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识海域遇妖女

    锐利的目光,在周围人的脸上扫视了一圈,最后落在唐烧香和嫦厢月的脸上。而此时,二人脸庞上的天然纹饰依然存在。由于是在识海内,不同于外界,故而没有引起二人足够警惕。

    唐烧香朝轿内讪讪笑了笑,却是发现对方面带敌意,恶狠狠地瞪着他。

    “还不赶紧逃,她是负责巡逻的职业斗卫小头领,目标正是我们!”嫦厢月兀然提醒道。

    唐烧香愣了愣,不知何故!由于只是虚幻的识海世界,他没有选择逃遁。

    “哪里逃!”轿子突然间左右撕裂开来,一道疾影从里面飞掠而出。唐烧香迟疑间,脖子上已经架了一柄闪耀森冷寒光的利刃。

    瞅着面前这位身着职业斗袍,罩甲加身,双腿修长,胸部深沟赫然在目的女斗卫,唐烧香滚了滚喉咙。

    望着眼前的神秘少年,斗卫那泛着寒光的眼眸,也是微微一亮,本想抹他脖子,却是迟迟未下手。

    嘭!斗卫身后传来一声闷响,紧接着便见她身子晃悠了一下,似要倒下。唐烧香见状,赶紧伸手将其托住,其中一只手不小心碰到她的娇臀,女斗卫兀然清醒过来,嗔怒间,一掌击出,拍在他的胸口,唐烧香身躯晃眼化作一道流光,被真身召唤了回去。

    唐烧香从入定的状态中惊醒,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二人依然身处洞穴之内。不过,嫦厢月还未从识海巡游的状态中苏醒。

    瞅她的面色,看上去温润的很,想必在与女斗卫交手的过程中,占据了上风。

    不过,唐烧香还是隐约有些担忧,即便他知道那只是她的神识。

    怀着略微焦灼的心里,唐烧香密切关注着嫦厢月神态的细微变化。

    一切遂心所愿,佳人的神色,由最初的谨肃,逐渐归复平静。两半水嫩玉颊,润泽滑腻,粉里透红。一双柳叶黛眉,自然舒展。两片貌似充满渴望的滋润樱唇,嫣红欲滴,微微翕动间,让人不由得心猿意马。唐烧香时而甩甩脑袋,抛除心中的绮念。

    由纳气法瓶所爆发出的逆向气势,在逐渐地收缩中。唐烧香暗自吞咽了一口唾沫,朝佳人那迷人的侧脸轮廓曲线刮了一眼。

    他有想过再次神识出窍,与嫦厢月一起撤离所谓的传统药师阵营,但终究还是打消了念头。他未来的目标只有一个,拜入大唐东游门,而不是加入某个阵营。

    瞅着佳人那极具魅惑力的侧脸轮廓曲线,唐烧香颇为心动,满怀憧憬,但现实却让他不得不保持清醒。

    起身间,唐烧香随手拾起一颗石子,意兴索然地朝身侧一汪潭水扔去,溅起的水花,恰巧落在佳人一侧的香肩上,浸透了其上的那层单薄得近乎透明的秀白莲纱。

    闻着佳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独特而迷人的芬香,唐烧香心潮起伏不定,背对嫦厢月,面向水潭,双眸微闭,压制着心中的欲望。

    佳人的柳眉微微蹙了蹙,睫毛微微地忽闪了几下,温润俏丽的脸庞,微微泛起一抹销魂,但很快恢复正常。

    寻思间,唐烧香朝着洞府外行去,想就此离开,却又觉得有失风度,前行的步伐终于顿了下来。

    佳人依旧处于“识海入侵”的状态中。却是,由纳气法瓶所爆发的气势,时而缓,时而急,时而亢奋,时而轻柔,时而浩浩荡荡,时而春雨绵绵。

    唐烧香思绪万千的行至嫦厢月身边,与她近坐在一起。此刻她依旧处于神识出窍状态,宛如熟睡了般。

    纳气法瓶爆发出的气势,再次变得浩浩荡荡,如潮涌一般,亢奋而有力,绵延而有节奏,佳人的冰肌玉体,仿佛涂抹了一层浅浅的枣红油膏,并微微泛出一股燥热的气息,玉颊桃红,仿佛刚从桑拿房走出一般。

    嫦厢月的神识正以正常的方式回归躯身。决定离开前,唐烧香的两片嘴唇,还是朝着她的那张白皙脸颊,缓缓贴了上去。

    神识回窍,气归丹田,收功!

    “岂有此理!”嫦厢月突地神识归窍,俏脸酡红,羞嗔道。紧而凝聚冰属性元气于掌心……

    唐烧香大愕,暴步闪离了洞府。

    嫦厢月娇嗔地哼了一声,气走丹田间,玉手当空一抓,冰属性元气于掌心外放而出,转眼化形成一把冰雪扇。

    冰雪扇在嫦厢月的掌心旋动间,绽射出一环宛如明月的威芒,脱掌而出的霎那,朝着唐烧香身影方向飙射而去。

    但唐烧香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冰雪扇扑了个空,蕴含的威能爆破间,化作齑粉。

    唐烧香只感觉背脊一阵发凉,未有停顿,继续逃奔。当眼瞳里飞来一颗又一颗粗大的巨木时,唐烧香头脑霎时一片空白,心中暗呼:这下完了!

    啪啪啪啪!一连串巨木折断的骇然声响,在密林骤然响起。不一会儿,整个山谷便恢复了平静。

    嫦厢月下意识地呼喊了一声,担心少年遭遇不测。二人因机缘巧合相聚一起,实属不易。而且,她之所以能取得修为上的重大突破,跟唐烧香不无关系。

    密林里昏暗一片,朦胧的“月”光,透过繁茂枝叶的缝隙,在地上投下斑驳的残影,树丛之间,迷雾袅绕,阴晦潮湿,各种丛林小生物发出瘆人怪叫。

    嫦厢月驭气飞至其中一棵树的树叉,仔细窥听周围动静,却未闻见半点声响。

    地上倒着一排枝繁叶茂的大树,她估摸神秘少年或许就压在其中一颗树下。

    嫦厢月试着再次呼喊了一声。

    透过树冠枝叶间的空隙,唐烧香隐约发现嫦厢月正站在十余米开外的一棵树上,神色充满担忧。

    唐烧香正打算钻出树冠,却骇然发现嫦厢月所在大树上,惊现一条胳臂粗的曼长黑影。

    那长虫信子一吐,通体透闪了一下,弓起的躯身,兀然变得跟蓝水晶一般晶莹剔透,扭曲的脊骨,呈现出朦胧的灰白色,十分恐怖。

    瞬息间,那曼长黑影便是在躯身闪烁之际,从嫦厢月所在大树的树洞内飞扑而出。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