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九王子出了一趟远门,再回来时就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但拥有了强大的实力,还觉醒了血脉的力量,而且血脉力量远超大王子,几乎可媲美五千年前的祖辈。

    要知道,神裔最无法避免的就是血脉的弱化,随着子孙繁衍,体内的血脉力量不断削弱,当血脉力量薄弱到一定程度,他们就会和普通凡人一样。

    神裔为了保持自己血脉的纯粹,通常会近亲通婚,然而即便如此也只是延缓了血脉的弱化,却无法扭转这种一代不如一代的势头。

    比如,传说记载,奥丁神生着一头灿烂的金色长发,蔚蓝的眼睛。他的子孙后代也都继承了这种样貌特点,万年来从无例外。可是到了斯堪迪这一代,神之血脉不断削弱,斯堪迪出生时是银灰色的头发。

    就因为头发的问题,斯堪迪的血脉遭到质疑,那个时代又没有什么办法去验证亲子关系,所以流言蜚语满天飞,他的母亲不堪受辱自尽。斯堪迪虽然活了下来,但一直都是小透明般的存在,顶着王子的名头,却过得还不如小宫女。

    可是,从召唤师峡谷回来之后,斯堪迪向王室展现了自己的力量,展现了操控雷电的威能,在他身上,王室感受到了浩荡的雷霆之威,感受到了不可触犯的天帝尊严。

    五感六识反馈回来的一切让他们明白,斯堪迪不是凡人,而是雷神转世。纵观五千年,如果非要在人间找到一个奥丁神的代言人,那绝对是斯堪迪,因为他是最接近雷神的人。

    无论血脉,还是潜力!

    从那一天开始,再也没有人盯着斯堪迪银灰色的长发说事,她的母亲也在当天被平反,昭雪。虽然这样做并没有什么卵用,但国王尽一切可能去弥补斯堪迪这个小儿子。

    而最简单粗暴直接的弥补方式,就是王储之位了,原本在大王子和三王子之间徘徊犹豫的国王立刻下了决定,并且召集王室宗亲,准备起草诏书次日宣布。

    只可惜,天意弄人,当天夜晚国王醉酒失足跌倒,脑袋碰在了石阶上,卧床不起半个月。

    甭管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猫腻,总之,斯堪迪优势尽丧,而他根底浅薄的短板也暴露出来,朝堂中根本没有人为他说话,民间也没有人为他做事。他唯一的指望就是王国苏醒过来。

    只可惜,王室御用的巫医说,国王熬不过今年最冷的那一天了,王室甚至已经开始张罗国王的后事,大王子和三王子为了表现自己,也不约而同发动自己的势力,为国王寻找治病救命的良药。

    当然,他们也只是做做样子罢了,这世上最不希望国王醒过来的,就是他俩了。

    斯堪迪也有心寻找治病救命的良药,可是他一没钱二没人,更不知道去哪寻找。而这时候,至始至终跟随着他的魔法师提醒道——英雄联盟。

    没错!这种时候斯堪迪唯一能指望的,就只有改变自己的命运的英雄联盟了。只希望父王能撑到自己赶回来。

    ……

    可就在斯堪迪收拾行装准备出行的时候,侍卫传报说,有人求见。

    斯堪迪很是意外,这种特殊而又敏感的时间,别人对他都是避之不及,又有谁会主动凑上来。

    可正因此,斯堪迪才更加重视,“让他进来吧!算了,还是我出去吧。”

    看到外面那人的身影,斯堪迪满眼都是震惊和难以置信,他揉了揉眼睛,然后才醒悟自己不是做梦。

    “盟主!我做梦都没想到,盟主您会亲自来到奥丁王国,如果这是梦,就让我再多梦一会儿吧。”

    没错,来人是秦兵,“别提了,我是来找你帮忙的。”

    斯堪迪连忙将秦兵引到屋中,坐下之后,斯堪迪满脸惭愧的说道:“盟主,不是我推诿,实在是我的地位尴尬,即便我府上这些伺候的下人和侍卫,对我也都是离心离德,根本帮不上什么忙。”

    这特喵的就尴尬了。

    深渊世界的城池急需人手,尤其是训练有素的精锐战斗力,这段时间秦兵一直在搜刮斯巴达王国,可是斯巴达王国再怎么穷兵黩武,也就是百万大军外加一些二流军团和仆从军队民夫等。

    而且,他们还得留下一定数量的军队自保,这段时间国土扩大四倍,也需要大量军队去保护和维持,实在没有多余的军队给秦兵。无奈,秦兵只能将主意打到奥丁身上。

    只是,秦兵怎么也没想到,奥丁会混得这么惨,这种把人冻成狗的季节里连个暖被窝的人都没有,王子也混的跟吊丝没区别了。

    “说说,咋回事。”

    斯堪迪不敢卖关子,连忙把自己的处境说了一遍,然后满脸期待的看着秦兵。

    “这也叫事?你不是有召唤师技能?用个治疗术不就完事?”

    斯堪迪摊手,“如果不是我偷偷使用治疗术为父王保命,恐怕他早就挺不住了。不过,父王的头部受了重创,我能治好他的皮肉伤,却没法让他醒来。父王这样昏迷不醒水米不进,再继续下去,就算有治疗术也无济于事了。”

    “说说,咋回事。”

    斯堪迪不敢卖关子,连忙把自己的处境说了一遍,然后满脸期待的看着秦兵。

    “这也叫事?你不是有召唤师技能?用个治疗术不就完事?”

    斯堪迪摊手,“如果不是我偷偷使用治疗术为父王保命,恐怕他早就挺不住了。不过,父王的头部受了重创,我能治好他的皮肉伤,却没法让他醒来。父王这样昏迷不醒水米不进,再继续下去,就算有治疗术也无济于事了。”

    “说说,咋回事。”

    斯堪迪不敢卖关子,连忙把自己的处境说了一遍,然后满脸期待的看着秦兵。

    “这也叫事?你不是有召唤师技能?用个治疗术不就完事?”

    斯堪迪摊手,“如果不是我偷偷使用治疗术为父王保命,恐怕他早就挺不住了。不过,父王的头部受了重创,我能治好他的皮肉伤,却没法让他醒来。父王这样昏迷不醒水米不进,再继续下去,就算有治疗术也无济于事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