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龙哥哥我来了

    全程只闻老板娘一两句劝阻,貌似被这群大汉吓破了胆。虽说饭塔是修炼院的资产,但是,修炼院不同于门派,并无很强的实力,加上与“七人阵”兄弟尤其是申氏家族的关系堕入冰点,不愿招惹太多是非。

    孤立无援之下,弱妇匆匆逃往楼上。

    “忒妈的,真不识抬举。”楼下的莽汉,将桌子猛地一拍,身形腾冲而起。一把肥腻的大手,似要直取弱妇胸前那一对呼之欲出的白皙双娇。

    就在莽汉那只手快要接近目标时,一只脚,狂暴地踹向莽汉的胸口。护栏应声而断。莽汉后脑勺撞在坚实的石壁上,从半空坠下,当即不省人事。

    “挡了大爷的道,自讨苦吃!”一道蕴含着威压的磁性嗓音,从二楼轻蔑地传出。

    见到狂龙的霎那,弱妇一脸错愕,不由自主地朝他近前几步。但狂龙假装不认识她,只顾朝着楼下行去。

    楼下的另三名壮汉见状,气得嗷嗷直叫,一个个凶神恶煞,朝着下楼的神秘少年扑去。

    狂龙施展影移步法,从三名大汉间穿行而过,待得三人回转过身,连绵三拳,带着凌厉破风声响,轰得他们身子当空翻转,血溅当场,来不及哼叫一声,落地不省人事。这一幕,吓得老板娘好半晌没回过神来。

    狂龙没有久留,出门前,朝着弱妇看了一眼,转身而去。

    弱妇回到房中,发现桌上放着一只储物袋,打开一看,里面尽是晶光灿灿的元晶币。

    ……

    运转修为使龙彣隐没,唐烧香现回本相后,朝着斗院行去。

    烧香苑被申公无极拆毁后,三长老又找人修缮一新,而且比以往更加牢靠坚固,卧房内的圆桌上,还留有一张字条,大意是希望唐烧香尽早归来,杨氏家族会想尽一切办法,保护他的安全。

    刚回到烧香苑,便见从北侧的一口池塘里,飞射而出一根水矛。在现在的唐烧香眼里,速度不快,却足以对付气化形三阶乃至四阶的对手。

    水衍易阴经!

    这是一部玄衍级功法,只有高等人族才有权限修炼,练成则可以越阶挑战。他立马想到是潘安,因为他曾经将水衍易阴经亲手交给了它。

    果不其然,随着一大股水花飞溅而起,一只躯长近两米的玄黑大龟,跃出水面,迫不及待地朝唐烧香报喜道:“师兄,你终于回来了,我的实力已经突破到了气化形二阶!”

    “可喜可贺!”

    “师兄,这几天你到哪去了?三长老好找!我等了你好几天,生怕你出事,今日重聚,终于可以吃上师兄炼制的化形丹了。”潘安满怀憧憬道。

    “你是我唯一的兄弟,我怎忍心丢下你。我先回房休息一会儿,然后炼制化形丹,呃……烦劳兄弟把守大门,一有风吹草动,通报一声。”唐烧香交代道。

    “没问题!”潘安爽快利落地道。

    进屋后,唐烧香在各个厢房内打量了一番,最后返回卧室,一头倒在温软舒适的床榻上,接着从储物袋中拍出那张地标十分详细的地图,一边躺着,一边津津有味地打量。

    他实在迷惑,修炼院四周怎可能有八条线路。翻来覆去看了几遍,唐烧香恍然大悟。从厢房内冲了出来,径直朝院子外围的密林奔去。

    时值月夜,密林内死寂一片。大雾弥漫,能见度非常低。

    捧着手中的地图,唐烧香穿过浓浓迷雾,借助朦胧月光,试着朝西南侧方向行去。密林内并非只有漫山遍野的树,还有标志性自然景观。按照地图的标注,沿着这些景观,十几分钟后,隐隐约约见到视野尽头拔地而起一座海拔数千米的雪山。

    唐烧香大感惊诧,到四周察看了一番,见到一尊石碑,上面的碑文记着:嵣山丞国·王家狩猎场。

    看到这几个字,唐烧香更感惊诧。嵣山丞国距离第一河谷天桥,远达两三千公里。实在难以置信。不过,这片狩猎场是一片落败的荒凉景象。

    上一次误入密林,东行时,见到的那位背负弯弓的姑娘,便说是在自家狩猎场。也就是说,连接修炼院八个方向的线路,很可能对应着八个狩猎场!它们之间相距数千到数万公里不等。

    为了印证自己的猜测,唐烧香再次返回,以标注在地图上的沿路自然景观为向导,向东行去。

    大半个小时后,终于如愿以偿来到上次所到的地方,沿着一条宽阔的林间小道走到尽头,见到了那座堪称雄奇的建筑。凿山而建,鬼斧神工,气势磅礴,南北延绵至天边,呈凹弧形,仿如一对犄角,中间突出一颗“脑袋”,七窍分明,双目闪烁着深邃的幽光,仿佛正密切地监视着大地。

    那天,正是在附近的密林,邂逅了那位背负白玉弯弓的姑娘。

    唐烧香没有立刻离去,而是在附近寻找了一个隐蔽的宽敞地方,掏出申公媚送他的那只传送幡,轻轻一挥,虚空震荡间,现出一个凹陷的涡洞,从中现出一座容量为七八个厢房的小型院宅。

    院宅内一间位置隐蔽,四壁坚固的厢房,被定为丹室。来到丹室后,唐烧香从储物袋中拍出一只丹鼎,抱着鼎身旋转一圈,将鼎底的一层金紫色粉屑转移自底盘盒龛中后,便着手炼丹。

    完成配料装填,唐烧香小心翼翼地盖上鼎盖,盘膝而坐,双眼微闭,运转修为,将双掌轻轻贴在鼎身上。第一抹元气注入的霎那,一股强大的内吸力,自鼎内催生而出,作用在掌面上,顿时体内的元气便是源源不断地涌入鼎内。

    不一会儿,自鼎盖的晶窗,透射而上数束排成一圈的威能,颜色各异,代表不同成分的属性,随着这几道光束渐渐消退,鼎盖中央透射而上一束混黄的威能,便是经过提纯后的丹精。

    丹精于鼎盖上空丈高位置,云集成一道兽状气旋,足部位置隐隐有亮斑,随后自鼎内喷射而上一道绛红色威压,瞬间这道兽状气旋便是急遽凝缩,最后结晶为实体,同时发出一声兽的惨叫,空冥而悠远,浩浩荡荡扩散至整个密林……

    伸手接过从气旋中心坠落的丹药后,唐烧香转身出屋,刚抵达大门,便听到门外隐隐传出一道熟悉的声音:“唷,这附近咋会突然出现一座房屋呢?刚才那声兽叫,应该是从中传出的吧?”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