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龙哥哥又来了

    作为一个男人,命根子被毁,心中的仇恨浩荡滔天。而这些受雇佣的职业斗卫,自然难辞其咎。

    只见北方孓笑突然盘膝而坐,十指掐出一道印结,立刻浑身一股威能爆发,化作修炼异象破体而出,跃下断崖,崖下有一汪清泉。随着修为的持续运转,冰属性异象在水潭内,渐渐冰化……

    速度有些慢。斗卫内心的惶恐渐渐升级,趁着北方孓笑控制异象冰化的时机,转身逃遁。

    想逃,没那么容易!北方孓笑心头暗喝一声,从口中吐出一枚玄冰暴体,封住了斗卫的退路。在他看来,这两名失职的斗卫,让雇主遭受了人身损失,应该付出惨痛的代价。

    指掐印结间,已经完成“冰化”过程的修炼异象,暴步而起,一只冰手拍了一下腰际的储物袋,顿时一截两三尺长的木头飞出。

    斗卫的视野前,那截竖直飞撞而来的木头,尺寸陡然增大。眼瞳骤然一缩间,一道身影陡然自木头后闪现,手持长刃弧形刀,手起刀落,一刀劈向眼下的木头。

    木头对半剖开的霎那,刀芒劈向斗卫,将他的身躯一分为二,宛如劈柴一般,刀芒破体而出,血气顺着他的躯体中线,笔直地喷射而出,躯体一分为二的瞬间,斗卫的两只眼珠,还在惶然地转动,最后因极度恐惧,来不及叫喊一声便一命呜呼了,裤裆下浸湿了一大片,这是极度惊吓而致的缘故。

    杀了这名斗卫,北方孓笑站起身,仰天大笑一声。紧而施展瞬息挪移术,朝着东渡桥一带,连绵挪移而去。

    北方孓笑杀斗卫的同时,另一名斗卫也朝着杨二姐发动了猛烈攻势。

    这名斗卫的暴步功法果然了得,近乎影移的速度,眨眼间欺近杨二姐,朝着她发动了猛烈攻势。此刻杨二姐长剑在握,以她那只有气化形五阶的修为,全力抵挡。

    斗卫的剑芒,风驰电掣,迅猛非常,转眼间封住了杨二姐的一切退路。

    也正是这时,二人同时听到了玄冰暴体发出的轰响。双双身形一顿,本能地循声望了一眼。这名斗卫隐隐意识到了什么,自己的同伴或已经遭遇不测。

    其实,这名斗卫早就预料到,无论杀掉杨二姐与否,结果都难逃一死!因为他们是受申氏家族雇佣的职业斗卫,只要雇主遭受了重大人身损失,必然难逃罪责。

    北方孓笑是修真界人族,命根子被毁,心头仇恨滔天,定然不会放过花钱雇佣的人。

    思前想后,这名斗卫突然放弃攻击杨二姐,转身逃遁而去。

    “没完成任务,就想逃!”突然之间,斗卫的视野前方,一个十余丈长、腰围粗的琢有冰凰的白玉图腾,自储物袋内飞逸而出,落地的瞬间,一道人影飞旋着降落在顶端。

    白玉图腾上雕琢的那只冰凰,昂头之态,尖喙俨如顶在北方孓笑的足心上。

    斗卫骇然失色,白玉图腾上的人正是北方孓笑。此刻他指掐印结,暗自运转修为。

    失去了主意的斗卫,施展暴步,以近乎影移的速度,南下逃遁而去。

    幸亏这名斗卫较为果断,身形刚一闪开,他身后便是飞撞而来一截两三尺来长的木头,霎那间从木头后跃起一个人影,手起刀落间,木头对半剖开,刀芒破木而出。

    倘若刚才这斗卫有分毫迟疑,这一刀,定会将他一分为二。

    见斗卫逃遁,白玉图腾上的北方孓笑,暴步而下,施展瞬间挪移术,落在了斗卫的跟前。双方相距咫尺。

    斗卫吓得六神无主,扔掉长剑,匍匐在北方孓笑脚下,抱住他的双腿,向他磕头乞求饶命。

    因失去命根而怒气积聚,此刻的北方孓笑,杀心大起,龇牙咧嘴,浑身爆发出一股戾气,朝上一脚,踹向斗卫的下颚,将他踢得直挺挺地飞了起来,紧而翻身一脚,将他踢得爆射而去。

    斗卫落地,命大不死,转身逃亡。

    北方孓笑正欲再次施展瞬间挪移术,却突然发现,腰际的储物袋不见了。恍然大悟,被这名斗卫摸去了。

    顿时气得他只差咬碎满口银牙。伸出手掌朝着斗卫刚刚扔掉的长剑一吸,顿时长剑在握。紧而施展驭气飞行术,朝着逃遁中的斗卫刺杀而去。

    就在这时,意外出现。

    斗卫的逃亡路线前方,突然惊现一名身着白袍的公子,双臂抱怀,揣着一柄精致小巧的白玉弯刀,再一看他那模样,端的是英挺俊秀,凤姿龙表。脸庞上端,覆着一层瑰丽而玄奇的纹彩,极富传奇与神秘色彩。

    斗卫见状,顿时一愣,立刻便是想起北方孓笑最近提起过的狂龙,前后回顾,见北方孓笑已然欺近,仓皇地再次暴步逃遁。

    眨眼间,狂龙挡在了他跟前,嘴角微微一掀,傲然地冷哼了一声,手掌一伸。目标很明确,那只被他摸去的储物袋。

    斗卫不知狂龙是谁的身相,情急之下,将从唐烧香身上摸去的那只装有近三十万元晶币的储物袋,扔给了他。得到储物袋,狂龙嘴角隐隐浮出一抹不屑的笑,手掌再次伸出。

    大骇间,斗卫回头一望,见北方孓笑已然怒气冲冠。绝望之下作出权衡,朝着狂龙靠近,同时献上从北方孓笑身上摸去的那只储物袋。

    北方孓笑见状,气急败坏,指掐印结,操控冰化异象。

    顿时,一截两三尺来长的木头,自斗卫身后飞撞而来,同时间从木头后蹦起一道黑影,手起刀落……

    却是在这一霎那,狂龙手中白玉弯刀突地出鞘,一刀即出,一刀化三刀,回音连绵,芒刃破体而出的霎那,北方孓笑的冰化异象,身首异处,元气溅射如高压蒸汽般。

    斗卫大惊失色,趁机逃逸。

    对峙一阵,北方孓笑勃然大怒,施展瞬息挪移术,连绵三下,便是欺近至狂龙身前,狂龙再次拔刀。大惊失色间,北方孓笑紧急执剑一挡。

    咔嚓!

    万没想到,狂龙的白玉弯刀,断裂成两截。

    “这刀的质量不太好,恕不奉陪了,哈哈!”自嘲间,狂龙施展出后轮翻“三连归一式”,身形连绵爆闪三下,瞬息三段挪移,闪出了北方孓笑的视野。

    几乎是同一霎那,北方孓笑长剑劈下,却是恰好斩在狂龙刚才落脚处,元力爆响间,在地面斩下一个大坑。此刻的北方孓笑,已然气到极致。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