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狼挡道心惊跳

    或许二人都心存疑惑,修成冰化异象后,没有太多交流,气氛有些沉闷。

    “太晚了,我要回去了。”嫦厢月淡淡地道。她有想过问对方身份,但最终还是打消了念头。

    “我送你一程吧!”唐烧香语气中透着一抹不舍。再过三天,他就要跟人决斗,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见面。

    “不用了!我喜欢一个人独行!”说话间,嫦厢月斜睨了一眼身边少年那近乎消隐的龙彣。如果没有这少年,她就不会修成冰化异象。

    心事重重地行了几步,嫦厢月从储物袋内拍出一颗丹药,递给身边的少年道:“拿去吧,或许有用得着的一天。”

    定心丹用于抵御同品阶的纳气丹对真气的吞噬!

    道了声谢。唐烧香无话找话似地问道:“这个……是干什么的?”

    背对着少年,嫦厢月语气平淡地道:“如果没有它,人家只需要一个纳气法瓶,就可以吸干从你体内爆发出来的能量,这样你就无法在体表凝聚元气,无法远距离攻击对手。”

    末了,从储物袋内拍出一只瓶子,拳头般大小,普通花瓶一般的外观。

    “拿着吧,二者缺一不可!”转身前,嫦厢月那充满疑惑的眼波,再次在唐烧香的上半张脸庞扫了扫。心头疑虑重生。

    唐烧香讪讪地道了声谢。不知道拿什么馈赠对方。想了想,干脆将以前买的一只装满元晶币的储物袋解了下来。

    似乎看出了少年的为难,嫦厢月婉言回绝。让得唐烧香好不尴尬。将手缩了回去。

    嫦厢月傲然自若,迷人妍雅,卓然独立的气质,令得她看上去更加的高不可攀。葱嫩的玉指,小心地抓握着流云寒冰扇,温柔地遮挡在——因暧昧氛围的温养——尺寸悄然膨大的双娇前。扇面上,星星点点荧光一片,却是比先前更加的耀灿。

    佳人的眸光,隐隐变得慌乱起来,对自己的这个羞于启齿的生理特征感到惶惶然。虽说正值青春,但当下这个时刻,确实令她难堪。

    目光羞赧地往旁边扫了扫,见得两道精光慌乱地躲闪中。以为身边少年趁机占了她便宜。羞恼间,提起秀脚在他脚背上狠跺了一下。

    “嗷》》》》》!!!”唐烧香嚎叫一声,彷如遭遇雷击了一般,身子向上蹦起两丈多高,

    待得缓过气来,佳人已经化作了一道轻曼蝶影,霞衣月裳,轻裾卷舞,袂带飘飘,追逐着夜幕天穹的那轮明月,扶着春风,驭气飘离而去。

    这一幕,瞧得唐烧香眼睛都发直了,虽然嘴上颇有怨言,但心里却是不无感慨:“还有比这更妙曼的么!”

    在东渡桥徘徊片许,唐烧香最终回到了天泉池,钻入了那块石头。

    直系斗院。

    唐烧香的失踪,让得三长老隐隐产生了担忧,令杨二姐出去找一找。

    想到那双绣花鞋,杨二姐就满腹怨愤,抢白道:“他是死是活,跟我什么关系!”

    在三长老的劝说下,杨二姐终于还是答应了,出斗院前,施展驭气飞行术,再次到烧香苑搜寻了一番。不见他的踪影,便打算前往大黑山南麓天泉池一带。

    在她的记忆中。唐烧香只要一失踪,基本上都会去天泉池一带。

    杨二姐刚离开烧香苑,一个黑影便是从附近的密林闪了出来,正是套着黑袍的申公无极的冰化异象。

    前些日子,他通过鼎盛帝国化作冰头颅,攻击唐烧香时,误入迷魂阵,所以想前来看看。刚欲进密林搜索,便见到了杨二姐。

    突然间,他心中闪出一个卑劣的计划。

    杨二姐回房换了一身,解掉双肩系着的粉色纱巾,换下轻盈容易挂掉的蝉翼罗衫,套上白净轻爽的云游斗袍,修长的小腿上缠着绷带,转身出屋。

    出北门后,她脚尖点地轻轻一跃,掠上了七八十米高的树冠。回眸顾盼了一眼,北门的那两名斗卫,嘴角浮出羞涩而又爱慕的笑。

    她分析唐烧香不可能越过天泉池与大黑山之间的那条界线,因为二者之间隔着一堵足以禁制气化形九阶修为的“晶石源镭射防护天幕墙”,具有一定修为的人只要一触及幕墙,天上就会隐隐作响,并沿着天幕墙瞬间降下一束平面状的根须一般的自然属性威能,气化形九阶以下闯入者体内的元气就会瞬息被抽干。

    中途在东渡桥寻视了一眼,因为先前隐隐听到此处有轰响。抵达东渡桥后,她惊骇发现,周围鲜血遍地,甚至还能找到几根断掉的指头。

    莫非,他真遭遇了不测?沿着打斗遗留下的血迹一路搜寻,不知怎地,莫名感到一股压迫力在向她靠近。

    寻找了一圈,不见刻意人影,最终转向天泉池。

    天泉池一带,林木大面积折断倒地,残留的打斗痕迹明显。

    果不其然,就在她进入密林搜寻过程中,一黑衣人悄然跟随,以枫木作掩护,一路跟进至越来越荫蔽的树林。

    “唐烧香!……”杨二姐双掌作喇叭状,一边慎声高呼,一边继续搜寻。

    突然间,头顶晃过一道黑影,翻飞而下截住了她的去路。

    杨二姐惊退几步,本能地将剑往身前一挡,喝问道:“你是谁?唐烧香在哪里?”

    黑衣人戴着头套,遮住了五官,头套内,七窍冰蓝色幽光直闪,眼光透着一抹阴骘,低沉地冷笑两声,步步逼近间,发出模糊难辨的声音:“死了!”

    杨二姐骇然失色,考虑到荒郊野外,一个人不安全,遂转身撤离。

    黑衣人一个暴步截住杨二姐的去路,继续朝她步步逼近。

    被逼无奈,杨二姐指尖结出一道印结,修为运转间,丹田内一股元气磅礴而出,于掌心穴外放而出。看时,呈抓握状的拳心内,赫然一把水蓝色的气化剑化形而出。

    气化形五阶!

    娇体劲势一旋,顿停的霎那,重心压低,挥剑一指,一道凌厉的剑气,自剑尖劲势而出,射向黑衣人。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