧痛。

    连心五指剑的威能十分集中,速度迅猛,透穿了唐烧香的胸肋,立刻,高压蒸汽般的元气,自伤口处喷射而出。但同时,丹田内的那团源自奇石的神秘气旋,开始加速运转,修复受伤的躯体。

    唐烧香从半空掉了下来,跌坐在了宝座上。

    冰化异象正欲上前补几“剑”,却是突然间,步伐一顿,他突然想起了什么,按理说,化形丹落地,应该化作气态丹精并发出真气爆破声,然而,他并没有听到任何动响。

    冰化异象突然转身,发现门外黑影一闪,虽说是黑夜,但月光下那黑影面目依然清晰地映入了冰化异象的眼瞳内。

    他身披金鳞软斗甲,头戴紫金冠,冠上插着两根五六尺长的鞭须,浑身金黄色毫毛直晃眼,正是那套做工精细、形态逼真的兽皮全仿模具——猿面圣王!

    正是他,一脚踢废了北荒冰凰族盟前盟主之子——北方(荒)孓笑——让他失去了做男人的资格。要知道,北荒冰凰族盟内部一直存在着两股不同的派别,分别效忠于盟主和前盟主。作为前盟主之子,北方孓笑这次加入大唐东游门直系外院,是受现任盟主推荐,如果有什么三长两短,必然会造成两股势力的不和。对北荒冰凰族盟来说,将造成极大的损失。

    所以,申公无极的冰化异象在见到“猿面圣王”的霎那,便是无法克制内心的怒火,朝着堂外追去。

    然而,刚才的黑影貌似更熟悉这所院宅,晃眼间便是消失在了黑夜中。

    就在唐烧香暗自长舒一口气时,从屋顶破洞降下一个人影,紧而打开折扇,呼啦啦一阵旋转之末,朝着唐烧香脑袋劈下。

    好在唐烧香反应快,折扇旋转的霎那,猛地偏头闪过。耳畔凌厉的破风声不断,唐烧香接连偏了几下脑袋,均侥幸躲过,最终,一把折扇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不用细想,唐烧香便知道执扇子的人是谁,申家未来大嫂子嫦厢月。

    虽说唐烧香内伤恢复很快,但还没快到一眨眼间的功夫,加之,二人的修为等级差距明显,不一定次次能够侥幸逃脱。

    唐烧香自知这次是凶多吉少,哪知,耳畔却传来嫦厢月那夹杂着同情、鄙夷和无奈的声音:“唐烧香,……,我知道你有内伤,所以不欲趁人之危,为了公平起见,决定跟你约定一个比斗时间,到了那一天,我定竭尽全力,希望你不要太令我失望!”

    “我的命是你救的,感激还来不及,怎会失约!好吧,你选定个比斗地点,到了那一天,我定然出现。”唐烧香面色沉凝道。

    “东渡桥!三天后的正午!”嫦厢月一字一句地道。说完,便是化作一道“飞梭”离去。

    申公无极冰化异象,在先前追杀“猿面圣王”的过程中,捡获一枚玄月玉佩,正是嫦厢月身上所有。联想到前些日子,嫦厢月为唐烧香洗脱罪责一事,申公无极顿时气得仰天嚎叫。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