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龙哥哥出发了

    “住手!”少女突然断喝道。

    她的及时出现,让斗卫保住了性命。不过,他已经失去了双眼,跌跌撞撞没逃出多远,便痛得晕死在地。

    大堂内外的人,循声一瞧,顿时大吃一惊,竟是杨二姐。

    杨二姐是租界人族,是大唐东游门旗下修炼院的当家二小姐,是中等人族。即便现在,申公无极和北方孓笑,都想纳她为偏房。——按照人族等级制度,中等人族若嫁给高等人族,只能入偏房。

    只不过,北方孓笑是彻底无望了。因为他的命根子被毁,失去了做男人的资格。

    希望最大的是申公无极,他一直没有放弃让家族长老向杨家施压,尽快答应将杨二姐许他做偏房。但如此残忍血腥的一幕,在无极苑发生,且被杨二姐撞了个正着,只怕结果会事与愿违。

    他最青睐的女人有三,依次是关许雅姐妹,嫦厢月和杨二姐。然而,他以欺骗的手段,通过了大唐东游门记名弟子的测试,骗取了关许雅姐妹的衍结珠,想必不会自信到依然能够赢得姐妹二人的芳心。

    至于嫦厢月,被认为是假扮“猿面圣王”的元凶,踢毁了北方孓笑的命根子,给北荒冰凰族盟的内部统一,造成了极大损失,加之她从青衣斗僧口中听到那首诗后,心态已经彻底改变。现在的她跟唐烧香一样,被北荒冰凰族盟列为必须铲除的对象。

    明日正午,她跟唐烧香将有一场决斗。不过,冰盟对她不再信任,指示申公无极和北方孓笑,按照既定计谋,对她/他们二人同时下手。

    三个女人同时失去。无论是申公无极还是北方孓笑,那颗绝望的心都已经彻底扭曲。

    见到杨二姐的霎那,七人阵老三心态剧烈波动,不禁回想起数日前那令他极为感动的一幕。那天是申公无极被接下百丈崖的日子,当他随着怒气冲冲的申公无极,冲入杨二姐的院宅时,恰巧遇到杨二姐在琢磨一句诗。当时,杨二姐撇开申公无极,远远向他打招呼请教那句诗的意思。诗为:两情若是久长时,岂在朝朝暮暮!

    诗是狂龙留下的,被杨二姐视为珍宝,但七人阵三并不知情。

    当杨二姐向他请教时,七人阵老三感动得唏哩哗啦。要知道,以前的他,只是大荒人族,而杨二姐是土生土长的租界人族,按照人族等级制度,她/他们以前的地位,不可同日而语,即便现在,也有一定的差距。更何况,杨二姐乃是大唐东游门旗下修炼院的当家二小姐,所以,能获得杨二姐的芳心,足以让他死而无憾。

    杨二姐没有过分插手此事,冷哼一声,转身离开了无极苑。

    七人阵老三满怀愧疚地朝大堂内申公无极三人看了一眼,见他们三人均是面色阴沉,看上去对他极为失望。

    大堂内,望着杨二姐离去的背影,申公无极嘴皮抽动着冷哼了一声,眼瞳内一抹寒光掠过,他不会放过杨二姐,一定要迫使杨家答应这门亲事,而且要尽快。

    他这么做,不仅因为杨二姐移情狂龙,还因为唐烧香是她的养弟,他和北方孓笑在试图除掉唐烧香的过程中,遭到了毁灭性的损失。人格渐渐扭曲的他,会用尽一切手段,弥补遭受的损失。

    七人阵老三的表现,无疑让申公无极和北方孓笑二人极度失望。

    为了表彰七人阵老二的忠心,申公无极从储物袋内掏出一本高等功法,和一只传送幡,当着七人阵老三的面,交给了七人阵老二,并表示担保他修炼。

    在无尽通天大陆,中低等人族要想获得一本高等功法,难比登天,要想获得高等人族的担保,更是难上加难,因为按照森严的人族等级制度,中低等人族只拥有中低等功法的修炼权限。

    得到高等功法的那一刻,七人阵老二感动得热泪盈眶,要知道,他以前只是一名大荒人族,比凡俗界人族地位略高一等,修炼权限很低,而今获得梦寐以求的高等功法,并有高等人族为他作担保,顿时让他感激涕零。当即表示,誓死追随申公无极二人。

    现实的强烈反差,给七人阵老三的心理,造成了极大冲击。一本高等功法对他来说,具有致命的诱惑力。却因为下手不够果断,白白失去了绝好机会,相反给老二创造了条件。

    他不再指望杨二姐会对他心生好感,因为他只差当着她的面,出刀杀死已经失去双眼的斗卫。

    七人阵老三暗自自责,错失了天赐良机,不知何时才能获得一本梦寐以求的高等功法,并有人给他担保。

    遇到一名背景强大的高等人族不易,遇到一名愿意担保他修炼的人更不易。目前他只能指望一年后的实战观摩与题名盛典了,不过,他知道被抛弃的结局。

    大堂内,对七人阵老三最是不满的莫过于北方孓笑。他要痛痛快快地看着斗卫去死,但七人阵老三没能满足他的意愿,所以对七人阵老三充满了怨愤。右臂游动之末,朝着堂门伸掌一吸,将大门嘭的一声给关上。

    ……

    直系斗院。

    唐烧香备齐明日正午决斗的兵器后,便回到了烧香苑,躺在床榻之上,双眸微闭,心绪久久难以平复。他的对手是嫦厢月,无论谁赢谁输,似乎都将失去什么。

    他隐隐怀疑那名戴着冰雪面具的女子就是嫦厢月,但不太确定。

    为了转移注意力,唐烧香掏出了储物袋。

    把玩着那块通行令牌,唐烧香回想起数小时前在修真界所经历之一切,隐隐替那个小丫头担忧起来,不知她会面临族人怎样的惩处……

    不知不觉间,他便渐渐睡去,第二天醒来,已经接近正午。

    ……

    今日天气格外阴沉,如同人的心情,似乎预示着什么。

    难道二人非得要拼个你死我活?他不知嫦厢月为什么非要逼他走这一步。

    大江西畔迷雾浓烈,能见度甚低,就在他以大雾作掩护,沿江北上时,不想,突然感应出身后有股异常的元力波动。

    疑惑间,唐烧香转身一瞧,大为吃惊,一道白色倩影,从高空驭气飘飞而下,手中拿着一把长剑。

    奇怪,嫦厢月不是拿扇子么,怎会用剑呢?

    寻思间,对方当空一剑斩下,凌厉的剑芒,如同虚空掣下的一记霹雳,直劈唐烧香而去。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