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新坏蛋又来了

    狂龙和嫦厢月前脚刚走,一个黑影化作迅飞的衣梭,破开浓浓江雾,旋飞着降落在了“唐烧香”倒下之地,掏出一粒丹药给他服下。

    “唐烧香”终于苏醒了过来。抬头一看,是一名手执狂羽扇的壮年,情绪顿显激动道:“堂哥,你怎么来了?”

    来者急忙用手势制止:“无极,切莫激动。我是听说你要杀嫦厢月,所以昨晚通过天幕传送阵,特地赶来”

    “唐烧香”摇了摇头。他正是申公无极所假扮。

    “难道你对她还抱有希望?”

    “不,我想替堂弟你完成心愿!”申公无极的堂哥面相沉稳,信誓旦旦道。末了,察看了一下申公无极的伤势,大骇道:“无极,你的丹田……?”

    “堂哥,我的丹田已毁。只可惜……”申公无极欲言又止。

    “无极,先别激动,目前最要紧的是养伤!其它事,由堂哥来替你做主!”说着,便掏出了传送幡,打算送他回直系斗院。

    申公无极朝他罢了一下手,道:“堂哥,其实,我还有个心愿,如果实现不了,死不瞑目!”

    “别说这么晦气的话,无非是毁坏了丹田而已,用心调养,一年半载便可康愈。堂弟,你有何心愿?”

    “我一定要得到关许雅姐妹,这是我最后的心愿,也是支撑我活下去的动力所在,如果这个愿望也破灭了,那我将——如堕万劫不复之地。”申公无极咬着牙关,极不甘心地道。

    “放心,哥一定会助你实现!”

    申公无极的哥,名叫申公狂羽。年纪比申公无极大了几岁。心态已经完全不是申公无极所能比。因为是庶出,所以低位比申公无极兄弟略低。(申公无极还有个胞哥,修为极高,禀赋极佳,对嫦厢月极为爱慕,她的谑称——申家未来大嫂子——背后少年便是他)

    通过申公狂羽左胸的实力标志,可以看出其修为高达【驭气境】七阶。在无尽通天大陆,只有实力突破气化形九阶以上,才算出道。气化形境界以上,便是驭气境。

    ……

    随后,申公狂羽掏出一面火焰形镶边的传送幡,挥了挥,道:“除掉凡俗界人族这等小事,何须自己动手!“顿了下,接着道,”我听羌山古派少主说,唐烧香昨晚潜入修真界,悄悄与他(少主)的妹妹在羌山古派寻猎场幽会,是你通过鼎盛帝国通告了他们,并指示他们拿人,可有此事?”

    申公无极点了点头。耿耿于怀道:“可惜让他给跑了!”

    “我还听说,唐烧香盗走了凰天霸图,可有此事?”

    “不错!是北方孓笑的那一份,他的储物袋被唐烧香给摸走了!”申公无极阴鸷道。

    说话间,虚空震荡,早已现出一个凹陷的涡洞,从中现出一口丹鼎。申公狂羽折扇一扫,一股威压爆发而出,将丹鼎鼎盖掀翻。再一扫,一抹元气透入鼎内。不一会儿,从鼎内尘漾而起一团由金紫色粉屑化形而成的少年。

    “他是我三年前从大黑山脉一个嗜血麝狼洞穴救出来的,当时我杀了整窝的麝狼,救出了他。那时的他,还很小,现在长大了,跟我关系极近,相貌堂堂,天赋异禀,只可惜,生活习性还是没有完全脱离狼性,这次,我带他来帮忙打下手。听说唐烧香经常偷偷潜入大黑山南麓天泉池一带修炼,而那一带近日将有一群嗜血麝狼南下,说不定能为我所用。“

    申公狂羽将传送幡再一挥,虚空震荡间,又现出一个凹陷的涡洞,从中现出一名少年和一口丹鼎,少年的双掌正贴在鼎身上,见到申公狂羽后,放了下来。

    申公无极朝他使了个眼色,这名少年便朝着申公无极叫了一声“大哥”。

    见这名少年笑起来甚是诡异,有伤在身的申公无极,没有追问,回以淡淡的笑。

    在申公狂羽的指示下,这名少年拍了拍腰际的储物袋,顿时一股白色魔兽骨粉,随着一股气势,从中飞逸而出,散落在地。少年右腿前迈一步,朝着魔兽骨粉猛地旋身一扫,白色魔兽骨粉便是宛如一件衣袍,套上他的躯体,于体表化形成一只通体纯白的大型嗜血麝狼。

    少年居于嗜血麝狼的躯干,神识化作一团亮斑居于额心。

    “你去大黑山天泉池一带,搜寻唐烧香的踪影,一旦发现,就地将其除掉!”申公狂羽喝令道。“办完此事,我就赏你一本高等功法。”

    白色嗜血麝狼欢快地点了点头,在申公狂羽的示意下,指掐印结,操控嗜血麝狼的四肢,朝着天泉池一带狂奔而去。

    望着消失在视野转角处的“嗜血麝狼”,生性多疑的申公无极,戒慎道:“你当年杀了整窝的麝狼,难道就不怕他以后野性大发,伺机报复?”

    “哈哈哈哈,当然不会,因为,他是被一群嗜血麝狼从另一窝叼走的,嗜血麝狼分犬族和狼族,两大兽族势不两立,而他恰恰是实力最弱的‘犬孩’。”申公狂羽自信不疑道。

    ……

    大黑山南麓,天泉池一带!

    狂龙抱着嫦厢月进入密林期间,暗自运转修为,让脸庞上端的龙彣隐没,只保留真气化的脸庞。形象便又恢复正常人模样了。此时的他,跟狂龙的形象便又相去甚远了,相对来说,更接近唐烧香。

    因为他觉得狂龙形象不应该被过度消耗。

    当狂龙隐去了龙彣,跟唐烧香的形象有几分相似,嫦厢月顿时没好气道:“放我下来!”

    “都啥时候了,还死要面子,难道你真想被他们追杀么?”

    “捉住也不与你相干!”嫦厢月毅然决然。

    “既然如此,那我也无话可说了!你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吧!”唐烧香突地将抱在嫦厢月双腿上的那只手松了一下,仿佛是要将她扔在地上似的,却是听得她一声略显慌乱的喝止:“慢着!”

    “怎么,反悔了?”唐烧香淡淡一笑。

    望了望迷雾重重的潮湿密林,嫦厢月警惕道:“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