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这一帮大坏蛋

    龙蚺!冰属性!

    龙蚺钻出树洞的霎那,扭头看向被困树下的唐烧香。顿时,四目间的虚空,出现了诡幻,仿佛有着一股无形威压,将二者牵连,紧接着,龙蚺便是朝着唐烧香喷出一道蜿蜒蛇形之弧威。

    冰蓝色弧威蕴含着极为狂暴的能量,仿佛天穹掣下的一道闪电,只扑唐烧香而下。

    气化形九阶!

    骇然间,唐烧香脑海闪过七人阵老五兄弟二人的身影。同时心志一动,自浑身爆发出一股威压,化作一个修炼异象,透入冰属性龙蚺。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得嫦厢月目瞪口呆,花容失色。

    冰蓝色弧威击碎了压在唐烧香身上的大树。龙蚺朝着唐烧香吐出第二道弧威,却是严重偏离了目标。因为它的神志,受到异象的严重干扰。唐烧香修炼有一门邪毒功法,异象和龙蚺同一属性,导致后者的行为,受到前者的严重束缚。

    果不其然,一番挣扎后,龙蚺攻势减弱,表现出的行为,与异象心志愈发趋于一致。异象受控于唐烧香,最后,龙蚺便是朝着唐烧香投诚而去。

    这只冰属性龙蚺,足有成人胳膊粗,通体剔莹,宛如一只冰雕,生有利爪,鳞片异常锋锐。

    在异象的控制下,龙蚺被唐烧香一把抓住了七寸,缠住唐烧香的躯体似要收紧,最终明智地选择了妥协,因为,它感应出了一股中古级元力波动。而这正是它修炼急需的。

    当树上的嫦厢月,从惊震中缓过神来后,发现龙蚺已经奇迹般地臣服在了少年的脚下。

    “恭喜你,收获这么一个好宝贝!”树上的嫦厢月,终于松了口气,望着眼下的神秘少年,恭贺道。

    闻言,唐烧香脸上的紧张,大为缓和,心头的焦虑,消减大半。伸出手掌,小心翼翼地摩挲着眼前这条粗壮的灵物,嘴角浮现出一抹难以掩饰的骄傲。

    龙蚺獠牙锋锐,目光凶戾,暴躁非常,然而,在与唐烧香四目相对的霎那,张开的血盆大口,却不是表现出一种敌意,而是彰显出一种无与匹敌的实力。

    它的实力高达气化形九阶,若非某种机缘巧合,或者说,若非唐烧香体内的中古级元气,未必会臣服于他的修炼异象。

    通过龙蚺的内劲,唐烧香已经意识到,他未必真正有这个能力降伏对方,或许只是因为某种利益关系,让它做出了新的选择。

    唐烧香从储物袋内拍出一颗中古级化形丹,龙蚺毫不犹豫地一口便是将飞逸而出的化形丹吞下,速度快到连唐烧香都自愧不如。吃下化形丹后,龙蚺血盆大口撑得老大,仿佛是在炫耀,老子的目标,是要吞下整个苍穹。

    龙蚺的眼睛,偶尔会蓝光灼闪。眼瞳内,隐约现出一个十分狰狞的面孔,只是,每每此时,龙蚺都会避开与唐烧香目光直视。所以,唐烧香并没有发现异常,欣然接受了龙蚺的投靠。

    “凡是我的兄弟,都不会被亏待,待我抵达院宅,就炼制化形丹给你吃,怎么样?”唐烧香试探性地问道。

    龙蚺会意地点了点头。

    站在树上的嫦厢月,隐隐感到一丝不安,总觉得神秘少年身边的这只灵物,随时都有可能倒戈,所以没有跟他一起离开。给神秘少年提了个醒,便与他挥手道别。

    唐烧香离开后,嫦厢月来到一处空旷地带,猛地拍了一下储物袋。随着一股气势,一大袋魔兽骨粉飞逸而出,瞬间吞没嫦厢月。指掐印结间,魔兽骨粉于嫦厢月体表化形而成一只翼展宽达五米的大鹤。

    嫦厢月居于大鹤心脏,神识化作一团亮斑,居于白鹤额心。印结转换间,振翅而上,朝着唐烧香方向飞去。

    大鹤在唐烧香头顶盘旋几圈,朝着缠绕在唐烧香身上的龙蚺,发出几声警告,仿佛在说,你若敢动少年一根毫毛,我定将你开肠破肚。

    二者仿佛是与生俱来的天敌,见到白鹤的霎那,龙蚺煞气爆发,鳞躯之上,一道道威能掠过,粗大的身子,由蟠曲状,立马高昂。血盆大口一张,獠牙毕现,锋锐如匕首,一条猩红色的信子,赫然如血,令人毛骨悚然,心惊胆寒。面对白鹤的挑衅,它愈发难以控制自己的狂暴野性,仿佛迫不及待地要冲上天去,将它一口吞食,但被唐烧香止住,只是远远地与白鹤对峙,但凶戾的目光中,比平日多了几份阴毒。

    嫦厢月化作的白鹤,最终离开了唐烧香,朝着直系外院方向飞去。

    时值夜晚,月华如洗,江雾浓烈,巨潮澎湃。

    为了便于身相转换,唐烧香将龙蚺藏进了传送幡中,然后在迷雾的笼罩下,沿江南下,期间运转修为让龙彣显化,由近乎隐没的状态,变得鲜亮而诡幻。

    随着龙彣的显化,唐烧香心态也大不同于前,气势更是直冲霄汉。现在的他,在仪表方面,方才真正称得上是英挺俊秀,凤姿龙表,真气化的磁性嗓音,富有压迫力。

    接下来,打算去探望那名弱妇一眼,唐烧香沿着大江西畔,朝着南侧那座饭塔行去

    饭塔是修炼院的资产,内部较安全。

    他没有选择走正门,而是跃上了第二层的瓦檐,隔着窗户发现里面还有灯光。悄然将窗棂打开一道缝,惊喜发现,弱妇没有离开,一个人独自坐在一张桌子前,手里拿着那只黑色的发簪,定定地看得出神,显得很孤单。

    这个时刻,饭塔生意较为冷清。狂龙正欲离开,隔着弱妇所在房间大门,听得楼下传来老板娘的声音:“来客人了,赶紧下楼传菜,给客人斟酒。”

    然后便听到弱妇应答的声音。

    狂龙大感好奇,弱妇不是打算去往修真界么,怎么到现在还没动身。

    悄悄潜入房间,狂龙在桌子旁坐了下来。一边回忆与七人阵老四决斗时的情景,一边摇头苦笑。不一会儿,从楼下传来三四名粗汉的调戏声。

    “哎呀呀,这是哪来的娘们儿,颇有几份姿色啊!不如今晚陪我们出去逛逛!”

    “看打扮,应该是凡俗界人族吧,咱跑到我租界来了?莫非,是想寻求失散多年的夫君不成。”

    “依我看,八成是寻找她失散多年的女儿来了,哈哈。”

    “别走啊,大爷我今晚正有雅兴,来来来,陪大爷坐坐。”

    “放肆!”楼下传出弱妇的喝叱声。

    “忒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区区一名凡俗界娘们儿,竟敢不给老子面子!今晚定要上了你!”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