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两傻蛋失算了

    【第82章被屏蔽,修改后再放出来】【昨天构思新情节卡壳,最后匆促地动用了很久以前的存稿,上传后发现内容有问题,赶紧修改,后来章节还是被锁了,算是个教训!本书不是那种风格!】

    嫦厢月是冰属性体质,自行封住了腿部毒发部位,修为运转间,腿部毒液被逼出了体外。毒液已经冰化,被逼出的瞬间,宛如千万只细小的毒镖,噼里啪啦的溅射而出。

    服用了一颗唐烧香给她的化形丹后,嫦厢月状态明显好转,怀着一抹感激,向唐烧香提议道:“走吧,到百丈崖上避一避。”说着,运转修为,化作一只飞梭,朝西侧的百丈崖飞去。

    百丈崖是修炼院的资产,是修炼院弟子关禁闭地之一。西侧的洞府,虽寒冷幽黯,但宽敞宁静,对于刚经历一场杀戮的人来说,无疑是上好去处。

    里面香榭亭台,小桥流水人家,假山观石,应有尽有,环境布置得十分朴质温馨,行入其中,给人一种返璞归真的感觉。

    现在的他们,向往平静与安宁,向往家庭田园式的生活。

    “嗷——!”

    突然间,洞府外,传来一声“兽吼”。循声望去,一只通体纯白光滑,有着锋锐獠牙的大型莽兽,出现在了洞府外。在莽兽的额头中心,还有一个亮斑。

    看见这个亮斑,唐烧香和嫦厢月不禁大吃一惊。这不是一只真正的莽兽,而是通过修为控制,由魔兽骨粉化形而成。从亮斑的等级可知,里面的人修为应该达到了驭气境。

    洞府内较幽黯,“莽兽”小心翼翼地闯了进去。跨过溪涧上的排木桥,循着一股元力波动,朝唐烧香和嫦厢月隐匿的方向寻去。

    ……

    “快点,别让这只麡狼跑了!其他人,去那边!”洞府外,传来一名莽汉的声音。不一会儿,一伙人堵在了洞口。从装扮可以看出他们是深山猎户,个个身材高大,魁梧彪悍,手中执有刀箭。

    “莽兽”毫不理会这伙猎人,只顾朝唐烧香和嫦厢月二人靠近。

    来到少年跟前,“莽兽”通过额心上的那团神识,辨认了一番,不是要杀的唐烧香。因为面前的少年是真气化的面孔,脸庞上端隐隐有纹彩。

    洞府内过于昏暗,“莽兽”来到嫦厢月跟前,通过神识辨认了一番,兽眸不由得一亮,好一个绝色美人。

    由于此行的目标是那个名叫唐烧香的少年,所以“莽兽”没有多逗留,怀着一抹不舍,转身而去。行至排木桥上时,兽躯溃散成齑粉并随着一股气势涌入储物袋中,从中现出一名模样俊朗的少年来。

    见洞府外堵着一干手执兵刃的猎人,少年野性大发,仰天发出一声“兽吼”,震得洞外的人愣了好半晌。

    原本还在惊叹这位少年的容貌,听到他这一声兽吼,嫦厢月顿时一脸错愕,尴尬的笑了笑。唐烧香也是一脸的无奈。

    ……

    猎户头子朝着少年骂了几句,便嘲谑道:“我们大黑山西麓猎户,对这一带奇闻轶事最是了解不过,听说,十四年前,有一个婴孩被西麓一窝犬族嗜血麡狼叼走,后来又被人给救走了。其实,这都不足为奇,令人震惊的是,那群犬族嗜血麡狼,其实是被申公家族所圈养,专门用来训练仇家后代——”

    这名猎人头子正欲继续说下去,突然之间,一根白色羽毛,带着凌厉破风声响,化作一道流光,宛如一柄利箭,自洞府外射来,贯穿了他的脸颊并嵌于其中。

    其他猎人见状,吓得六神无主,转身一望,顿时大骇,是一名手执白羽狂扇的青年,浑身寒气逼人。

    亲眼见识他这等身手,其他猎人纷纷跪地磕头,祈求饶命。

    青年手执白羽狂扇,朝着贯穿猎户头子面颊的白色羽毛一扇,白色羽毛便是自行拔了出来,以流光一般的速度,射入白羽扇。

    青年正是申公狂羽,他手摇羽扇,幽步踱入洞府,行至嫦厢月和神秘少年(唐烧香)跟前。故作惊诧地问候了嫦厢月一声。

    嫦厢月和申公无极均是由北荒冰凰族盟外派而来,三人相互认识。

    在神秘少年(唐烧香)面前徘徊了一番,申公狂羽嘴角浮出一抹轻笑,掏出传送幡一挥,虚空震荡间,现出一个凹陷的涡洞,从中现出一名少年,正是丹田被毁,怀着极度怨气的申公无极。

    见到神秘少年的霎那,申公无极情绪分外激动,仿佛唐烧香站在他面前。但他现在丹田被毁,无法运转修为,指着他的鼻子似乎要破口大骂,但一想,自己假扮唐烧香刺杀嫦厢月,说不定身份尚未被拆穿。但狂龙连伤七人阵兄弟,也难逃一死。遂改口道:“你连伤我多名兄弟,今日就是你的死期!”说完朝申公狂羽看了一眼。

    申公狂羽暗自运转修为,狂羽扇上顿时元气凝聚,威芒照得整个洞府亮堂了几分,……

    “咳!”就在申公狂羽意欲动手时,洞府外突然传出三长老的咳嗽声,并远远地听到他的呵斥:“近日修炼院内又有人违反院规,要来此处关禁闭,所以,这个地方需要腾出来。”

    受伤的猎人头子,如见到救星一般,在同伙的搀扶下,狼狈地逃出了洞府。

    就在申公无极等人皆惊愣之际,长老已经来到唐烧香等人的跟前,朝着场上的人扫视了一眼,见到直系外院弟子申公无极和嫦厢月后,愣了一下。沉吟间目光落在申公狂羽身上,问道:“这位是?”

    “他是我堂哥。”申公无极回答道。

    “哦,原来是申公家族的少主,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嗯,申公无极,带你堂哥到修炼院参观参观吧,我们热烈欢迎。”三长老惊诧道。

    申公无极心头冷哼了一声,转身离开了洞府。行至洞口时,发现了两名少年的身影,此刻正匆匆忙忙地朝洞内走来。双方一见面,皆是大吃一惊。

    七人阵老二、老三!

    “你们两个中午到哪去了,怎么没看到你们身影?”申公无极怒喝道。

    七人阵老二老三百口莫辩,不知如何解释。

    就在这时,从洞内传出三长老的威喝:“你们都进来吧,老老实实关禁闭,如果中途再有违纪,绝不轻饶!”

    二人这才无奈地朝洞府内行去。再多的解释已经无用。他们没有等到北方孓笑归来,估计是大势已去。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