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老女人两坏蛋

    刚回到无极苑,申公无极便捂着胸口一阵难受。由于修炼了邪毒功法,而且在决斗期间所操控的冰化异象被斩首,遭到邪毒功法法则之力的反噬。

    不过,修炼院各层长老之所以将他请下百丈崖,除了来自申氏家族的压力之外,还因为他确实受了伤。

    为了不影响大局,修炼院长老层决定,由实力最强的几个长老替申公无极疗伤。

    这天中午,申公无极盘膝坐在无极苑的卧房内,指掐印结,闭目凝神。八面是盘膝而坐的修炼院长老,联力替申公无极疗伤。

    冰属性体质伤愈速度很快,一整天后,申公无极便能自如活动了。

    第二日清晨,寒暄一阵后,修炼院长老们一个个满脸堆笑地表示要先行告退。

    这一日,也是北荒冰凰族盟前盟主之子北方(荒)孓笑,伤愈的日子。

    修炼院这次动用了最强大阵容,贡献出了品质最高的丹药,一天之内,让申公无极伤势痊愈。期间,修炼院长老试探性地问了一下关于所谓的两大家族联姻的事,申公无极在确定自己伤势已经痊愈的情况下,得意洋洋地踱进宽敞的大堂,站在里侧那衔接着几层玉阶的高台上,模仿族盟盟主的口气,转身间,落地披风随手一掀,豪气道:“诸位长老如此看得起晚辈,晚辈怎好意思咄咄逼人!”修炼院长老满脸堆笑的离开大堂后,申公无极运转修为将大堂门一关,仰天大笑:“哈哈哈哈哈!”

    就在这时,大堂门突然一开,一个人影,施展出瞬息挪移术,连绵三下,便是闪入了大堂内,最后一次挪移,闪到大堂中央那口丹鼎上。与七尺高台上的申公无极处于同一高度。随后又有两个人影,跟了进来。

    高台之上,申公无极一愣,目光平扫而去,见到是北荒冰凰族盟前盟主之子,生就一副阴柔媚秀面孔的北方(荒)孓笑。

    此时刻,北方孓笑头顶还戴着一顶尺高的黑色帽子,系着一对起稳固作用的黑色带子,于下巴处扎一个绳结,其余部分自然垂落,随着浑身隐隐转运的气势,肆意飘扬。

    北方孓笑是一名舞象少年,身材原本就颀长,戴上一顶帽子,比年龄大他两岁的申公无极高出一头。

    随后跟进来的两个人影,乃是七人阵兄弟老二和老三,自从得知北方孓笑加入直系外院,跟他们成了同院师兄弟后,便在他负伤期间,陪伴在床榻边。

    原本他们应该出现在最近一次的题名盛典上,但由于申公无极担心他们抢占自己的风头,所以将他们支开。这导致二人被降级一年。后来“投靠”北方孓笑。申公无极有些过意不去,加之他跟北方孓笑来自同一族盟,也没有强人所难。

    见前盟主之子北方孓笑誓要高他一等的气势,申公无极愣了愣,随即仰天一番大笑。北方孓笑的命根子已经被“猿面圣主”踢废了,严格意义上说,他已经不算是个男人了,即便将来把盟主之位传承给他,无儿无女,又有何用!

    但好歹他们当前怀着同一目标:为了维护族盟利益,同心协力铲除唐烧香。因为唐烧香乃中古级血脉传承的修炼级体质,炼制的附带火属性化形丹可以媲美冰盟的同类产品,对族盟的利益构成了威胁,所以必须铲除。更何况,大唐东游门正在全大陆范围内选纳中古级体质的弟子,说白了,就是为了对抗北荒第一大势力——北荒冰凰族盟。

    唐烧香是凡俗界人族,似乎并没有引起大唐东游门的足够重视。北荒冰凰族盟则相反,誓要铲除所有拥有中古级血脉传承修炼级体质的人。不过,将除掉唐烧香这个凡俗界人族的任务,交给了两位成长期的少主。

    收敛住笑容,申公无极佯装豪气地道:“原来是北方兄,恭喜伤势康愈!”末了,又发出一串轻笑。

    北方孓笑站在丹鼎上,脸色阴沉至极,毫无调侃的心情。

    申公无极知道北方孓笑的怨恨目标是嫦厢月,因为他已经将背后“真相”告诉给了北方孓笑,说是嫦厢月假扮猿面圣王踢伤了北方孓笑。

    申公无极急于公布“真相”,自有目的,因为盟主许诺,谁先杀死唐烧香,就将嫦厢月许配给他。

    这样一来,无论北方孓笑命根子有没有被保住,都不会跟嫦厢月有进一步发展了。

    “敢问盟弟,你们这次匆匆而来,所为何事?”申公无极打破尴尬的僵局,温润地笑道。

    “奉命而来,一道接受族盟指示!”北方孓笑淡冷地道。说完,朝着七人阵老二和老三使了个眼色,二人会意地离开了大堂。随后,北方孓笑手一挥,将大堂门关上。

    大堂内部顿时一黑,但能见度尚可,略微有些压抑。末了,北方孓笑足掌在丹鼎上轻轻一踏,身形轻盈地朝着申公无极所在高台飘逸而去。

    二人一左一右,并肩站在七尺高台上,望着大堂中央的丹鼎。这时,申公无极突然挥臂扇出一股气势,将鼎盖掀掉,然后得意地瞟了北方孓笑一眼。

    北方孓笑冷哼一声,从袖子里射出一只火焰形镶边的传送幡,射向丹鼎的同时,嚯嚯运掌,气走丹田之末,于掌面化形成一只冰蓝色气化掌。掌击而出的霎那,气化掌当空划下一道灼亮的冰蓝色光迹,带着凌厉的破风声响,朝着鼎身直拍而去。

    气化掌击中鼎身的霎那,并未立刻爆裂,而是隔着传送幡牢牢地贴住鼎身,左右扭动,发出类似于皮肉炮烙的呲呲声响。看时,那只气化掌仿佛在痛苦地扭动,试图摆脱高温带来的痛苦。

    传送幡内有人,凡是成为他的敌人,都会遭受这种炮烙之苦。

    这期间,北方孓笑指掐印结,随着法则之力的持续运转,蕴含着雄浑威能的冰蓝色气化掌,始终保持着手掌形状,只是尺寸逐渐缩小,蕴含的元气逐渐被灌进鼎内。

    末了,运转修为,爆发出一股逆向威压,将传送幡收回。

    俄而,丹鼎内部明光一闪,透过遍布鼎身的晶斑,照耀在二人脸上。看时,鼎身上某个与修真界北荒域北荒冰凰族盟对应的地域级晶斑,亮度升级,紧接着,链接冰盟与租界大唐东游门直系外院的地域级晶斑之间的“地脉”,亮度升级并朝着后者开进。

    不一会儿,鼎口浮光一闪,紧而从鼎内尘扬而起一团金紫色粉屑,同时化形成一名保养极好的老女人。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