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一场梦鹤朝凰

    回到“无极苑”后,申公无极的冰化异象,便是掏出储物袋,从中拍出一口丹鼎。修为运转间,将冰化异象所蕴含的全部威能,灌入其中,通过鼎盛帝国,将嫦厢月逆反的事情反馈给了族盟。

    刚刚返回院宅的嫦厢月,突然感觉心神不宁,在大堂内走来走去。突然间,她怀中的令牌释放出一道强大的威能,仿如遭受雷击一般,浑身现出一道粗大的冰蓝色弧威。

    令牌落地的霎那,一个异象飞出,钻入大堂中央的一口丹鼎。法则之力启动,不一会儿,鼎口尘扬而起一个由紫金色粉屑化形而成的保养极好的老女人。

    这名“身披金紫色大袍”的老女人,一副恼羞成怒的凶狠模样,右手虚空一抓,一股威能立刻化作一根气化鞭,不由分说地,朝着嫦厢月身上鞭去。

    嫦厢月不敢反抗,几鞭子下来,也是皮开肉绽。耳畔响起老女人的怒喝:“一个月之内,杀掉唐烧香!不然,你也休想活!”

    ……

    离开直系外院后,唐烧香立刻投入到新一轮修炼中,不是在修练院,而是在东渡桥一带,那儿江雾弥漫,隐蔽性好。

    要想击败嫦厢月,首先,必须以最快速度化解寒气,其次,身中寒气的他暴步速度惊人,达到影移程度。所以,唐烧香打算从如上两方面入手,进一步挖掘自身潜能。

    趁着夜色,唐烧香到附近购买了一颗玄冰暴体和几颗寒气散。玄冰暴体投入江中的霎那,引发惊天元力暴,掀起一座冰峰。唐烧香便在其中凿了一个冰洞,化作狂龙的身相,吞下一颗寒气散后,钻了进去。

    斗大的银盘,隐匿在一片乌云之中;巨大的潮汐声,是耳畔最大的旋律。

    一个多时辰过去,寒气散药效达到最大。唐烧香终于体验到了慢性中(寒)毒的滋味,头发眉毛已然结了厚厚一层冰,浑身开始哆嗦。咬牙坚持下,渐渐睡着了。由于丹田元气的持续损耗,脸庞上端那层瑰丽玄奇的纹彩,渐渐消隐,即所谓的透明化。现在的他,不仅形象赶狂龙差得远,气质也逊色许多,仅剩一副真气化面庞。

    虽说丹田内的那团神秘气旋已经加速运转,但是,睡梦中的他根本无法作出有效应对,加之肢体蜷缩导致真气运行不畅,此刻他面临着严重生存危机。

    死亡的气息,不知不觉间,朝他悄然逼近。

    ……

    未曾想,奇迹在此出现。天泉池北岸那块奇石周围的雾气浓度陡然增大,渐渐将奇石吞没,忽然,从中流转而上一道淡青色的玄月状威芒,化作一道声势,宛如凤唳。

    强大的声波,穿破虚空,传入直系外院厢月苑。

    此刻嫦厢月已经入睡。梦境中,她不仅听到了凤唳还见到了传说中的神鸟。循着凤唳,她的灵魂幽步来到窗边,见到一只灵光氤氲的气化鸾凤飞过,朝她频频点头且徘徊良久,继而朝着东渡桥方向飞去……

    不知何时,嫦厢月醒来,回想梦中所见,不觉暗自好笑。然而,就在这时,耳畔真真切切传来一声凤唳,仿佛是从东渡桥方向传来。

    惊诧之际,她决定前去一探究竟。伸出玉手,拍了下腰际的储物袋,指掐印结间,从中飞逸而出一大斗白色魔兽骨粉,随着威压包裹她的全身。印结转换间,覆盖全身的魔兽骨粉便是化形成一只通体纯白的大鹤……

    大鹤振翅而起,循着凤唳,飞往东渡桥。

    夜色沉沉,江雾正浓。

    大鹤在东渡桥上空搜寻了一番,不见凤唳源头,困惑间振翅降落,鹤躯随之溃散成齑粉涌入储物袋。嫦厢月从中现出。

    “奇怪,我明明听到了凤唳,却不见神鸟半个影子,难道是我听错了,还是,精神恍惚所致?”一连串疑问,让得嫦厢月百思不得其解。

    惆怅间,嫦厢月脑海里再度响起那个老女人的威喝,反反复复,连绵不绝:一个月之内必须除掉唐烧香,必须除掉……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