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姑奶奶不干了

    唐烧香淡淡一笑,道:“那还用说,深山野岭,乌漆抹黑的,到处都是飞禽猛兽,毒虫蛇瘴,天上地下,无处不有,阴森恐怖至极,别说是你,就算是我,也不敢孤人独行!”

    地面崎岖不平,艰难险阻,唐烧香小心翼翼地护住嫦厢月,然而,危险无处不在,让人防不胜防。期间,一只针状的气化毒箭射来,射中了嫦厢月。

    嫦厢月羞涩地挣扎了几下,却是发觉腿部肌肉渐渐的失去了知觉,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中毒针了!

    顾不得其它,嫦厢月紧急运转心法,用极阴寒气将腿部的几根血脉封冻住,以此减缓毒素扩散的速度。

    危险离他们越来越近,而唐烧香又不能施展暴步,因为周围树木太繁密。

    “还不赶紧找个地方藏身?”嫦厢月愁怨道。一对柳叶眉差点没竖起来。

    “后面追得紧,往哪藏啊!”唐烧香不以为然地道。

    没有办法,唐烧香只好放缓奔跑步伐,然后特别留意附近的悬崖峭壁或山腰,看是否存在洞穴之类的藏身之所。

    诡异的元力波动,越来越近。唐烧香才预感到不妙,暴步狂奔。却是不知怎地,身子突地向前猛冲了一下……

    “你这混蛋,倒底怎么走的!长眼睛了没有!”嫦厢月气得大声喝骂道。

    “密林这么黑,地面又不平坦,怎能……保证不出意外!”唐烧香略微吞吐地道。

    嫦厢月气得咬牙切齿,但又无言以对,只好再次隐忍。

    ……

    不好,是一群寻猎战禽!

    战禽追得紧,几乎已经扑到了二人身上,千钧一发之际,嫦厢月紧急运转功法,两根玉指指尖婉美一叩,继而轻轻一弹,嗖的一声,一块晶莹剔透的锥形冰棱,便是应声飙射而出,将一只疾飞而至的战禽击落在地。如法炮制,另一只战禽也是紧接着倒地。

    不经意回头瞅了一眼,唐烧香暗自惊叹,嫦厢月的身手果真了得,那两只威猛庞大的战禽,起码也具备一定实力,竟被她接连两下干倒了,果真厉害!

    ……

    深山密林,洞穴不难找。通常,雾障浓烈的地方,便是地下暗穴四通八达的地方,周围很有可能存在巨大的崖缝或者岩洞,当然,各种丛林莽兽也通常选择在此建造巢穴。

    很快,唐烧香便发现了一个洞穴,洞口不大不小,二人缩着脑袋勉强挤了进去,却是令得嫦厢月感到好一阵尴尬,贝齿咬得跟磨刀似的。

    “也不事先征询一下我的意见,便擅作主张闯了进去!万一里面有猛兽怎么办?”

    洞穴内空间足够,地面也较平坦,美中不足之处便是雾气太浓,光线太昏暗。难免发生磕磕碰碰……

    “唉……你!”嫦厢月简直是忍无可忍,不过,这一回,她并没有选择发作,而是用责怨的眸光代替唇枪舌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两瓣樱唇也是紧紧地咬在贝齿之间,仿佛咬得不是她自己,而是别人似的。

    “你想干什么?”嫦厢月喝止道。其实,她已经将毒给封住了,只需凭内力便可以将其逼出来。

    “再不把毒给吸出来,你就会没命了!”唐烧香正声正色道。

    嫦厢月又羞又怒,本来想一口回绝对方,但是,用内力逼毒也有它的弊端,那就是必须先将封冻住的血脉打开,以便让真气顺畅抵达,然后,强行逼出已经凝固的毒液,而这必然会导致经脉受损,破坏表层肌肤。所以具有一定的风险性。

    矛盾而含怨地瞅了唐烧香一眼,嫦厢月的态度终于稍稍有所缓和,只是冰清玉容上,依然不见有令人心怡的气色。

    “慢着!你有替人拔毒的经验么?”

    “拔毒的经验?——拔火罐?”唐烧香一脸疑惑地道。

    “不是!”嫦厢月不耐烦地冷喝一声,冰眸一瞪,一字一顿地道,“我说的你以前有没有替谁用嘴吸过毒——?”

    “呃……没有!”唐烧香惘然摇头道。似乎能听出对方语气中微微夹着一股醋意。

    “那你知道怎么弄么?”

    “这是最基本的救援常识,早在我踏入这个大陆之前,便已经学会了!”唐烧香好登山,在他夺舍到这个大陆之前,便已经学会了很多相关的知识。

    “如果不将伤口周围的毒液及时吸出来,就会危及生命!从现在开始,不要动气,少说话,以免血压升高,心率加快!”一番紧急嘱咐后,唐烧香便投入到了这片他所认为的需要与时间赛跑的战场上去了。

    瞅着他手忙脚乱,且比她本人还忧心的的样子,嫦厢月顿时哭笑不得,但对方好歹出于一片真心,贸然拒绝,只怕会伤了他的自尊心。

    “权且依你这一回,看他打算如何折腾!”嫦厢月小声嘀咕道。反正,毒已经得到了有效控制,不在乎这点时间。

    唐烧香也没将对方的抱怨往心里放,刨除心头的绮念,开始吸毒。

    看他那副认真的养子,嫦厢月也没好意思再说什么。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