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这坏蛋心碎了

    按照冰盟规矩,身处在外接受族盟指示时,为了保密起见,不必直呼长辈尊称。申公无极和北方孓笑相视一眼,双双拱手一拜,简单地称呼道:“拜见姥姥!”

    老女人手中拿着一只鞭子,不苟言笑道:“你们是族盟最器重的两位少主,正值磨炼期,所以一定要好好把握住每一个机会。由于你们二人身处外地,多有不便,所以我就不拐弯抹角了,此次召见你们,是想告诉你们,嫦厢月和唐烧香二人——都得除掉!”

    啊!申公无极和北方孓笑双双大惊失色。他们俩都是为了追求嫦厢月而来,现在居然要除掉她,这……

    不过,二人表情很快平静,北方孓笑相信自己的命根子毁在嫦厢月手上,早已对她因爱生恨,恨不能将她一剑穿心。

    生性偏执的申公无极,心情同样如此,七人阵老四受伤的那几天,若不是嫦厢月替唐烧香开脱罪名,唐烧香早就被逐出修炼院,甚至被毁掉丹田。之前也有数次除掉唐烧香的机会,可嫦厢月次次手下留情,导致事情越来越棘手。

    促使申公无极对嫦厢月动杀心的是,嫦厢月对他从来是不冷不热,始终保持一种陌生距离,让他饱受感情的折磨。当然,他也认为是嫦厢月假扮猿面圣主伤了北方孓笑(前盟主之子),对冰盟内部两股势力的统一,带来了极大不利。要知道,北方孓笑是在现任盟主的推荐下,加入大唐东游门直系外院,目的是为了消除内讧,一致对外。

    并且许诺,谁先除掉唐烧香,就将嫦厢月许配给谁。现在这种局面,任何一方都不敢接受嫦厢月。

    见二人先前犹豫的表情,老女人发出一道低沉的鼻音,道:“难道你们舍不得?还是你们怕了?”不待二人回过神,老女人轻笑了一声,化气势为声势一抹,用一道只有二人才能听得清的声音,道,“你们俩也快成年了,有些事,是该你们知道的时候了。十四年前,修真界头号正道势力‘十一生肖属盟’……”

    闻言,申公无极二人均是一震,紧而爆发出一股冷笑,脸庞青筋绽出,咬牙切齿道:“最近听说她已经迷恋上了一个叫狂龙的神秘男人,我对这个绝情的女人,早已彻底死心!”

    北方孓笑想法同样如此,认为自己失去做男人的资本,全拜嫦厢月所赐,所以更想亲手杀掉嫦厢月。

    鼎口之上,那名飘渺的,由紫金色粉屑化形而成的老女人,倍感欣慰地大笑一番,道:“看来你们都已经懂事成熟,将来可以担当大任,到时候,漂亮女人多得是。好了,此处说话多有不便,长话短说。给你们透露一个消息,嫦厢月曾亲口告诉过我,明日正午要与唐烧香决斗,地点就在东渡桥一带,这正是你们下手的好时机!至于具体怎么做,为了不惊动杨氏家族人,我已经替你们想好了计策,只要依计行事,保证到时候不会引起杨氏家族怀疑。”言毕,老女人在掌心上以指代笔,以真气为墨,龙飞凤舞一番,写下了几行字,然后运转修为,整个飘渺的身形,化形成一只硕大的气化掌,朝着申公无极和北方孓笑二人,掌击而出。在威压的作用下,掌击速度适中。

    申公无极和北方孓笑,双双看向朝他们掌击而来的硕大气化掌,读完掌心上的真气字后,均是极度惊震。末了,二人同时暴步而起,避开突然间加速闪击而来的气化掌。

    气化掌触地,爆破的瞬间,从中传出老女人瘆人的笑声:“新一代天地霸主,唯我冰盟后世子孙,哈哈哈哈!”

    看完刚才的真气字,北方孓笑大感失望,施展瞬息挪移术,连绵三下,出了无极苑大堂。

    ……

    夜幕降临,月辉泄泻而下,将大地渲染地煞白一片。唐烧香在奇石内养好伤后,朝着直系斗院方向行去。明日正午就是决斗的时间了,想回来看看。

    ……

    “烧香哥,长老叫你呢!还不赶紧去,小心他老人家发火!”刚从落雨亭出来,突然间,一名头上挽着两个发蕾的小童,气喘吁吁地来到,怒翻着眼,不耐烦地道。

    正是那名在大江渡口洗衣服的侍童,也就是昨晚跟潘安在东渡桥那座院宅内照顾他(狂龙)的那位。

    “哦,长老找我什么事?”唐烧香满脸惊诧道。

    “我怎么知道!”女娃儿嘟哝着嘴,不耐烦地道。

    “嚯!连你都瞧不起我,小心我揍你啊!”唐烧香在女孩儿屁股上狠狠地拍了两下。女孩儿当即眼泪飙洒起来。唐烧香只得尴尬地哄骗她,说打算送给她一件神秘的礼物,她这才由大哭变为呜咽,眼神中充满了对神秘礼物的期待。

    “走!咱们先见长老,然后跟我回去拿糖果好么?”唐烧香已经去过落雨亭,不见三长老人影,加之天色已晚,不确定三长老现在何处,为了省事起见,便想让女娃儿带路。

    女娃很天真地点了点头,粉嫩的小嘴唇不断地吸吮着。

    来到一个较为陌生的新苑,发现三长老正坐在鼎炉前炼制着什么,见到唐烧香后,却是从鼎炉里取出一颗通体泛绿,散发着一股沁人香气的丹药来。

    三长老心情较为沉重,这回话不多,只是告诫他注意安全。

    唐烧香无奈地离开。

    却说此刻,嫦厢月正在丹院东门外那座饭肆前,也就是她第一次击杀唐烧香时,青衣斗僧出没的地方,独自徘徊,思绪万千。

    目光四下扫视一阵,嫦厢月指掐印结,用灵魂感知力探测了一番,一无所获,遂转身北上,喃喃着青衣斗僧那句别有深意的诗句。

    远远地,闻见一阵朗笑传来,声音颇为熟悉。嫦厢月步伐一缓,目光微抬,透过夜幕,见到对面行来的三名少年。

    打头的少年,便是大唐东游门直系外院弟子申公无极。

    见到那昏暗的灯火背景下,迎面行来的一道影影绰绰的曼妙身影,三名少年均是步伐一缓,目光迅速从它处收回,牢牢地锁定对面那张精致而高贵的脸庞,稚嫩却刻意表现得超乎成熟的脸上,浮现出渴盼已久的笑意。

    相对身后的两少年,申公无极表现得有些反常,复杂的目光中,透着一股难以掩饰的爱慕,其中夹杂着一丝希冀和一抹恨意,迎着少女而去的步伐,不由得加快了几分。他身后的两少年,也是压抑着强烈的爱慕,心头表现得些许忌惮,近乎脱口而出的“厢月姐”,别有一番意味的改成了“嫂子”。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