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我的心都碎了

    直系外院,无极苑,会客厅。

    望着三长老和嫦厢月相继离去的背影,申公无极内心憋着一股极大的怨气,将大厅中央的圆桌拍了个爆碎,捂着隐隐作痛的被毁的丹田,鼓凸着眼球,咬牙切齿,面目极度狰狞道:“若不是这个老不死的横插一脚,今日正午,唐烧香和嫦厢月定会死在我和北方孓笑手中。”说着,看了一眼侧后摇着白羽扇的申公狂羽,怨毒道:“唐烧香是杨家的养子,他们得为此付出代价,如果不答应将杨二姐许配给我做偏房,就让他们杨家人死光!”说着捂住腹部,感到一阵剧痛。

    “此事不急,家族长老定会替你完成心愿。”沉吟了一番,申公狂羽似有所思道:“正午决斗期间,嫦厢月识穿你假扮唐烧香的身份了没有?”

    申公无极不甚有把握地摇头道:“这女人已经不可能回心转意,决斗期间,我听她说什么‘生肖属盟,十一兄弟,同室操戈,相煎何急’,说明她早已怀疑自己的身世,现在的她,对我们冰盟只有恨!”

    闻言,申公狂羽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摇扇频率不由得加快了几分。

    “若不是三长老暗中支开了七人阵老二老三,嫦厢月和唐烧香早已殒命。杀了唐烧香这个中古级血脉传承的修炼级体质,将来我才有资格继承盟主之位,不然……”说话间剧痛袭来,申公无极捂住丹田欲言又止。

    他和北方(荒)孓笑,分属盟主和前盟主之子,是族盟内两股对立的势力,谁提前完成族盟交派的使命,谁就有更多资本竞争盟主之位。

    “北方孓笑其人何在?他不是负责刺杀唐烧香么?会不会?”

    “两败俱伤,或同归于尽?”申公无极自嘲地笑了笑,“我很怀疑,那个叫狂龙的神秘少年,就是唐烧香!只是……他的影移步伐为什么这么快!”

    狂龙脚下暗藏有那双金紫色鸳鸯绣花鞋,使其实力难以被直观估测。

    申公狂羽刚来到租界,对这个现世不到半年的“狂龙”,仅只略有所闻,听得申公无极这番前后矛盾的分析,自然无法做出准确推断。不过,在他看来,当前最重要的任务,是寻找北方孓笑的下落。只有他才知道唐烧香是否有足够的时间化作狂龙,返回解救嫦厢月。

    见申公狂羽陷入思索,申公无极以为他无法替自己拿主意,怀着强烈怨毒,心浮气躁道:“距离大唐东游门修炼院新一代弟子实战观摩与题名盛典最后一轮,不足一年半时间,我不仅没能完成族盟交派的使命,还失去了——对我来说——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就此打道回府,有何面目见族人,谈何继承盟主之位!”申公无极面肌扭曲,嘴皮抽动着道,“我一定要除掉唐烧香和那个让我失去一切的女人!”说着,捂住丹田又是一阵剧痛。

    申公狂羽赶紧劝慰,信誓旦旦地表示会让家族长老加紧行动,末了,意味深长地道:“既然事已至此,不必再惦念那个女人,该放下的就放下。你不是还有关许雅姐妹吗?”

    闻言,申公无极自嘲的笑了笑,道:“尚且无法赢得嫦厢月的芳心,何来底气追求关许雅姐妹!当初,若不是嫦厢月给了我一瓶中古级元气,我便不能通过姐妹二人的测试;无法成为大唐东游门记名弟子;得不到那颗衍结珠。你想想看,万一哪天嫦厢月通过鼎盛帝国坦承一切,我的希望不就全灭了。”

    “别忘了,主意是她出的,她负有主要责任!如果没有我们冰盟做庇护,她有这个能耐承担这个责任吗!她不会愚蠢到这种地步的!”申公狂羽不以为然道。

    “即便如此,又当如何!按照当初的约定,我须在未来三年时间内,获得大唐东游门新晋内门弟子第一,才有这种可能!可我,丹田已毁,别说是三年,就是五年六年,我也不太有可能,加上我现在的心境,我现在的状态,何日才能修复丹田,何日才能取得新的突破?”

    闻言,申公狂羽沉吟了一番,道:“或许,你需要一个女人来让你重拾信心,安抚你这颗失意的心。嗯,以前常听你提起,杨二姐长得如何貌美,看来,她或许能让你暂时忘掉一些烦恼。”

    闻言,申公无极嘴角浮出一抹阴鸷。接着,掏出一只储物袋,适力一拍,一只铜光灼灼的巨鼎从中飞逸而出,“咣当”一声坠落在地。正欲运转修为向鼎内注入元气,方才意识到丹田已毁,没法启动丹鼎。那一刻,他真有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申公狂羽从容不迫地朝丹鼎挥了一下白羽扇,强大的气势将鼎盖掀飞;再一挥,一抹元气飞泻而出,直入丹鼎。不一会儿,鼎内亮堂而起,火光自遍布鼎身的晶斑透射而出。俄而,鼎身背侧一颗代表“北荒冰凰族盟”的地域级亮斑凸亮而起,沿着纵横交错脉纹中的一条,朝前侧一颗代表租界“大唐东游门直系外院”的地域级亮斑,迅速开进。最后只听得“砰”的一声真气爆破声响,从鼎内尘扬而起一团金紫色粉屑,渐渐化形成一名老者,扫了一眼申公无极,目光落在申公狂羽脸上,笑道:“狂羽已经抵达租界了吧?”

    申公狂羽恭敬地应答了一声。他是庶出,对长老的态度要恭敬许多。

    申公无极乃家族骄子,脾气急躁,骄横任性。加上对面这位长老,曾一再表示会尽快帮他达成心愿,现在过去了这么久却毫无进展,不由得心怀抱怨,直截了当道:“什么时候能把那件事办成,我实在等不及!”

    “少主别急,我们会尽快帮你催促一下!”说话间,鼎口上的老者朝屋子内扫了一眼,问道,“嗯,北方孓笑呢?前盟主近日常有梦见他,希望打听到他当前的状况。”

    申公无极没好气地呛声道:“不知道!八成是死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