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姐姐我心飞了

    见状,杨二姐心头的气,便是愈发猛烈。她知道那只大鹤是嫦厢月用魔兽骨粉化形而成。论人族等级,她比不上嫦厢月,论姿貌,略微逊色。不过,嫦厢月公然从她手中抢走嘴边的肉,严重触犯了她的尊严,怎不令她气急败坏。加之,她跟申公无极都是来自北荒冰凰族盟,现在她们二人间的关系,已经走向一种近乎对立的局面。

    杨二姐身手厉害之处,便是她那条修长的腿,见潘安堵住大门,当下气急败坏,运转气化形五阶的修为,朝着潘安的龟躯一脚踢去,然而,刚出脚,俏脸便是被一团乌云吞没。

    潘安在它那笨重的龟躯上贴了加重符,重量估计增加了好几倍。杨二姐这一脚,没有伤到潘安,反倒伤了自己。而且看上去很严重,痛得晕倒。

    狂龙将她扶上床后,在院宅的各个厢房内看了一眼,来到一个书房,笔墨纸砚一应俱全,赋诗一首后,独自离开,朝着天泉池北岸的那块奇石方向行去。

    ……

    第二日清晨,直系外院,无极苑。

    申公无极因病痛,被修炼院各层长老接回了直系外院。

    “申公少主何在?老夫炼成了!老夫终于炼成了!”

    申公无极刚回到直系外院他的私人院宅“无极苑”,正处于气头上,一名须发灰白的老者,扛着一个尺寸近一米的泛着明黄色泽的圆球,欣喜若狂地朝他奔来。老者刚从直系丹院过来,途径东门外的繁华广场,一路马不停蹄,显得很疲惫也很亢奋。

    “什么炼成了?”申公无极正处于极度心烦意乱状态中,不耐烦地道。

    “丹药炼成了!”老者急不可耐地回答道。不待申公无极再次开口,便斜眼瞅着抗在肩膀上的圆球,急于事功抢先一步地道,“喏,只要一次性服下,估计就能立马提升一重的功力了!”

    申公无极的脸部肌肉猛抽了几下,一抹厚厚的乌云顷刻间笼罩了他的整个面庞,老者不合时宜的出现,以及不合时宜的行为表现,令得他感觉受到了莫大的嘲讽,心中的那团火刹那间便爆发了,浑身涌现出一股噬人的戾气,经由他那只刚猛无比的右脚,猛一转身的刹那,势不可挡地踢在老者的胸口上,瞬间便将其踢飞了二三十米远……

    噗!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老者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爷爷!爷爷!”一名十来岁的姑娘自老者后方不远处,急急奔了上来,趴在老者身上悲痛欲绝道。

    这一幕,瞅得申公无极二人当即傻眼了,赶紧奔过去扶起老者,连连叫唤道:“老前辈,老前辈!”

    昏迷半晌后,老者终于是醒来了,不过,脸上却没了一丝表情,半晌后,捧着孙女的脸蛋心若死灰地道:“咱们走吧!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

    自申公无极加入直系外院的那一天,爷孙俩便伺候着他。

    申公无极表情呆滞地瞅着爷孙俩,希望得到二人的原谅。但老者已经对他彻底寒心了,在孙女的搀扶下,离开了外院。

    斜阳西下,投洒在地面上的两道长长的背影,离外院渐行渐远……

    望着跟他相伴多年的爷孙俩的背影,申公无极‘嗵’的一声单膝下地,神经质似地喃喃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突然间,他振臂仰天一啸,一股戾气随之爆发而出,狂暴地卷起周身的残枝败叶冲天而起。他将这一切归罪于唐烧香,心中充斥着对唐烧香的极度怨恨。

    哗啦一片!挂在绿叶红莕藤上的功法墨绘图,宝物灵器,精美饰件、鸟笼子、嫩叶绿丝绦,甚至还有美人画卷等等,皆散落一地。

    “唐烧香,我的今天都是你一手造成的!你这个小奴崽子,你的天命尽了!唖》》》》》》》》”

    嘶喝间,申公无极巴掌朝石柱顶端一拍,石柱轰然断碎崩飞间,朝着北门上空——直系斗院,唐烧香的院宅——方向飞掠而去,将屋子彻底摧毁后,转飞向杨二姐的院宅。

    大唐东游门【直系斗院】与直系外院仅一墙之隔,占地面积甚大,鸟瞰布局为一龙图,楼阁寓所各居一隅,以方位点散列其间,并建有各式各样的景楼——香榭楼台,院舍殿阁,阕宇崇搂——仿若天上的繁星,与漫山遍野的奇花异卉一道,点缀着整片区域,土为白土,山为苍天之色,面南而立,以北为尊,左为大,右为阴,也就是说,大唐东游门斗院的右手——西侧一大片区域乃是女弟子的居所。

    杨二姐的院宅位于西区。

    此时此刻,杨二姐她手捧一张书信纸,一边在个人寓所大门外徘徊,一边品味着书信中的一句诗。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她反复吟诵,反复琢磨着这句诗,似乎仍不太懂其中含义。她身着一袭清新亮丽、轻灵飘逸的粉红罗衫,披着一条垂至脚踝的粉色丝巾。透过丝巾中下端,隐约可见两条裹得极为圆润的修长美腿,着一条紧实的竹青色九分裤。臀下至脚踝之间,紧勒出一道匀滑而令人馋涎的丰腴曲线,整个人装扮得颇富情调。莲步微移间,黛眉轻锁,额头轻蹙,一副苦思不得其解状……

    一声断喝突地打断了她的冥思,循声而望,是刚刚从百丈崖下来休养的申公无极,他身后远远跑来一人,是七人阵老三。杨二姐心生厌恨,眼里闪过一抹阴骘,朝着他身后跑来的七人阵老三,远远招了招手。然后匆匆迫迫地将整页书信纸展开,急不可耐地朝着七人阵老三方向求助道:“哎你来得正好,快帮我看看,这两句究竟是什么含义?”

    申公无极见之,勃然大怒,指着杨二姐开门见山道:“我想问你一件事,对于两大家族联姻之事,你究竟持何态度?”

    见状,七人阵老三顿时没了心情。

    杨二姐脸色一阴,对于申公无极的威逼,丝毫不予理睬。回想前晚与狂龙生死相依的画面,顿时幸福溢于言表。书信纸轻贴于胸,眼眸微眯,莲步微移间,脑袋左右轻摇,陶然地念叨:“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你!”申公无极难堪到了极点,脚还没站热,便鼓凸着眼球负气而去。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